中共封口上新台阶 涉防疫犯罪最高判死刑

武汉疫情使中国社会恐慌弥漫,中共的管治危机日益加深。近日,黑龙江高院下发紧急通知,要严打涉及武汉肺炎疫情的刑事犯罪,其中故意传播病毒者最高可被判死刑。而传播假疫情信息者最高可判15年徒刑。引发民间质疑。

武汉新型肺炎疫情不断扩大,全球27个国家均有确诊感染病例,世界各国已拉响警报,纷纷从大陆撤侨,停飞至中国的航班,并禁止中国人入境。

中国大陆感染病例及死亡人数每日剧增。但中共官方通报的数据远低于实际死亡人数。民间不断曝光巨量的感染及死亡人数。

而各国根据中共官方公布的数据(时间、地点分布及确诊数)建立的模型显示,至1月26日,已经有10万人感染了武汉肺炎。至2月4日,仅武汉一地至少有25万人感染肺炎。

中共则竭力隐瞒武汉肺炎真实的感染病例和死亡人数,并删贴抓人。3日,更传出中共中宣部下达紧急封杀令,全面严格审查多家媒体记者在疫区前线的新闻报导。

而黑龙江省高级法院更是发布《关于严厉打击涉疫情防控相关刑事犯罪的紧急通知》,强调会严惩涉及疫情防控的多项犯罪。

根据《通知》,故意传播新型冠状病毒病原体,危害公共安全、生产、销售伪劣的防治、防护产品、物资,或者用于防治传染病的假药、劣药;以及未经批准擅自设卡拦截、断路阻断交通,最高可判处死刑。

《紧急通知》还说,所谓编造和故意传播与疫情有关的虚假、恐怖信息严重扰乱社会秩序者,最高判刑15年。

许多网民质疑,武汉肺炎去年12月已经出现人传人,今年1月11号中共还瞒报疫情,这笔账应该怎么算?

还有网友质问,武汉某医院一位前线医护人员发视频爆料,中共派发给医护人员的物资是劣质产品,特别是防护服一穿就破。政府造假追究不?

大陆维权律师谢燕益对自由亚洲说:人民的知情权是非常重要的。你不知道当局有什么动机?有什么原因?有什么背景?出台这样一个政策目的是什么?

他说,本来刑法上也都有,那为什么他出台这么一个东西?是为了警告有关官员?震慑老百姓?还是搞形式主义,往上面交个差?不清楚。现在你无从去判断它。

谢燕益担心,有关《通知》的惩治对象只针对百姓,而对真正应该问责的当权者则是“刑不上大夫”。

谢燕益说:很多官员明知道疫情要发生,疫情要传播,由于他们的疏忽大意,甚至可能是故意放任,导致疫情大面积传播,是不是他们这些当权者,甚至中央,构成犯罪。不说人头落地,至少也要绳之于法。

国际人权组织“国际特赦”中国研究员潘嘉伟则担心,当局会以打击涉防疫犯罪为借口钳制言论自由。在中国,公安的权力实在太大了。如果公安抓了人以这些罪名起诉,中国的法院99%会判他们罪成,根本无法保障当事人的权益。

他更担心其他省份会争相仿效黑龙江高院,以打击犯罪为由限制民众就新型肺炎发声。

事实上,中共早已经开始严打披露疫情、讨论疫情的大陆网民,甚至路人的手机讯息也遭到警方盘查。

2月3日,网上一段网传视频显示,一名男子在路上遭到警方截查,警察检查了该男子在微信群中转发的手机讯息。

警察恐吓道:“你发的这个造成多大影响,你知不知道?”该男子说,“这个是真的……”,但警方最终还是将他带走调查。

已经有大量民众,因在微信群里发布视频,讲述发生在自己或亲朋好友身上的真实事情,遭抓捕拘留。

1月30日,贵州省仁怀市向姓民众被警方拘留3日。原因是他在微信群内发布消息说,双龙村有一个武汉回来的大学生,自己无症状,与他一起吃饭的两人发烧40度。更离谱的是转发此消息的杨某也被拘留。

1月27日,在江西省万安县城打工的彭某被警方拘留5日,原因是在微信群发消息说,万安县医院确诊1例冠状病毒被隔离。

1月25日,西宁市湟中县海某在微信群发布“西宁市出租车25日起全面停运公告”的信息,被当地警方拘留10日。

网民补某1月22日因在新浪微博发文说:湖北新型肺炎累计444例,死亡17例,我四川广安目前已经死亡3人。补某被拘留3日。而补某发布的数据和官方是一样的。

而最早公布武汉肺炎疫情的8名医生。在2020年首日被警方以散布“谣言”为由抓捕。有评论认为,国难当头,中共极力打压言论自由,令其公信力丧失殆尽。

转自:新唐人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