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无力抢功无敌 中方涉抢夺美药企抗毒药物专利丑闻

源于中国的新型冠状病毒扩散全球,多个先进国家均赶研药物抗毒,其中,美国药企「吉利德」现正在武汉就抗病毒药「瑞德西韦」进行第三期临床实验。但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周二(4日)突然宣布,已申请抗「2019新冠状病毒」用途的专利。由于病毒研究所的官方背景,且公开宣称为保护国家利益,让中国侵占别国智慧产权的问题再受关注。

中国官方发布的消息指,申请抗病毒药物专利是一次重大的进展。尽管武汉中科院官方消息承认,和军事科学院合作的实验,仅仅是进行了体外试验,并强调申请专利,是为了保护国家利益。

具有中科院官方背景的媒体科学网,则以引述知情人的方式报道,指申请专利是为了获得日后该药用于治疗冠状病毒时的谈判主动权。

但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宣布,立即就引发了争议。大量网民嘲讽中科院武汉病毒所和军科院,并质疑美国公布了其研制成效后,他们立即要强抢桃子。

有网民指,既然中方早在14天前就知道了结果,为何却秘而不宣,让成千上万的患者在痛苦中挣扎,甚至是死去?亦让大量的医护人员在缺乏防护的状态下冒死抗疫?

但迄今为止,瑞德西韦的研发方吉利德公司,还没有就此事回应,但据该公司内部的华裔员工在网路上公开表示,公司就没有想过在这个事情上图利,连药都是赠送给中国的,并且也公开了分子式,并且大家都知道中国会仿制。

旅美评论人士山琳指出,武汉病毒所披露的资讯,以及中科院、军事科学院的军方背景,都不得不让人想到抢注专利此事本身是中国政府的授意。至于更改研发日期,在中国的官方体系内,根本就不是问题。

山琳说:我也在怀疑这件事,因为中国作假太多了。对他们来讲,把日期稍微改一改,这没甚么了不起的。而且这几个人为甚么要这么紧急的来做这件事?对他们申请专利的合法性,我是非常的怀疑的。是不是国家指使他们做的呢?

中国红十字会原高管任瑞红认为,武汉肺炎疫情爆发后,中国方面一定会进行大量的药物筛查,因为瑞德西韦是美国制造,他们不敢公开承认进行过未经授权的人体实验,但这不排除中方早就在秘密进行。并且进行各种后果不明的人体实验。这类操作在中国的医疗体系内本身就是常态。

任瑞红说:他把没有正式上市的药,他也秘密的用。在美国公布这个之前,他们一定是在筛选各种药物来对病人进行实验。这么多种抗病毒药,这么多种蛋白酶抑制剂,你用哪一种?他肯定是要分组的,然后不同的组用不同的药来检验,到底哪种药有效。他是不是把一些其实没有效的药,也用在病人身上,他也不说的。在中国感染(人数)都几万几十万的情况下,他们很轻易的就可以人体实验。据我们所知,很多医院在做这种所谓的人体实验,病人根本不知道甚么药。一些匪夷所思的疗法,他们也经常这样用。

另一位资深的医疗界人士则指出,此前武汉病毒所称双黄连口服液抗新冠病毒,丝毫没提任何真正有效的国际知名企业的抗病毒药物,其中一个重要因素,是习近平本人强调要文化自信,并将中医作为文化自信的重要领域,要求重点发展,甚至在一定范围内取代西医的位置。她认为,习近平的瞎指挥,对整个中国科技界都带来了严重的伤害。

何女士说:出过一个文嘛,叫专门建立中西医结合隔离病床,然后由中医来主导,由西医来辅助,后来一片骂声,说干脆连西医辅助也别要了,你就让中医治算了。你想想看,集权国家权力集中在一个小学都没有毕业的人身上(指习近平),你觉得这意味著甚么?

本台记者就此多次致电武汉病毒所,但该机构一直没有接听电话。而同日在国务院的新闻发布会上,有记者提问为何没有将新发现的药物第一时间临床使用,而是先发论文、申请专利,对此,国家卫健委发言人、宣传司司长宋树立仅称正在关注相关情况,不作别的回应。

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是全球极少数P4实验室之一,承担研究、保存世界上最危险的病毒。但随著此次新冠状病毒疫情的爆发,该所深陷疑似病毒泄露、管理混乱、瞒报疫情等丑闻,其年仅39岁的负责人王延轶,也被曝光靠裙带关系上位。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