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肺炎:在争议声中被全民监督的红十字会

中国大陆每个地区都有新型冠状病毒确诊病例
Image caption中国大陆每个地区都有新型冠状病毒确诊病例

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持续,在疫情最严重的中国湖北省,作为捐赠救援资金和物资的中转站,湖北省和武汉市的红十字本周一直处于舆论的漩涡。本周当地红会一边忙辟谣一边忙救援,但因过往红会的公信力丧失,当地政府决策失误,公众对红会怨气深重。

叶安是某英国大学中国校友会的一员。她所在的民间校友自发捐赠微信群有68人,从除夕(1月24日)开始筹备定向捐赠,共筹备20万6千多左右人民币资金,从日本购买防护服捐向武汉的医院。

她对BBC中文表示,本来联系好决定接受我们物资的一家武汉医院在1月27号左右说不能捐了。医院说出了个新规定,医院自己不能接收来自境外物资的直接捐赠。都要经过红十字会或者慈善总会。

1月27日,湖北省委副书记、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解释说,所有物资必须走红会的通道是为了避免在疫情防疫防治的过程中,由于混乱被某些人钻空子。

叶安说:“我们一开始是不愿意的,因为都信不过红会。”9年前的2011年,“郭美美炫富事件”将中国红会的公信力拽至谷底。即使郭美美后来称与红会没有关系,但中国红会的声誉和公信力一落千丈。

4年后的2015年, 社交媒体曝光云南大理一红十字会副会长包养情人。后经查实该副会长与他人通奸,决定给予常文山留党察看处分,降为科员。此事让公信力堪忧的红会雪上加霜。地方红会因管理混乱和账目不清在过去几年饱受批评。

时间来到6年后的2011年,红会成了不得不走的渠道。她和校友们最初不想通过红会。所以想以进口物资的名义进到中国。但发现医疗物资的要求更高,需要更多证件和资质,要征收20%关税。所以不得不走红十字会。

叶安说:“但后来发现至少从我们的经历来讲,红会对接的工作人员真的是非常踏实认真,加班加点没日没夜地告诉我们流程怎么走,帮我们检查东西是否合规。”

援助的政策和规定一天一个样,在做完采访几个小时后,叶安告诉BBC中文记者,他们被告知不需自行清关,所以无需红会的文件。

争议和舆论风口

她强调物资进中国不经武汉红会分配,武汉医院的医生直接去物资站取货。

本周伊始在中国的社交平台流传武汉的红十字会在接受捐赠时要收取6%手续费的消息。1月27日湖北省委副书记、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给予否认。叶安也确认红会未向他们要一分钱。

叶安校友群的物资如果不出意外,会在2月1日下午顺利抵达武汉一线医生手里。

此时武汉和湖北红会正站在舆论的风口,叶安担心舆论压力影响物资运输,要求隐去物资的具体信息和运输信息。

目前已知能感染人体的冠状病毒有六种。
Image caption目前已知能感染人体的冠状病毒有六种。

躺枪的武汉红会

红会捐赠收手续费被辟谣的三天后,1月30日一篇题为“山东寿光援助武汉350吨蔬菜,武汉市红十字通过超市低价售卖”的文章在微信和微博上流传。当晚武汉市红十字会在官方微博发声明澄清,称从未接收任何单位、任何个人捐赠的“寿光蔬菜”,更没有参与该批蔬菜的分配、售卖。迄今为止,也没有收到过与此相关的任何现金捐赠。

BBC中文记者查阅发现,武汉市政府为实际低价出售捐赠蔬菜的主体。武汉政府最初决定将所得款项捐给红十字会,但武汉红十字会主要接受物资捐赠,所以最终决定捐赠给慈善总会。

红十字会和慈善总会为两个不同的团体。

武汉红十字会发辟谣声明后并未获得读者的转发和分享,反而在微博评论区招致一片骂声和质疑。

网友评论称:“你反思一下为什么你的事情这么多? ”

叶安说:“对我来讲,红会这样被骂真的很惨。骂一骂太容易了。没有人去了解事实。”

也有网友继续追问武汉红十字会,要求其公开捐款明细。

厚此薄彼的物资分发

于是民众在湖北省红十字公开的捐赠明细中找到了红会分配物资给非紧缺口罩的莆田系医院的证据。在1月29日在湖北红十字会发布的《物资使用情况公布表》上,一共发放口罩24.5万个,其中流向抗疫一线医院的协和医院为3000个,而”莆田系”武汉仁爱医院调拨1.5万个N95口罩。仁爱医院的人数不到协和医院的十分之一。

武汉肺炎疫情

“莆田系”医院是资本和主要人员背景主要来自中国福建省莆田市的中国民营医院的统称。据中国媒体报道,莆田系掌握中国80%的民营医疗份额。莆田系承包了大量中国部队医院例如美容整型、牙科、性病生殖等的盈利科室。5年前“魏则西事件”将莆田系暴露在公众面前。此后莆田系医院在中国的声誉一落千丈。

随后湖北省红十字会官方承认“因工作失误导致公开的信息不准确”,并将捐给莆田系仁爱医院的口罩名称从n95变为kn95,称kn95不适合一线医院的防护,适合普通医院。

也对莆田系医院拿到的口罩数量做了更正,由1.6万个增加到1.8万个。湖北省红十字会一再在声明中强调欢迎社会各界对其监督。而声明的落款日期最初写成了“2019年1月31日”,随后在官网将时间更正为“2020年。

谁之过?

但湖北红十字会的官方声明并未平息众怒,继续被追问物资的调配权。湖北红十字会备灾救灾中心的工作人员告诉中国《新京报》记者,所有红十字会接收的物资均由湖北省或者武汉市防控指挥中心调配,不是由红十字会调配,因此整个事件与湖北红十字会无关。

但民众对湖北和武汉红会的质疑还在继续。没有调拨权为何3000个口罩去了协和医院? 

红会现在作为唯一的物资对接通道,大量的物资涌入红会。截止1月30日凌晨,湖北红会本级募集捐款3.6亿元、募集物资1836万元,累计募集款物合计3.79亿元。

武汉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陈耘曾向中国媒体表示,“武汉市红会只有10个人,湖北省红会有20多个人,加上统计局调拨的30个人,巨额捐款和海量物资,就由这60多号人负责接收、清点、查验、登记,还得及时信息公开。经常网上有人骂我们,挺委屈的。”

叶安对BBC中文记者表示“红会的基层人员真的很可怜,干活的是他们,被骂的也是他们。”

武汉政府于1月27日规定所有物资必须经红会后,中国官媒《环球时报》也评论到实际运行显然已经超出了一个红会或者慈善机构的能力范围,造成援助物资流通的“肠梗阻”,并呼吁破除这种阻碍。

民间捐赠通道

BBC中文记者在中国微信上的一个对接新加坡物资捐助中国一线记者的群里观察到,红会分拨物资不公问题曝光后严重影响民间捐赠者信心,捐赠者明确表示不走红会。这是目前中国很多民间捐赠者的心声,现在民众质疑红会救援能力和公信力,大多数人走定点捐赠的路:即自行联系受捐单位,无需红会调配。

据媒体报道称目前有不少资金涌向中国歌手韩红的基金会。韩红基金会每日公开捐赠资金去向和进展情况,得到许多网友的好评。该基金会的公开数据显示,1月31日收到的捐赠资金达1.4亿人民币,前一天为3100万人民币,成四倍增长。

网友开玩笑呼吁说“让韩红把武汉红会接管了吧。”

应受访者要求,叶安为化名。

转自:BBC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