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被隔离脑瘫少年惨死家中 《财新》踢爆武汉肺炎12月中已「人传人」

湖北一名患有大脑麻痹症的17岁少年,由于家人全被强制隔离,少年无人照顾,6天后死去。这幕悲剧成为点燃民众怒火的最后一根导火索。武汉官方和国家职能部门互相推卸责任,一些此前被严密封锁的瞒报细节,也因此逐渐曝光。大陆《财新传媒》周四(30日)踢爆,早在2019年12月中,新冠病毒在密切接触者之间已发生「人传人」。与武汉市卫健委在2019年12月31日、2020年1月5日和1月11日的三次通报,「调查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明显不符。

湖北黄冈当局指出,政府已经介入调查红安县华河镇鄢家村17岁的大脑麻痹少年鄢成死亡事件。在此之前,他的父亲和弟弟被当地官方的防疫人员隔离,尽管其父亲事先已经将其托付给当地村委,但独自躺在床上6天的他,因缺乏照顾导致死亡。

据当地网民周四(30日)透露的最新消息显示,当地官方所谓的「调查」,原来是指追查最先发帖的网民。

但红安县没有回应本台记者的采访。

另据武汉的志愿者透露,「鄢成式」的悲剧在武汉并不是单一个案。目前,当地大批家庭聚集性感染的群体,境况都十分悲惨。比如公开在网上发帖求助有一家7口,住院治疗无门,求助无门的惨况,在当地都很难引发广泛的关注。

而在网民一片的骂声中,一位来自民间检测机构的人士,周三(29日)披露了自己于12月26日率先参与此次基因冠状病毒检测,并透露早在上月底,多家官方研究机构,以及国家疾控、武汉官方都知道该冠状病毒导致危险肺炎的情况。但在所谓的保密原则下,各方都一直秘而不宣,甚至连一线医生都不知情。

2020年1月27日,在整整迟了一个月之后,大陆官方才派员在疑似武汉肺炎疫源地进行深入调查。(中国疾控中心官网截图)

2020年1月27日,在整整迟了一个月之后,大陆官方才派员在疑似武汉肺炎疫源地进行深入调查。(中国疾控中心官网截图)

在疫情急转直下之际,各涉及的政府部门近日纷纷私下或公开爆料,或是隔空对骂。上星期,中国国家疾控中心内部人士对大陆传媒放料,披露国家卫健委负责人瞒报;至周一(27日),武汉市长周先旺把责任推给卫健委甚至是国务院;周三(29日),中国国家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痛批武汉官方「缺乏科学认识」、「决策犹豫」。

要求匿名的资深医疗界人士何女士指出,单从疾控防疫,中国国家疾控中心从上月底就已经介入,但随后以所谓的严苛认定标准,人为拖延了延误疫情公开,并在超过两周的时间里对原本应该采取紧急措施的医疗隔离和防护措施上毫无作为。

何女士说︰国家CDC(中国国家疾控中心)12月31号就已经到武汉了,来了没有给出明确的防疫措施,同时还给了一个非常严苛的甚么定性的标准,别人检测的都不作数,要所有病人的资讯和血样,都要送到CDC去检测,而且发布必须由国家来发布。这个高福(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疾控中心主任),他说我需要回去用两周的时间分析病原,而且给了一个人不传人的结论,简直就是外行!一直到大规模爆发的时候,省疾控中心的人还跟我讲说,地方都已经检测完了,都必须要把所有的东西都送到国家CDC再次检测之后,由国家统一发布。

此外,何女士还强调,国家疾控负责人高福和所谓的首席专家曾光的系列言论,都严重误导公众。

何女士说︰另外就是讲,有充分证据证明儿童不易受感染,这个话也挺害人的。结果第二天,上海的传染病专家就说,这个说法太武断了,没有任何证据说儿童不易感。还有甚么「正月15相信会出现拐点」,我觉得太草率,完全就是一个没有任何防控基本理念的人。

她还强调,此事还暴露出疾控中心负责人高福团队虽然防控很糟糕,但却利用行政权力占用别的机构的基础资料,在极短的时间内在顶级期刊上抢发多篇论文,这种做法都让人吃惊。她认为,这个现象的背后,是国家对整个疾控及其研究的评价体系出了问题,导致即便是在人命关天的疫情期间,投机行为也大行其道。

而留守武汉的医护人员家人,学者陈先生则指出,巨大的舆论压力下,各方开始推卸责任,导致一些一直被隐瞒的事实渐渐浮出水面。

陈先生也指出,尽管他和家人都可能面临感染的危险,但他认为此次疫情对中国政治生态的影响会很大,并结局将是甚么,他无法判断。

陈先生说︰我觉得他甩锅甩得有一定的道理,我觉得这当中有很多的未知的悬念。这是一篇大得不得了的文章,我们现在没有能力都看透,我们只有等他们去彼此甩锅,才能真正倒逼出真相来。这次疫情对整个国家的经济、文化、尤其政治生态的冲击,远远超过2003年的SARS。但到底是甚么样的冲击,超出了我的预见能力。

但迄今为止,针对各方相互推卸责任的行为,中共中央依然没有明确表态问责。而大量民间抗议的声音,近日起则持续遭灭声。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