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新冠状病毒对迷恋中央集权的警示

按照中国的传统叙事,此次疫情的发生,是上天给习近平的一个非常明显的警示。我相信很多人私下会这样想,甚至也这样说。那么,习近平会不会这样想?我想他不会,尽管他知道很多人会这样想。按照我对习的理解,他目前最希望发生的,就是此次疫情的最后结果是有惊无险,于是,一切都将回复「正轨」,而他则一定会向世界宣布,此次武汉爆发的疫情得到控制,再一次证明了中国的制度和文化无比优越,也更加确定了他作为英明领袖的历史地位。

基于这个推测,我的内心极为矛盾:一方面,我不希望这次疫情的发展让中共当局轻易过关,而是能让中国权力体制的弊端在整个世界面前有一次充分暴露,但另一方面,我也真的害怕,新的冠状病毒传播和致死能力若太强,不仅会令太多人被病毒所害,而且会令中国的权力系统崩溃,带来巨大的社会动乱和大规模的人间惨剧。我们都知道,19和20世纪,中国都曾经发生过这种大规模的惨剧,而这一次中国若再发生类似惨剧,将不仅会害己,而且会害人,成为一场殃及全球的「黄祸」。

会有不少中国人和了解中国历史的外国人,与我心情相似,但我也非常清楚,有更多的中国人不能理解、甚至不愿理解这种忧虑。这是因为,他们或者不能理解中国今天所处的险境,或者他们即使能理解,但认为中国不可能选择另外一种权力制度,尤其是不能选择西方人所推崇的那种分权和自治的权力安排。许多中国人像习近平一样坚信,中国若选择西方那样的分权体制,就不会有今天这样发达的科技和现代化的生活,中国人不仅会有瘟疫的威胁,更会有饥荒的威胁。现在的中国人,至少没有被饿死的恐惧。

要改变中国人对中央集权的迷信和迷恋是非常困难的,但我认为这次武汉爆发的新冠状病毒疫情,或许能给这种顽固的思维方式带来有益警示。首先,这次疫情的爆发,与过度中央集权有非常直接的关系。最近,自知要被治罪的武汉市长,忍不住披露了他对疫情报告制度贻误时机的不满。不过,在我看来,习近平把中央集权推向极端所造成的不良政治和社会风气,给整个中国带来的巨大的风险是更严重的问题。在这种氛围下,任何敢担当的官员和国民,都被视为「不稳定因素」而遭到系统性打压和清除,而徇私舞弊者则被视为「无伤大局」。没有这个大环境,新冠状病毒出现的机会定会大大减少,这是一般人都能懂的道理。但此次疫情爆发前,许多中国人都无法想像,若出现死亡率极高的疫情失控,中国会是甚么状况?这一次武汉封城后,为中国人想像原来之不敢想,提供了一个此前没有的经验基础。有了这个基础,中国人就比较能够接受这样的判断:以中国现在的官场文化与社会风气,新冠状病毒的致命率若极高,中国高度集权的权力体制发生崩溃,并非没有可能。

所幸的是,我们现在看到新冠状病毒的致命率不算太高,但传播较难控制。也就是说,此次疫情失控,可能需要中国付出更多经济代价,而不是太高的生命代价。果真如此,新冠状病毒有可能给迷信和迷恋中央集权的中国人一个可贵的警示。因为与战争和革命相比,这种方式的警示,破坏性显然要小得多。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