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荆陵:致厦门案诸位家属

你们好!我是唐荆陵,在厦门案大抓捕的奔波和避难途中写信给你们。当代社会的技术条件,早已做到远隔万里而随时视讯相通犹如面见,但在专制独裁肆虐之下,我却无法与你们正常联系,只能把这封信放在开放的环境下,期望有好心的朋友可以帮助传达。

2019年4月29日,我刚刚从五年的煽动颠覆牢狱中走出来。更早之前,2011年2月到8月,我也在广州经历了将近半年的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经历过那一波大扫荡的人以及在这几年中有过类似经历的人都知道,这往往是酷刑的代名词。

今天,厦门聚会中的几位参与者丁家喜、戴振亚、张忠顺、李英俊正被当局以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名义秘密关押。他们四人唯有丁家喜律师是我曾经见过一两面的,作为他们或老或新的朋友,我为他们当前的处境十分难过。对他们眼下遭遇或可能将会遭遇的,我算有些切身体会,所以,这不是仅出于友谊的同情,也是出于同遭苦难的共同感受。

我写信给你们,是希望你们知道,你们并不孤单。这寥寥数语,又怎能安慰你们遭受重创的心?这些天来,你们许多人已经承受了一家的支柱被当面抓捕或突然失踪的强烈冲击,又或者饱尝了一家大小远走他乡避难的劳顿与恐惧,更不用说要领教特务当局的各种滋扰,这种滋扰何时到头也没有一个可以盼望的期限,你们或许还要承受某些邻里或亲友的不解甚至白眼,会有很多人因此离弃你们,但也会有人在下一刻伸出陌生却温暖的友谊之手。苦难的铁链捆绑了人,也让我们这些素昧平生的人得以建立心灵的连接。今天,在普世的汉民纷纷团聚的日子,我的家人也将与你们一同牵挂。而我,虽然在避难之中,也无一兵一卒,几乎不名一文,仍将与你们一道,为营救你们的亲人努力,为扭转不断恶化的局势而努力。

在过去的几年中,你们想必也看到了很多家属同样为他们因正义和良知而身陷囹圄的家人奔走的艰难历程。我的家人也有这样的切身经历。这不是一条轻松的道路,许多家庭因为外来的逼迫破碎了。身体上的伤痕或许很快可以愈合,但正义之光未曾照亮时,这些心灵上的伤痛永难愈合。邪恶势力以残酷的打压展示了其强大的物质力量,也夸耀着它肆意践踏美好与高贵心灵时的毫无顾忌和顽梗悖逆。因为正义的报应迟迟未得彰显,许多人们纷纷退却和屈服。但是,在你们身上,我看到了,邪恶力量虽然强大,但没有胜过你们的爱情,亲情,也没有胜过追求正义之人的友情。在这里支撑着我们,让我们无惧专制铁血的爱情、亲情、友情,虽然没有达到耶稣所示范的基督之爱的程度,但这不妨碍我们从圣经中获得启发,坚定我们继续前行的信心:“爱里没有惧怕;爱既完全,就把惧怕除去,因为惧怕里含着刑罚,惧怕的人在爱里未得完全。”

我们不要灰心,不要丧胆。在专制势力看似强大的外在力量面前失去了信心,正义与非正义,独裁暴政与民主自由的对决不是物质力量的简单对比。我们纵观那些已经垮台的前共产党政权的历史,无论他们情愿还是不情愿,也不论他们是以哪一种方式退出历史舞台,他们哪一个是丧失了压倒性的物质力量,或者是另外的正义的物质力量压倒了非正义的物质力量而垮台的呢?他们无非是人心尽失而自我瓦解了而已。他们妄图在自己人心尽失的时刻竭力再去控制一切,结果是,为了达成控制目标而造成的负担让他们的基础不堪重负而垮台。他们是铜头铁臂的巨人,这是没错的,可惜他们忘却了,当他们的意识形态破产时,他们已经只有一对泥足。

无论是他们,还是我们,谁也无法预知是哪根稻草压死了骆驼,但是,的确有那么一根稻草存在。

今天,地缘政治和意识形态上国际进步力量对中共独裁势力的警惕与限制不断增长;香港抗争烈火不熄;台湾民众拒共意识迅速增加和强化;大陆地区持续多年的高强度镇压,极大消耗了中共当局的经济和道义资源,在暂时限制原有抗争者的同时广泛制造了新的疏离、对立乃至抗争群体,另一方面加速了官僚系统的僵化和麻木乃至厌倦情绪;不长时间内多次大幅度经济和社会政策反复,也制造了大批政策受害人;中美贸易战的持续和僵持以及随之而来的经济失速;金融风险、大规模失业、持续和成规模的资本外流、恶性通货膨胀或房价大幅波动等各种类型的局部或全局性经济危机单独或叠加爆发的可能性不断累积;人或动物瘟疫等各类灾祸因信息管制未辅以配套的静态社会结构,都将肆行泛滥,足以产生严重社会冲击,这些中共专制势力的致命伤有哪一件是我们普通民众造成的吗?都不是的。但是,就是有人会为了阻止黎明的到来而不断杀死报晓的雄鸡。

进步力量和腐朽力量的对决是生命力的对决。雄鸡可以杀死,黎明仍将到来。今天中共将四位勇士囚禁,抓捕或恐吓诸多活动人士,只是在它本已沉重的背上添加更多的稻草。当我去年从监狱中出来,一方面虽然看到了以前很多活跃的进步人士不断被收监,或者即使未收监也无处发声的喑哑局面,但是在和普通民众接触的过程中,我也看到,比我被关之前,觉醒的普通民众是大大增加了。

正是生活常识的回归,爱情,亲情,友情,同情这些基本人性的回归,促成一个正常社会的回归。这一回归,已经无可阻挡。我们所能做的,十分微小,看来也不足以撬动专制压迫的杠杆。让我们无辜被关的亲人、朋友回归正常的生活,甚至退一步,哪怕仅仅是让他们在关押期间的处境有所改善,恐怕都不容易实现。这是让我们心情十分沉重的。诚实地指出这一点,或许可以让我们更自在地走在光明一边,走在正义一边。让我们仔细回味六十多年前美国民权运动的代表人物,2005年去世的罗莎帕克斯的两句名言:我只是厌倦了屈服。做正义之事,永无畏惧。

唐荆陵 2020年1月22日

本文发布在 12.26公民案, 唐荆陵.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