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肺炎真相何在,中国能否有第二个蒋彦永?

武汉肺炎持续扩散,中国卫健委通报病例每天都在快速增长,但官方数据是否就是真实疫情?民众如何得知真相?

这两天中国网络上开始热传蒋彦永的有关文章,怀念这位当年在中国爆发非典期间,率先对外披露真实疫情、被认为拯救无数生命的中国医生。请同时参阅:

披露萨斯真相的中国退休军医与外界失联

17年过去,蒋彦永医师今在何方?是否仍被打压?习近平治下紧缩的言论空间,让学者专家集体失语,中国是否还能出现第二位蒋彦永?

嘉宾:历史学者、独立时评人章立凡;原《解放军报》资深记者江林女士

历史学者、独立时评人章立凡先生认为在防御重大疫情方面,这些现代化的体系跟能力都不堪一击。

十七年前,由于互联网还不发达,所以只能是由蒋彦永大夫这样正义的人士,真正把人民放在心里的。他出来讲话,大家才从外而内知道真相。因为外媒的首先曝光才使大家知道疫情的真相。

2020年1月21日北京站外抱着戴口罩孩子的一名妇女
2020年1月21日北京站外抱着戴口罩孩子的一名妇女

这次稍有一点区别,经过十七年,中国的互联网和自媒体已经非常发达。所以这次有一个突破,很多的自媒体这些网民他们说出了这些真相,但是这些人也付出了代价。他们被警方约谈了或者是扣留了,说他们造谣,这个情况实际上比蒋彦永先生的处境更糟。

所以现在的问题是公共防疫制度并没有真正的建立起来,虽然讲了很多以人民为中心,什么人类命运共同体,讲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但这一切都是空话。除了防老百姓说真话以外,在防御重大疫情方面,这些现代化的体系跟能力都不堪一击。这就是现在的现状。

章立凡还说,人民有知情权,做为武汉市人民政府的政府工作报告对此都只字未提,那能说你不是在掩盖真相吗?有相当一部分人确实是被彻底地洗脑。所以他们以为相信政府相信党他们就会不得病,他们就不会传染疫病就不会死掉,这个想法过于简单了。就这个事件的真相来看,武汉官方,包括到今年武汉市人代会周先旺做的报告,市长做的政府工作报告讲了九大重点,但是只字未提疫情。

人民有知情权,做为武汉市人民政府的政府工作报告对此都只字未提,那你怎么能够说你不是在掩盖真相呢?所以现在中共当局这个做法上是一种习惯性的报喜不报忧的做法,因为任何报忧的人都会像花剌子模信使那个历史故事一样,只要是报忧的,报战败的,你都会被拿掉。

原《解放军报》资深记者江林认为,蒋彦永告诉大家真相,这个真相尤其在公共卫生事件发生的时候是非常重要的。他是301一医院的主任,是一位优秀的肿瘤手术专家。当时他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没有人理他。

实际上他是通过一个正常渠道去披露这个事情的。他写了一封信给中央电视台和凤凰卫视,但是没有得到这两家媒体的回应。在这种情况下,这个消息被北京驻外的记者知道了,这些记者找到他之后披露了蒋彦永对SARS真实情况的信息。

这个信息令外界非常震惊,震惊是在它的数字上面。张文康公布的是北京有12个人患病,而蒋彦永公布的仅仅是一个309医院就有60多人患病。所以这个数字之间的差距是非常大的。蒋彦永告诉大家真相,而这个真相在公共卫生事件发生的时候,是非常重要的。请同时参阅:

北京军医揭露官方SARS数字弄虚做假 – 2003-04-09

江林还说宪法是每个公民必须遵循的行动准则。1966年,13岁的江林和一个同伴敲开了章乃器先生的家门,告诉这位长辈,国务院房管局要他搬家。

他问,你们读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吗?宪法是每个公民必须遵循的行动准则。上至国家主席,下至学生、市民。但是几天以后这位解释宪法的人被打得皮开肉绽,他的家被砸得目不忍睹。

在中共建政70年的时候,在经过2003年SARS以后的十七年,如此虐待一个讲真话的医学家,试问习近平同样的问题,你读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吗?

转自:VOA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