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权律师团2019年度十大案件评选结果

一、人权律师和律师事务所被打压系列事件

二、苏州戈觉平等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及寻衅滋事案

三、劳工维权机构和人员被打压事件

四、长沙程渊等人颠覆国家政权案

五、成都纪念“六四”酒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

六、福州纪斯尊含冤去世案

七、人脸孔识别大面积侵犯公民隐私权事件

八、广州梁颂基、张五洲寻衅滋事案

九、江苏王默寻衅滋事案

十、青海藏人阿亚桑扎等涉恶案件

一、人权律师和律师事务所被打压系列事件

案情和推荐理由:

自“709”以来,尽管官方打压人权律师的手法改头换面,但打压却一刻也没有停止。

(一)刑事打压

(1)2019年,又有两位人权律师身陷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罗网
陈家鸿(网名“陈文胆状师”),广西百举鸣律师事务所律师,遭司法局寻衅式处罚后遍访各地,在自媒体上大胆批评时弊,为官方忌恨。2019年4月29日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非法刑事拘留,同日被非法注销律师执业证。抓捕后长时间被公安禁止律师会见,现已移交检方审查起诉,指控内容是微信、微博等社交平台的言论。
覃永沛,广西百举鸣律师事务所主任,2018年5月被广西壮族自治区司法厅以寻衅式手法非法注销律师执业证,百举鸣律师事务所也被当局非法勒令解散。覃永沛律师长期在网络发声,举报贪腐官员,抨击政弊,代理维权等官方眼中的敏感案件,遭官方怀恨。2019年11月公安罗织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对覃非法刑事拘留,12月非法转为逮捕。辩护律师多次要求会见、了解案情和通信,均被非法拒绝。

(2)山西籍著名公益法律人士郝劲松因接受外媒采访,称世界律师论坛在中国举办非常不合适且具有讽刺意味,被山西定襄公安以寻衅滋事为由处以15日行政拘留,届满之日又被公安擅断转为刑事拘留。

(3)2019年年末再次大规模抓捕和传唤律师
12月26日,北京丁家喜律师(因被非法定罪而吊销执业证)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遭非法抓捕,同日还有多位公民被非法抓捕。
12月30日,浙江黄志强律师被控寻衅滋事罪遭非法刑事拘留。12月30–31日,山东刘书庆律师(被注销执业证),四川卢思位律师、河北卢庭阁律师被非法刑事传唤二十四小时,浙江庄道鹤律师被非法刑事传唤48小时,广东唐荆陵律师(被吊销执业证)处于失联状态。

(二)行政打压

(1)山东刑辩律师李金星(网名“伍雷”)多年来持之以恒地推动聂树斌、念斌、陈满、金哲宏等重大冤假错案的纠正,却也因暴露了司法的极其腐败和不公而遭官方怀恨,山东省司法厅以李金星律师庭外不当言论为由于2019年8月6日夜间仓惶作出吊销其律师执业证的决定。

(2)北京市司法局和北京市律师协会联手,非法把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刘晓原律师从司法局和律协的律师管理网络平台上移出,使刘晓原律师无法启动网上转所手续,同时暗中威胁、阻挠原本同意接收刘晓原律师转入的律师事务所不得接收,终以六个月内无律师事务所接收之“合法”理由注销律了刘晓原律师的执业证。
锋锐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宇要求转所,亦遭北京市司法局和律协恶意刁难、拖延和非法设限,如不得自己联系拟转入的律师事务所,不得自由接案尤其是不能办理官方眼中的所谓敏感案件等等,至今已延宕三年不能执业。
蔺其磊等律师设立的北京市瑞凯律师事务所被北京市、区两级司法行政当局和律协以种种借口刁难、打压,连续两年不给予年度考核,2019年年末更非法要求瑞凯律师事务所自行注销。
北京陈建刚律师近年因为代理“709”谢阳律师等多宗人权案件,持续遭受当局的打压。2019年代理周永康儿媳妇黄婉案件后更被行政官员当面威胁“你要被失踪”,被迫举家去国。

(3)包龙军律师(实习)被内蒙司法行政当局和律协阻挠、刁难、欺骗,既不能正常接续“709”之前已经开始的实习律师期间以转为执业律师,也不能重新启动实习律师程序。

(4)陕西、河南等地司法行政当局和律协分别采取同样下作的手法阻挠、刁难常玮平律师、任照律师的正常执业和转所,毫不掩饰企图“合法”搞掉两位律师的执业证之卑劣用心。

(5)四川卢思位律师代理陈家鸿律师所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件,因其授权委托及代理协议系陈家鸿被非法抓捕前所签署,卢思位律师在律所已同意但尚未在协议上盖章的情况下持完整手续前去会见,却被成都市司法局以恶意寻衅的手法强定为所谓的违规接案,指令其附庸成都市律协对卢思位律师举行处分听证会,现尚无结论。

(6)河北卢廷阁律师2017年11月17日在四川会理县法院出席庭审中被法警殴打,持续控告至今未获答复,仍坚持控告,导致官方气急败坏、恼羞成怒。2019年12月31日河北省石家庄公安竟以卢廷阁律师的“网上不当言论”涉嫌寻衅滋事罪之荒唐理由对卢廷阁律师进行非法的刑事传唤,次日公安解除对卢廷阁律师的非法传唤,石家庄市律协却又同时向卢廷阁律师送达所谓的《立案调查通知书》,声称对卢廷阁律师“网上不当言论”进行调查。公安与司法局及其附庸律协三家联手操弄、恐吓、打压的手法暴露无遗!

(7)重庆司法行政当局及其附庸律协对何伟律师恶意寻衅,2019年3月以何伟律师在微信上发表不当言论等理由对何伟律师作出停业一年的处罚。

(8)所谓的“世界律师论坛”期间众多律师被非法维稳
2019年12月9日至10日,全国律协受司法部之命在广州举办以论坛命名的所谓“世界律师大会”(GlobalLawyersForum),声称要“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法治精神”。论坛邻近举办前夕,广州以及多地司法行政当局及其附庸律协对本地律师非法提出种种限制,如不许对论坛进行评论、不得前往论坛现场等等。

点评:

2019年继续是人权律师、维权律师艰苦卓绝、血雨腥风的一年,官方不仅一如既往,而且越发严苛地打压人权律师和维权律师。官方显然吸取了“709”大规模抓捕招致国际、国内严厉谴责的教训,转而采用分散的刑事抓捕结合全面的行政处罚、行政管控、律协刁难的组合拳手段。官方对律师的铁腕打压其来有自,由于立法已基本完备,官方尤其是公检法三家强烈地感受到他们自己制定的法律越来越束缚他们自己的手脚,他们对宪法、刑事和行政诉讼法、信息公开条例等法律反而被公民、律师们用以制约官权的行为越来越不能忍受,而人权律师、维权律师作为精通法律又坚定追求法治的体制外群体,最善于运用法律制约官权尤其是公检法三家的强制性权力,于是公检法尤其是公安系统自然就视律师为寇仇,警察总是富有强烈的、难以抑制的抓捕律师的冲动。官方尤其是公检法无疑仍根本缺乏转化权力运行模式的意识,丝毫没有认识到应该从依靠警察暴力进行管控、压制的传统强制力模式转型到依法行政、依法行权、依法和依理服人和服务的法治模式。公检法尤其是公安仍沉迷、执着于暴力和蛮力,而律师则对法治、宪政、以权利驯服权力的理性之治孜孜以求。权力对权利、蛮力对理性是一对结构性矛盾,这个矛盾短期内仍然无解,律师还会受打压,公检法尤其是公检法的大哥公安还是会痴迷于挥舞着枪和手铐招待律师!律师们得有心理准备啊!

二、苏州戈觉平、吴其和等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及寻衅滋事案

案情和推荐理由:

2013年12月苏州被拆迁户范木根抗暴自卫,手刃两名黑社会强拆匪徒,使苏州公民维权活动达到一个高潮。苏州维权公民群体在范木根案中的出色表现让当局极为忌惮,当局一直谋划着对苏州维权公民群体秋后算账。

2015年7月15日,苏州当局借“709”打压人权律师之势,由市公安局直属分局对戈觉平、胡城、顾义民、王婉平等资深维权公民以涉嫌寻衅滋事立案侦查。2016年9月8日开始,陆续传唤76岁老人陆正国、73岁老人周金丹等30余人。

并对戈觉平、陆国英夫妻以及吴其和等十余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2017年4月,陆国英、徐春玲等人陆续取保,戈觉平、吴其和坚不认罪,被关押至今。戈觉平罹患癌症多年,长期非法羁押致其健康持续恶化。

2019年5月,苏州当局对戈觉平非法开庭审理,至今8个月仍未判决;2019年8月,苏州当局对吴其和非法开庭审理,至今5个月仍未判决。至2020月1月12日,戈觉平、吴其和各被当局非法剥夺自由1166天、1223天。王婉平、陆国英等十几位苏州公民也都被非法庭审而未下判决。

点评:

苏州大抓捕案与“709”大抓捕在时间上紧密相连,实属必然!因为“709”大抓捕中的多位律师都曾长期介入苏州公民的维权案件,王宇、隋牧青等律师还代理或以其他方式参与过范木根案件和其他苏州维权公民的案件,人权律师、维权律师与苏州维权公民联系较多、友情深厚。人权律师和苏州维权公民有如兄弟姐妹、十指连心。

“709”大抓捕以律师为主体,另有部分异议人士和公民,苏州大抓捕则将苏州本地的维权公民骨干力量收罗殆尽,“709”大抓捕和苏州大抓捕是时间上前后相承、逻辑上内在关联因而被官方精心谋划的平行案件和姊妹案件。当局眼中无疑早已认定戈觉平是苏州维权公民中的头号危险人物,视他为眼中之钉、肉中之刺,必欲除之而后快。苏州大抓捕(以及稍晚的福州大抓捕)反映出官方不解决问题、不解决制造问题的官员却要强横打压维权公民的反智心态,暴露出官方对公民维权、群体抗争的极度恐惧,以及不计后果、但求眼前苟安的权力逻辑。当局在苏州大抓捕暴露的罪刑擅断、滥施刑罚、超期羁押、审而不判、逼取认罪口供、野蛮拒绝重症病人取保等恶行,以及重点打击标杆人物(戈觉平、吴其和等)分化瓦解、试图在维权公民之间矛盾等卑劣手段值得高度重视。

三、劳工维权机构和人员被打压事件

案情和推荐理由:

2019年全年广东等地公安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寻衅滋事等莫须有罪名对劳工维权人士张治儒、吴贵军、何远程、简辉、宋佳慧、杨郑君、危志立、柯成兵、邱占萱、李大君、李长江、梁自存、张成义、陈伟祥等数十人分别予以非法行政拘留、刑事拘留、指定监视居住,动用酷刑、长期非法羁押甚至判处有期徒刑。

(1)2019年1月8日深圳公安以寻衅滋事罪之名非法刑事拘留了劳工网络平台《新生代》主编及创立人之一杨郑君,2月6日改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3月20日又抓捕了他的同事、《新生代》另两位创立人柯成冰和危志立,4月19日也对二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1月20日,深圳公安又抓捕了劳工NGO深圳市春风劳动争议服务部主任张治儒及两名前工作人员简辉、宋佳慧,劳工维权人士吴贵军,以及原广东劳维律师事务所法律助理、《集体谈判论坛》编辑何远程。

(2)2019年5月8日同日,广州的清华大学博士后、广东木棉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的志愿者梁自存被广州公安抓捕,深圳市龙华区「清湖社区学堂」的主任李长江被深圳公安抓捕,北京冷泉“希望社区”负责人李大君被北京公安抓捕。这三个公益机构与当地政府部门均有联系,并曾被官媒报导。

(3)2018年12月17日,微信公众号“心环卫”的创办者、长期关注环卫工人权利的陈伟祥(网名“祥子”)以及公益机构“心环卫”的一名志愿者和一名实习生均被被行政拘留15天。另有六位关注“心环卫”微信公众号的工友被非法约谈。

点评:

在2018年深圳佳士工人维权事件之后,2019年当局继续打压劳工组织和劳工维权人士。

四十年的片面经改导致在薪资、医保、社保、平权等方面积累了大量矛盾,当局对这些问题的处理严重滞后,应对失当,甚至头痛医脚,最终只有靠蛮力来维稳。劳工处于社会的底层,劳工权利问题揭示了分配的严重不公和国家治理的溃败,对劳工的蛮力打压又暴露出权力本身内在的深层矛盾和异化危机。

劳工维权案件虽大多集中在珠三角地区,但暴露出的劳资关系、劳工与政府的关系、社会财富的分配等重大问题却无疑具有普遍意义。劳工问题关乎全局,其走势值得密切关注,但有一点应成为共识:蛮力打压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四、长沙程渊、吴葛健雄、刘永泽颠覆国家政权案

案情和推荐理由:

长沙富能是民间NGO机构,主要从事反歧视、残障和计划生育等公益工作,曾成功推动反就业歧视、残障人士生活、就业、计划生育、社会扶养等项目。长沙富能的负责人和主要工作人员程渊、吴葛健雄、刘永泽2019年7月22日同时被长沙国安局以莫须有的颠覆国家政权罪非法刑事拘留,三人与律师会见和通信的权利被非法剥夺,所谓侦查一再延长非法延期。

点评:

本案是官方对民间NGO强横打压的继续和升级。在《境外非政府组织境内活动管理法》实施之后,与国际NGO合作的国内民间NGO数目剧减,长沙富能是硕果仅存本土民间NGO之一。此次对程渊等人的非法抓捕居然由国安部门出面,直接冠以莫须有的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无中生有、借题发挥,显系陈腐的文革式对内对外冷战思维作祟,是在向国际国内社会秀肌肉:只要与国外有合作,只要接受国际NGO的资助,就是里通外国,就是颠覆政权。强力部门的这种炮制荒案、向上邀功的老套路势必把民间社会逼向绝境!强横打压民间社会事实上是在制造火药桶!

五、成都纪念“六四”酒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

案情和推荐理由:

2016年5月,成都符海陆、张隽勇、罗富誉、陈兵四人为纪念“六四”,委托第三方加工白酒,把酒命名为“铭记八九六四”,旋即被非法抓捕。该案经最高法院多次非法延期,直到2019年4月才强行开庭审理。成都当局非法羁押四人近三年,把一个同案强行拆成四个单个案件,分别开庭审理,罪名从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变更为寻衅滋事,强逼四人解除自己聘请的律师,除陈兵外,其他三人都被迫解聘家属委托的律师。符海陆被判三缓五,2019年4月1日获释,张隽勇、罗富誉被判三缓四,分别于2019年4月2日、3日获释,陈兵被强判三年六个月实刑,2019年12月31日刑满出狱。民间称为“六四酒案”或“成都酒案”。

点评:

荒唐的“六四酒案”不禁使我们联想起2014年5月初北京举行的纪念“六四”小型研讨会,胡石根、浦志强以及徐友渔、郝建二位教授被非法抓捕,最终浦志强一人被判处缓刑。《环球时报》发表胡锡进(单仁平)评论称“那样的活动在中国是被禁止的,它显然就压在法律的红线上”。胡锡进以春秋笔法把纪念“六四”的活动称为“那样的活动”,他明人不说暗话,纪念六四“在中国是被禁止的”的确不假,但“压在法律的红线上”却是法盲言论,因为没有任何法律明令禁止“那样的活动”或把“那样的活动”明定为犯罪。世人皆知“六四”在中国是一个不能言说的天字号禁忌,是一个不能触摸的伤疤。浦志强碰触了,被抓,被判缓刑,成都符海陆、张隽勇、罗富誉、陈兵四位年轻人心有不服、不以为鉴,再度以身试法、涉险犯禁,按胡锡进的说法,被抓当是咎由自取了!可是,“六四”毕竟发生了,蒙上眼睛,看不见它,它在那里;捂住耳朵,听不见它,它仍然在那里。既然是禁忌,那就不说、不看、不纪念吧!当然,它还会在人的脑子里,不会消失。

六、纪斯尊含冤去世案

案情和推荐理由:

纪斯尊,福州公民,人称“赤脚律师”。多年来用自学的法律知识帮助他人维权。1949年12月出生,2019年7月10日含冤病逝于漳州市人民医院,此时他走出牢狱仅仅两个半月。

2016年,纪斯尊第二次被构陷入狱。福建省闽侯县法院以扰乱社会秩序和寻衅滋事两罪对他强判四年六个月刑罚。2018年2月,纪斯尊突患中风、瘫痪,治疗后有所好转,但由于监所没有对他进行康复治疗,也缺少康复训练条件,他只能卧病在床,靠输氧输液维持生命。代理申诉的律师多次去狱中探望,并申请保外就医,均遭狱方等当局野蛮拒绝。

2019年4月,纪斯尊刑满出狱,由漳州国保从福州接回漳州,漳州当局以重症监护为有,非法限制家属和亲友探望。6月6日,律师和公民几经周折,冲破阻挠,终于见到了病床上的纪斯尊。他听到自己获得曹顺利人权奖后,点了点头。会见中,他言语不清,但头脑清醒,对医疗条件很不满意。

纪斯尊两度被当局构陷入狱。狱方利用家属的恐惧心理,对他实施封闭“治疗”,制造“病死”。类似恶意制造的“病死”在服刑人员和被押人员尤其是维权公民和异见人士中已非个例,如曹顺利、杨天水(同彦)刘晓波、彭明、王美余等。

点评:

纪斯尊无疑是被当局迫害而逝。如何救助这些人权捍卫者是公民社会需要思考的问题。狱方垄断医疗资源,完全能够随意支配人权捍卫者的生命和健康。曹顺利、刘晓波等人都是这样不明不白的离世。国际社会和人权团体应该切实负起自己的职责,谴责政治迫害,推动监狱医疗与护理的透明立法。在这样的国家中,我们不仅需要人权律师,也需要人权医生。

七、“人脸识别第一案”及其所揭示的无差别监控和侵犯公民隐私权事件

案情和推荐理由:

在2019年4月27日,浙江理工大学副教授、法学博士郭兵购买了杭州野生动物世界的年卡,并一次性支付了年费1360元,与野生动物世界签订了游园合同。年卡有效期为2019年4月27日至2020年4月26日,持卡人在有效期内凭年卡并同时验证指纹即可不限次数游园。10月17日,杭州野生动物世界未与郭兵事先协商即通过短信告知郭兵“园区年卡系统已升级为人脸识别入园,原指纹识别已取消,未注册人脸识别的用户将无法正常入园”,这实质上是单方面改变了己方履约的行为方式,也强制改变、限定了郭兵行使、享受合同权利(游园)的行为方式。野生动物世界并称若不进行人脸识别注册既无法入园,也不退还年费余额。因不愿意使用人脸识别,郭兵怒而起诉杭州野生动物世界,11月3日,杭州市富阳区人民法院已予受理。此案被媒体和舆论一致称为“人脸识别第一案”。

点评:

此案的意义不在于民事,而更在于它第一次刺破了那层一直存在着的面纱:人脸识别以及无处不在的监控摄像头其实是一把双刃剑,虽便利大众却又刺探公民隐私等个人信息,有着先天的合法性问题。人脸识别远非仅是新型民事、商事行为,更是公民私人信息甚至个人隐私的搜集、保存行为,是对公民个人进行直接或间接监控的行为,因而同时还是一个宪法问题和个人尊严的问题。尤其是官方主导并已建设多年的“天网”工程,不仅把公共场所而且也把包括城镇居民小区和村庄在内的居住区都纳入了监控范围。严密的摄像头监控系统事实上已全面触及了公民个人和家庭的隐私,在民法和宪法上都存在合法性难题。无论打着多么冠冕堂皇的旗帜,“天网”工程事实上在对全体国民不加区别地进行事前监控,公开假定每个人都是违法犯罪嫌疑人,有违无罪推定原则。“天网”事实上是官方在尚未发生违法犯罪的情形下即预先收集、保存并在事后调取“证据”,其合法性显然也是不具备的。

郭兵“人脸识别第一案”的意义正在于以民事诉讼和私法的形式,间接对无差别监控的“天网”提出了合法性质疑,这是一个重大的、宪法意义上的质疑。《1984》中科幻般的监控已化为现实!美国“9.11”后无差别监控的“棱镜”计划也因合法性难题而不得不撤销,中国的“天网”呢?我们有理由推测未来会有个人对“天网”及其建设者提出侵害隐私等民事权利之诉,也会有刑辩律师对“天网”系统的视频证据提出合法性挑战!

八、广州梁颂基、张五洲寻衅滋事、妨碍公务案

案情和推荐理由:

梁颂基、张五洲是2018年9月20日广州市荔湾区公安分局华林派出所陈姓恶警殴打、侮辱孙女世华律师事件(“920”事件)的目击证人,张五洲还用手机拍下陈姓恶警殴打孙世华律师的视频。梁、张二人在事件发生后即与孙世华律师一起被华林派出所非法传唤,张五洲手机拍摄视频被华林派出所复制保存后删除。次日,两人各书写了一份关于“920”事件亲身经历的证言。2018年10月8日,“920”事件舆情爆发。10月12日,梁颂基被荔湾区公安分局以违反取保候审规定为由非法传唤,张五洲被荔湾区公安分局以扰乱秩序传唤。10月14日,梁、张二人被荔湾区公安分局以散播虚构信息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该案起诉时,张五洲被追加妨碍公务罪。2019年10月25日,荔湾区法院以莫须有的寻衅滋事罪对梁颂基强判一年六个月,对张五洲一莫须有的寻衅滋事罪、妨碍公务罪判处一年四个月。二审裁定野蛮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点评:

梁颂基、张五洲作为轰动全国的恶警殴打、侮辱女律师的“920”事件的证人,其并不是“920”事件的直接参与人,因旁观、记录(手机拍摄)书写事件真相而遭到公安强横报复。张五洲所拍摄的视频被公安提取后删除,尽管梁、张二人及两辩护人一再要求法院依法调取华林派出所监控视频及张五洲手机拍摄的视频,但均遭蛮横拒绝。广州市公安局和荔湾区公安分局握有视频却拒不提供,野蛮、无耻之极!为掩盖陈姓恶警的兽行而删除证人拍摄的视频复又野蛮强行定罪,将公检法之厚颜无耻推向极致!广州的司法已彻底腐败和堕落!

九、江苏王默寻衅滋事案

案情和推荐理由:

王默是近年中国公民运动中南方街头著名的人权活动家,2014年曾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被强判四年半,2019年4月出狱。出狱后两个月不到又因坚持参与公民抗争、发表网络言论而再被江苏淮安当局以莫须有的寻衅滋事罪抓捕,被捕后淮安公安一直非法剥夺、限制律师的会见权利。王默自己委托的三位律师中有两位会被非法禁止与他会见,另一位在会见时被强行终止且受到威胁、殴打,被迫退出辩护。当地公安已非法把王默与律师和外界完全隔绝。

点评:

刚刚度过四年半牢狱生活的王默一出狱即参与维权活动,没有任何过渡,马上又招致打击、迫害,这种“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的气概在很多维权公民身上都能看到,王默只是其中极具代表性的一位。王默的境遇昭示了官方与维权人士之间无法妥协的关系。向王默以及所有追求法治、愈挫愈勇的维权公民致敬!

十、青海藏人阿亚桑扎等涉恶案件

案情和推荐理由:

青海果洛州藏人阿亚桑扎带领几百藏民控告乡政府截留、贪污国家下达的惠民政策款,举报事项被果洛州检察院证实,但责任人员并未受到追究。2018年7月阿亚桑扎等四位代表再次向青海省纪委、监察委提出控告,9月阿亚桑扎竟被甘德县公安局抓捕并异地关押。该案在审查起诉阶段被定为涉恶案件,又抓捕了另外的九名藏民。经法院一审审理,阿亚桑扎虽未被认定涉恶,但是仍然以寻衅滋事罪,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数罪并罚被重判重七年徒刑。

点评:

“扫黑除恶”运动式执法无远弗界,连边远偏僻、无恶可作的藏区、藏民亦无可逃遁!运动式执法必然会导致大量充数式冤错案,更易沦为腐败的地方官员报复陷害良民的私器。阿亚桑扎等藏民控告乡政府官员截留、贪污之事已被检方证实,当地公检法不仅不追究贪腐官员,反倒假借扫黑除恶风暴将阿亚桑扎这样的良民打入大牢,真个是人妖不分、善恶颠倒!官民矛盾、民族矛盾就是这样被贪官污吏制造出来的!惠民政策、政府形象就是这样被贪官污吏恣意破坏的!稳定、和谐就是这样被贪官污吏践踏殆尽的!炮制冤狱、草菅人命,是要写入历史的!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到了,一并报销!冥冥之中,自有天意!苍天有眼,且看尔等贪官污吏逞凶到几时!

中国人权律师团2020年1月20日

本文发布在 公民纪事,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