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彪峰:致常玮平

从网络上得知陕西常玮平律师被以涉嫌危害国家安全为由遭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消息,我已说不清自己的感受是什么,完全没有震惊和诧异,连愤怒也没有,情绪反而变得很平淡,一个个人权捍卫者突然之间被当局抓捕,似乎也已经变得稀松平常。在不正常的社会,不正常的事务接二连三层出不穷,人们逐渐习惯和麻木,好像一切都很正常。

就在前不久的2019年12月26日晚上,丁家喜、张忠顺、戴振亚、李英俊四位公民几乎是同一时间在不同地点被山东警方带走,其后得知四人均被山东警方以政治手段强制实施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紧接着又传出黄志强、刘书庆、卢思位、卢廷阁、庄道鹤等律师及卫小兵等多位公民被所在地警方带走或传唤的消息。

除黄志强律师被以涉嫌寻衅滋事为由刑事拘留数天后意外获释和卫小兵被行政拘留十五天,其余人士在传唤结束后也都已获释,但获释后的人士也都很谨慎的表示不便再在网络发言。

据说还有某些公民为规避显而易见的风险而被迫选择在自己的祖国逃亡。常玮平律师是这轮大抓捕行动中最新一个未能幸免的人士,不知道之后还有什么人会被卷入其中。践行公民权利,争取政治权利,在专制国家是不被允许的,行为也是很危险的。

我记不清是什么时候第一次认识和接触常玮平律师的,因为自2011年翻墙重新认识世界和审视人生,并从2012年开始参与到旨在争取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的社会运动当中以来,我接触过不少相同价值观和政治理念的律师和公民行动人士,而常玮平律师是我所接触的这些人士当中印象很好的其中一个。

以我和他有限几次的见面接触,最直观和深刻的就是他穿着非常的朴素,色调很是搭配他健康的皮肤,高高的个头又很结实,短短的头发显得有些杂乱,可能不太习惯用梳子,鼻梁上架了一副近视眼镜,整体看上去有一种斯文的粗犷,或是粗犷的斯文,外表比实际年龄显得稍为要成熟一点。常玮平比较健谈,和朋友们在一起闲聊时总是展现出开朗的欢笑,轻松而真诚,看不到任何城府。

常玮平律师也非常勤奋向学,在网络上经常能够看到他写的各种文字,包括时政评论、社会观察、案件分析、投诉控告等等。早几个月我就发现他竟然是用英文在Twitter和Instagram上发帖,这不得不佩服,因为就我所认识的在中国使用英文的律师和公民行动者非常罕见。

最近和常玮平律师见面是上个月20号在湖南株洲的一次偶遇,离他这次被抓还不足一个月的时间,离现在我写这篇文章也不足一个月的时间。那天我被株洲国保从深圳押回后,晚上约了当天到株洲出差的陈进学律师喝酒,见面时常玮平等几个律师竟然也在,我感到比较惊喜和意外,常玮平当即很热情的张开双手给了我一个熊抱。

我们几个随后找了一个喝酒的地方坐下,边喝酒边闲聊,也是那次我才知道常玮平律师的年纪竟然比我还小四岁,他是1984年出生的,我之前看他外表还以为比我大呢。那晚我们都很开心,喝酒到将近凌晨一点,本来作为东道主应该我买单的,却不知道他们谁抢先把账结了,这让我觉得很不好意思。

那次从喝酒的地方出来已经是深夜,株洲街头的气温很低,而且还下着小雨,我目送他们坐上回酒店的出租车离开。寒冷的冬天,如同奥威尔的《1984》的时代,一个1984年出生的优秀律师,于2020年1月12日晚上在西安住处被警方带走,14日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这一别啊,不知何日再能重逢把酒当歌。

很惭愧,渺小如我却帮不了什么,唯祈祷常玮平及所有身陷囹圄的人权捍卫者们好运⋯⋯

欧彪峰
2020年1月15日凌晨

本文发布在 12.26公民案, 公民纪事.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