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为艺术及女权活动皆属敏感  叶海燕隐居内蒙草原再遭驱赶

屡遭政府打压的女权人士叶海燕,去年与丈夫隐居内蒙草原享受宁静生活,但因组织女权论坛及热雪行为艺术团抵达当地表演,引发官方不安,近日再遭驱逐,日趋严苛的社会管控,不但让温和的艺术表演被视为敏感活动,连艺术家也失去最基本的自由空间。

叶海燕周三(8日)向本台记者证实遭内蒙古包头市当局驱赶,在此之前,她和丈夫在暂住的北京宋庄遭当地官方驱逐,刚从北京来到内蒙草原半年,并选择低调隐居的方式开始新生活,但稍微涉及一点艺术表达和关切,就惹来了麻烦。本月5日,热雪行为艺术团已决定离开了,但官方还是施压房东不得将房屋出租给她。

叶海燕说:就是前两天有一个叫热雪的那个行为艺术团体,可能有30多个艺术家到草原这边来,正好遇上我正在召集一个女性与电影的论坛,结果就因为这个事情,他们就想赶我走。我原来是在北京的,就是因为考虑到这里没有什么人,可能他们比较放心,然后我们就在这里搞一个蒙古包做民宿。冬天的草原没有什么人嘛,然后我就想约几个朋友,到草原上来玩,顺便聊聊电影,结果他们政府的7、8个人在这里呆了两天,要我们快点结束离开草原,我的论坛也不让做了。我都答应他们的要求,结果他们昨天下午告诉我们说,不给我们租房子。

叶海燕还指出,这几年来,她一直被各地政府驱逐,并被迫流浪。这次为了找一个人少的地方隐居,耗费了很多的精力,也花费了不少钱才在这里安定下来,却又被驱赶。她表示,这个国家就不能给自己的国民一个平静生活的场所?她已经无处可去,所以坚决不离开。

叶海燕说:2017年的时候北京就赶我,然后我从北京赶到内蒙,跟我老公自己动手修了房子,累了一个夏天,然后用整整半年的时间,刚刚把所有的家都搬好。因为就考虑到这边远离那种敏感地带嘛,准备在这里安家的,想过点清静日子的,但是没想到走到哪里都一样。这几年一直就像是这样,我没有一点安全感,我现在还能去哪儿?

此次在内蒙古草原举行的第七届热雪行为艺术节,有来自日本,德国、泰国以及国内的数十名艺术家,他们在前往达尔罕茂明安联合旗希拉穆仁镇之前,已经在呼和浩特市有过相关的活动。但没有想到一个原本并不敏感的艺术活动,变成了敏感事件。

热雪行为艺术团策展人蔡青称,叶海燕的麻烦,确实是因为两件事合在一起,让当地官方感到紧张。他认为,这种对艺术表达,以及对艺术家本身的误解很多年一直存在。他表示,在越来越严的管控下,组织这样的活动也已经变得敏感。

蔡青说:海燕,就是有点麻烦。也不光是我们去,她刚好也是在我们活动期间,做了一个女权的会议,所以都集合在一起,可能他们想抓把柄啦,就赶他们。据说还可以商量。现在中国管得很严嘛,行为艺术本身就是叫他们觉得很可怕啊、闹事的人。他们不了解,以为是这样,误解嘛,但是一直这样误解下来,到现在管控得更厉害嘛,所以就哪儿都觉得有问题。就做这样的活动都是很冒险的,一般都是很难做的,加上我们去那个地方呢,他们一直都也是被监视著的。

本台记者致电希拉穆仁派出所,但该所人士拒绝评论。

希拉穆仁派出所:你是哪位?我们这儿不是政府,我们这儿是派出所,派出所不知道这个事情。

本台记者亦试图联系希拉穆仁镇政府,但其电话一直无法拨通。

叶海燕是活跃女权人士,从事公益活动10多年,因曾倡议性工作者合法化以及推广爱滋病防护,而遭家乡武汉官方驱赶。此后,其前往广西博白,以及抗议校长强奸未成年女生,先后遭广西、广东方面驱赶。2017年,她淡出公益活动前往北京宋庄生活,但在去年中共建政70周年前被赶出北京,并隐居人烟稀少的内蒙草原。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