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念群:如何看待中美达成第一阶段经贸协议

中美几乎同时宣布达成了第一阶段经贸协议,基本内容包含食品与农产品、金融服务、知识产权、技术转让、汇率和透明度、扩大贸易、双边评估和争端解决等。

中国商务部副部长兼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王受文表示,中美两国达成一致,美方将分阶段取消对华产品加征关税,实现加征关税由升到降的转变。

川普连发两条推特,表示两国的确达成了第一阶段协议。他表示,中国”同意进行结构性改变,并大量购买农产品,能源和制成品”。

不过,该协议还没有正式签署。美方首席谈判代表莱特希泽向媒体表示,预计于明年1月的第1个星期内在华盛顿举行签署仪式;签署协议的将是双方部长级官员,而不是两国元首。

从中方深夜十一点举行高规格发布会这一不同寻常的举动看,似乎中方有急于达成协议的愿望。但基于中方历来不守信用、在贸易谈判中多次反复的不良记录,在没有正式签署协议之前,变数依然存在。就算是正式签署协议,中方能否履行协议也是未知之数。而第一阶段协议的履行情况,决定了能否启动第二阶段协议的谈判。

莱特希泽周五对记者表示,作为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一部分,中国同意在2017年双方贸易战未爆发时240亿美元的基准规模上,未来两年内再购买320亿美元的美国农产品(每年约四百亿美元)。如果中方兑现承诺,就意味着中方已经放弃不买农产品、打击川普竞选连任票仓的企图。

川普已经认识到,对民主国家或完全市场经济的国家十分有效的关税大棒,对一党专制的中国并不灵验。在他不断加征或威胁加征关税的时候,必然遇到美国物价上涨及其后续反应(如美联储加息、经济可能衰退)等一系列问题,他需要反复权衡。对之前2500亿中国商品加征关税,川普的态度是坚决的,而对其他中国产品(约3700亿)加征关税的态度,是犹豫的。现在这个协议给了川普一个解脱的机会,原定对1600中国产品加征的关税推迟了,已经对1100亿中国产品的关税减半。

谁都知道,中方的最后决定者是习近平。令人感到意外的是,在美国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新疆人权法案》的情况下,一贯强硬的习近平居然同意签署第一阶段协议。这充分说明中国经济形势极其严峻,尤其是粮食、猪肉等农产品供应出现严重困难,以至于习近平不得不屈服,这种屈服绝非他的本意。如果中国经济形势有所好转,他反悔不签或撕毁协议的可能性非常大,之前他曾多次出尔反尔。

中方要求对协议内容保密,这说明协议内容与中共官媒的高调立场之间存在非常大的差距。如果公开协议文本,必然招致中共官媒煽动起来的民族主义狂热分子的反对。在经济衰退、经济增长无法作为中共执政合法性基础的情况下,民族主义正在成为中共执政合法性来源,中共只能继续以欺骗的方式来蒙骗国内民众。如果这些民族主义狂热分子知道协议内容,他们的立场就会从支持中共转变为反对,直接威胁中共的统治。

经过了将近两年的贸易战,现在的态势是:

1、如果把这两年(2018、2019)少买的农产品和接下来两年增加购买的农产品平均一下,这四年中方购买农产品的数量处于正常水平,就象贸易战没有发生一样。本来贸易冲突就不应轻易打农产品牌,中方一开始就以不买农产品作为威胁手段就是错误的。整个贸易战的发展进程证明中方决策一开始就错了,现在迫于压力在改错,改错的诚意和效果还有待观察。

2、美国已对2500亿美元中国产品加征25%关税,对1100亿美元中国产品加征7.5%关税,合计关税约700亿美元(实际征收的关税应该小于此数字,因为有的产品不再出口到美国,有的产品关税豁免)。这部分关税分别消化在中国政府的出口退税、人民币贬值、出口商降价、进口商降价、美国消费者承担这几部分。那些只能由中国生产的产品已经给予了关税豁免,由于美国市场的支配性地位其他产品的关税主要由中方负担。这将对中国产品出口构成持续的压力。

3、在贸易战的同时,美国发动了对中国的技术战,制裁了近四百家高科技企业,抓捕了不少技术间谍和窃取商业秘密的罪犯,原来贸易谈判的重点之一(盗窃技术和强迫技术转让)已经不再那么急迫,贸易关系的恶化也使得美企对中国投资急剧下降。这次第一阶段协议所涉及的知识产权、技术转让只具有形式上的重要性。

4、贸易战直接导致中国外汇吃紧,中共当局在7月20日出台了11条金融业开放措施,但国外金融机构反应冷淡。如果不能取信于美国金融业,或者美国更进一步发起金融战,中国的外汇管制也挡不住主权信用走向破产。在这种局面下,中方在金融服务、汇率及透明度方面有所退让具有必然性。对美方而言,关注的重点在于人民币不能大幅贬值,否则关税的效果就大打折扣。

很多人曾希望,川普不断加征关税、击垮中国经济,促使中共政权倒台。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不符合这种期待,但第一阶段协议如能签署并履行,中国物价不至于上涨过快,对中国民众的生活是有利的。令人担心的是,中共特权集团会把进口美国农产品作为又一个机会,加价盘剥中国民众。

川普在推文中称中国“同意进行结构性改变”,这应是川普的自我安慰。经过三年和习近平、中共政权打交道的经验,川普应该很清楚,习近平和中共政权只会作出有利于他们自身的“改革”,绝不会作出川普所希望的改革。如果按照现在的方式继续下去,川普绝不会得到开放的中国市场。要想得到,需要采用更有效的途径。

公民:李念群
2019年12月14日

中国公民运动网特稿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