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婧婧:从雷洋到李洪元——岁月静好不过空中楼阁

华为“251”是一颗炸弹,把许多人从“中国梦”中惊醒。(新唐人合成)

近日,因为华为前员工李洪元离职而在大陆社会产生的一系列“521”闹剧,让华为以及以华为为代表的权贵资本主义之公权力私化傲慢淫威暴露无遗。而华为闹剧再次将中国以城市白领为代表的中产阶级危机感浮上水面。

从2016年的雷洋事件,到今年的华为闹剧,中共侵犯权利的对象已经不仅仅局限于被欠薪农民工,面对暴力强拆手无寸铁的上访户,抑或是没有任何基本上获保障的下岗工人,遭残酷镇压的法轮功学员或基督教家庭教会成员,中共魔爪已经伸向受过良好教育,在中共体制或是与体制紧密关联的企业从事体面工作,甚至有些本人就是中共党员(如雷洋),收入颇丰的城市“中产”。

自2001中国入世以来,以名校毕业,从事专业技术工作,收入体面为代表的城市白领在中国渐渐崛起,与美国社会中产阶级强烈的公民意识和社会责任感不同的是,这些所谓中国中产阶级普遍将努力学习,接受良好教育而从事体面工作作为人生的终极目标,而面对中国社会日益加剧的社会矛盾通常视而不见,认为不问世事,而享受财富成功带来的“岁月静好”,便是生命最高境界。

不知雷洋和李洪元事件是否可以让尚在迷濛中的“中产阶级”清醒,在中共眼中,并没有“人”的存在,只有被奴隶的对象和尚未被奴隶的对象,在这样一个本质为犯罪集团的国家机器中,无论学历高低,收入多寡,一旦被奴隶,其个人权利就可以肆意被践踏,财产甚至器官都可以被剥夺。

纵观近二十年来所谓“中产阶级”崛起史,虽然在“孙志刚”,“雷洋”,“张扣扣”事件中“中产阶级”有所发声,但整体而言,面对六四受害者,下岗工人,农民工,拆迁上访户和被工商暴力执法的商贩的遭遇,大多无动于衷,甚至有人被中共洗脑之后为虎作伥,认为此种社会弱势群体的权益更为毫无价值可言,自身成功,便是万事大吉。特别是近日香港持续“反送中”活动中,不少大陆“中产阶级”在社交网络散播“港独四人帮”,“活捉李嘉诚”等文革用语,他们不知,在一个追逐利益而没有民主法治的社会,“岁月静好”不过是南柯一梦的呓语,公权力的铁蹄之下,从“中产”到“底层”甚至“人间蒸发”仅仅是在中共一念之间,而他们追逐的“岁月静好”的生活方式也仅仅是建立在空中楼阁的乌托邦。中国“中产”崛起史与中国入关之时美国精英认为日益壮大的中产阶级会推动中国民主化进程设想背道而驰,而这些随着财富累积而成就的“中产”也不过是中共建政之后在不平等制度之下在名利中追逐的产物。

不知此刻,中国的“中产”们是否意识到社会性危机的到来,抑或继续在“岁月静好”的迷濛中沉醉不醒。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