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风云》专访戴耀廷:从爱与和平到时代革命

香港大学法律系副教授、雨伞运动发起人戴耀廷,当年以提出“让爱与和平占领中环"闻名,希望推动香港真普选,并在2014年雨伞运动后以“煽惑他人犯公众妨扰罪”被判监16个月,在服刑4个月后,于今年8月获准保释出狱。美国之音《香港风云》专访戴耀廷,请他谈谈香港民主抗争如何从五年前的“爱与和平”演变成今日的“时代革命”? 反送中运动如何影响中国的民主化? 香港的下一步又要如何重新出发?

出狱后想法是否与以前不同?回想过去的自己是否太天真、太过理想主义?有什么话想对现在的抗争者说?

戴耀廷说他仍然认为香港应该以非暴力的和平抗争为主流,现在大部分参与抗争的朋友们应该也是保持这种“和理非”的精神。过去几年,和理非的公民抗命精神也深深地渗透到香港的社会里。因为政府的打压,有部分人认为需要用更激进的、勇武的方法去抗争。虽然他不会采用这种方法,但是他明白和理解他们为什么采用这种方法,这都是被特区政府逼出来的。大部分人如果给他选择,他不会使用武力的。7月1日,一些抗争者在立法会的墙上留下一句话“是你教我和平游行是没有用的”。现在的勇武抗争是被逼出来的。现在特区政府说要止暴制乱,其实如果去解决根本的问题,暴力就会停止,但是加强警察打压是不会停止暴力的。

您对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看法?实质的作用与影响?

戴耀廷说这个法案通过后也不会直接或者历史性地对香港产生影响。每年美国国务院会对香港进行一个自治程度的评估然后来决定下一步的行动。但是法案也会对中共产生心理上的压力,让中共知道如果继续打压,不但不会解决香港问题,香港人也不会怕,还是会走出来,也会在国际层面给中共更大的压力。美国开始了这方面的法律也让欧洲和日本开始考虑类似法律。美国也希望它的盟友们跟从这个方法,针对香港的情况做出相应的措施。过去6个月的事情把香港和全世界的民主自由的人连在一起了。现在已经不单是一个中国国内的问题,更是一个国际问题。中共一定要开始慎重考虑如何面对香港问题。

戴耀廷说和理非的方法的确是最有感染力和最有持续发展里的抗争力量。但是在香港有非常多元的抗争。我们不去问这些勇武派应该如何做,反而要思考和理非的人在这种情况下可以再做些什么?投票已经争取了很多抗议空间,银发族和中学生都组织集会对政府提出意见,如果和理非能够多做一点事情,勇武派就不用这么冒险,做这样多的激进行为。

怎么看香港警察暴力、独立调查以及重组警队的问题?

戴耀廷说香港民众现在对香港警队不信任,超过一半的人对警队完全没有信心。前线的警员要负的责任相对较少,应该对此负责的是警察的高层和林郑月娥的特区政府。在6月12日大家和平上街的时候,警察的高层希望可以很快地进行处理,就出动了不必要的警力,相继出现延续到现在的警民冲突,现在的乱局及警队尽失民心,甚至是仇恨,如果想要化解,就必须有高层官员对此负责、下台。公义的方法当然是林郑、一众高官及警察高层先问责下台。之后再由补选出来的过渡特首宣布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让真相公于天下。

还有就是如果这些被逮捕的抗争者们都被起诉了,起诉的罪名都很严重,暴动罪,最高刑罚10年,未来如果可以特赦示威者……也不单是示威者,因为一些警察使用了过度武力,如果真的进行了独立调查和进一步监控的时候,不少的警员应该也会面对这种诉讼和起诉。但有些前线警察是被林郑、一众高官及警察高层推上前线,指令他们站到抗争群众的对立面,緃容他们以不必要的力度打压抗争,煽动他们仇恨抗争者,才导致现在有一半人完全不信任警察。如果真的进行了独立调查和进一步监控的时候,不少的警员应该也会面对这种诉讼和起诉。因此真相公布之后,戴耀廷建议可以宣布特赦示威者还有包括警察双方,让香港能重新出发。他强调,长远来看,只有当香港能有真正普选,才能重见公义。

让香港能重新出发,如果能够特赦双方,才有利于重建香港法制。当香港刚刚有廉政公署的时候,也有这样的特赦,这都是为了能够重新出发。包括建制派的朋友也都支持这种做法。如果2022年的新特首能够公开承诺特赦双方的违法者,这对于带领香港走出现在的困境会好一点。林郑月娥不会这样做,她必须要为自己犯下的弥天大错负责。

中共的崩溃和香港的出路?

戴耀廷说其实香港现在的发展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从和平抗争到勇武抗争,从以前国际社会不太关系到现在的国际关注度,还有警察也不能打压的抗争……现在的局面下,即使派军队也不可能处理香港问题,反而会引来国际社会更大的批判。戴耀廷说他对北京的建议是,现在应该尽快让林郑月娥和一众高官下台,任命一个过渡特首,然后尽快开展真普选之路。这个在事情还没有进入到难以控制的局面之前让香港进入到一个可控的范围。国际社会对中共已经有很大戒心,中美贸易和中国的经济发展已经有下坡局势,中共要维持在全国的统治,香港已经是一个大变数。如果内地的情况出现一些变化,比如经济下行,大家可能会有更多人用抗争的方法,比如合理非的方法,在中国大陆里抗争,这会是对中共的影响。中共如果想要避免这种危机的出现,应该尽快在香港开展民主的发展。

香港问题如何影响中国内地的民主进程?

戴耀廷说香港虽然受到很多批评,被称作是港独,但是大多数香港抗争者都不认同香港会走向独立,香港人要的就是民主自治,希望能够选出自己领袖,选民积极参政。这种民主是可以影响中国其他地方的。比如一些大城市,他们的公民水平很高,如果给多一点时间,他们会走向民主道路。一步步地,中国会走向全面民主的,这条路很长,但是香港的经验可以作为参考。每个地方的路都不会一样,但是会通过不同的经验分享,中国是有希望走向民主的。

怎么看这次香港反修例运动中出现的主体意识?

戴耀廷说香港运动到现在也只是争取香港民主发展的运动。部分人开始建立香港的主体意识,如果从中国历史看,从来都是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如果真的出现分裂的情况,我们能不能走出中国的历史规律,通过联邦或者邦联的方式把中国整合,这是值得参考的方向。

转自:VOA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社会运动大事记.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