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人权纪事(2019年11月18日-11月24日)

编者:本周日香港区议会选举如期举行,这是继反送中运动发生近6个月以来,全世界都关注的一件大事。本周有关香港的另外三件大事,一是香港高等法院裁定《紧急法》及在其基础上订立的《禁蒙面法》违反《基本法》的规定和《香港人权法案条例》的人权保护条款。裁决受到中共的强硬表态,称特区法律是否符合基本法,只能由全国人大作出判断和决定。令香港引以为自豪的法治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和侵犯;二是美国参、众两院通过《香港人权法案》,这无疑将会给危难中的香港带来鼓舞和支持;三是香港警察冲击香港中文大学及香港理工大学,令人慨叹“在香港已经放不下一张平静的书桌了”。而就在香港全民投票选举区议员的时刻,仍有年轻人被警察包围在理工大学内,无法行使自己的选举权利。

本周重点关注被羁押近一年的王怡牧师及被羁押半年的人权活动人士邓传彬。王怡遭抓捕后,被剥夺自主聘请律师的权利,被剥夺律师会见的权利,被编号关押。虽有消息指目前王怡已聘请两位律师,律师也可以较自由地会见,但是却没有律师会见后王怡的任何消息传出。

近几年来,不仅限于王怡案,差不多的反抗者遭到抓捕后,首先面临的是律师会见权被剥夺,其家属同时受到威胁和欺骗:不得请律师,否则……;其次是案件久拖不决,超期违法羁押现象严重;第三是秘密审判或者严禁公民旁听,严防各地维权者前往庭审现场。中共的以上手段,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封锁一切消息,以将外界的关注度减为最低。而这一切为良心犯在狱中的境况增添了诸多不确定性,直接威胁到他们的身体健康及生命安全。

本周南京维权人士邵明亮,福州维权人士林应强、唐兆星、林兰英相继受审,其“罪证”除了涉网络言论批评政府、传播民主理念,就是参与公民维权活动,关注和声援受侵害的反抗者,“寻衅滋事”这个口袋罪已经被普遍地用在所有维权人士身上。

为了强化统治,中共对外渗透、蚕食香港和台湾的自由民主;对内全面实行“1984”式的管控,将人民视为“公敌”。中共囿守一党一人之私,将大陆的公民社会绞杀于无形,并进一步钳制言论自由,剥夺公民的信仰自由。但是高压之下,并不是所有人都停止了追求自由的脚步。那些行走在抗争路途上的自由战士们,正在从大监狱走到小监狱、从小监狱回到大监狱的往复中!目标遥远,惟有一步一步无悔向前,只要信念犹存,终会达到理想的彼岸!

一、秋雨教案:王怡被编号收押,频繁更换监室。成都秋雨圣约教会牧师、独立中文笔会会员王怡被羁押近一年来,外界一直无从获知他的任何情况。近日,中国公民运动网从可靠渠道得知:为了防止消息泄露,成都当局对他采取三种措施,即最少两名在押人员24小时监视王怡,但不得有任何交谈;频繁地更换监室及监控人员;王怡被编号管理,在系统上根本查不到王怡的名字。此前曾传出王怡案将于本月25日开庭的消息。

从已获释的一些信徒遭受的刑讯逼供及当局不择手段搜取“证据”来看,王怡的处境实在令人担忧。王怡被捕前曾声明,面对逼迫和酷刑不会承认任何强加在身上的罪名。王怡的朋友判断:成都当局试图阻断王怡与外界的任何联系,以减少各界对王怡的关注度,而拒绝律师会见和软禁王怡的妻子蒋蓉便是其中的手段。王怡案或开庭在即,可以肯定,王怡不可能获得公正的审判,其友人呼请各界高度关注王怡案的进展。

二、南京邵明亮寻衅滋事案开庭 其坚称无罪并抗议政治迫害。南京民运人士邵明亮涉嫌寻衅滋事罪一案于2019年11月20日在南京市浦口区法院开庭审理,法庭上邵明亮坚称自己无罪,并抗议当地政府对他实施政治迫害,代理律师也为邵明亮做了无罪辩护,由于意见冲突,庭审多次被暂停,最后该案未当庭宣判。

今年3月中旬开始,邵明亮被强迫失踪,此前邵明亮一直被软禁在家中将近3年时间,期间不准他会见朋友,不准出门购买食物,更不允许朋友到家中来探望他。直到2019年4月中旬外界才得知他已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拘。邵明亮被起诉的所有证据,都来自邵明亮的微信言论和几十条推特内容。

三、福州林应强、唐兆星、林兰英案庭审纪实。福州著名维权人士林应强、唐兆星、林兰英涉嫌寻衅滋事罪案于2019年11月22日上午九点在福州市仓山区法院开庭审理。起诉书指控林唐林三人分别多次伙同其他访民在法院,看守所,国际会议举办地聚集,举行各种维权活动,严重扰乱公共秩序。其中,法庭调查和视频证明,在2018.9.12福州第一看守所门口迎接严兴声,从严兴声出看守所大门,献鲜花,放鞭炮,才五分钟的时间聚集即告结束。这期间并无警察或工作人员过来劝阻。反而是散去离开现场的人在小路出口被早已埋伏在那里的警察堵回聚集现场,聚集人员这样悉数被抓捕。

林应强等人是福州知名的维权人士,多年来因参与公民维权活动屡次被关押。福州当局以献鲜花、放鞭炮迎接朋友出狱为由抓捕数十名维权人士,无疑是借机打压活跃的维权人士,散布恐惧,令其他维权人士却步。

四、湖南公民谢文飞欲前往北京访友遭户籍地村官贴身盯防。湖南郴州市民运人士谢文飞在外地旅行期间,于11月21日中午购买火车票打算去北京看望朋友,很快就接到户籍地郴州市桂阳县石马村村主任打来的电话,询问谢文飞所在何处、准备去哪里。22日上午该名村主任更是来到谢文飞所乘坐的z54次列车卧铺车厢内,对谢文飞进行贴身跟踪维稳,给谢文飞出行访友带来极大困扰。

公民可否有自由出行、自主会友的权利?是谁赋予了警察、政府人员任意限制公民人身自由的权力?在自称无死角的网络监控中,还要对公民进行贴身盯防,泱泱大国执政者的自信到底在哪里?

五、截访者私闯民宅被砍伤 警方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刑拘两访民。2019年10月13日,广东省阳江市访民陈宏伟(男)、湖北省恩施市访民岳桂平(女)在北京市丰台区王佐镇河西村租住的房屋内,将私闯进屋的几名截访人员其中一名砍伤,其他几名截访人员仓惶逃走,被砍者据说为广东省阳江市一名警察(具体身份无法确认),现生死不明,而网络上未看到官方对该事件的通报。广东访民陈宏伟、湖北访民岳桂平被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刑拘已超过一个月,二人被羁押在北京市丰台区看守所。

发生如此重大案件,在官媒上竟然见不到一点信息,可见案件本身有诸多见不得光的地方。为什么因反抗截访者,砍伤、失手杀死截访者的案件屡有发生?为什么截访者可以私闯民宅,可以随意绑架、关押上访维权者?案件的背后存在公民基本人权如何保障的切实问题。

六、邓传彬被捕逾半年 家属批当地政府严重违法。四川宜宾人权活动者邓传彬自2019年5月16日被当地警方抓捕,后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被关押至今已超过半年时间,然而家属聘请的两位律师要么受到警方压力被迫退出,要么被连续拒绝会见当事人而无法顺利介入该案。面对这种故意破坏司法公正的行为,近日邓传彬妻子唐晓燕打破沉默,公开发文批评当地公检法部门严重违法,抗议当地政府对邓传彬进行政治迫害。

这次邓传彬被抓捕,直接起因是他在推特上发布与六四事件有关的图片,但很多朋友认为,这是当地政府对他以往长期参与人权活动的打击报复,有“算总账”的感觉,再加上这一年多当局对推特言论非常重视,动用很大成本进行打压,邓是推特活跃用户,所以这也可能是导致被抓的主要原因之一。

七、四川人权活动人士黄晓敏疾病缠身刑满出狱。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刑两年六个月的四川人权活动人士黄晓敏,已经于本周一刑满出狱,被羁押期间数次晕倒,狱中患上高血压、腰椎病、脑血栓等多种疾病,目前急需全面检查身体及康复治疗。黄晓敏在被关押的两年半时间里,住过四、五次医院,2019年3月曾突然晕倒造成偏瘫,送医院后并未告知他具体病症,更无从看到诊断证明书。今年7月黄晓敏在做痔疮手术时再次昏迷,医生才告诉他有脑血栓,昏迷是因脑血栓复发所致。

黄晓敏被关押两年六个月以来,鲜有他在狱中的消息传出。从他出狱后的叙述看,四、五次住院,两度晕倒昏迷,都不知道自己的详情病情,直到出狱都无从看到病历。这再次为仍在狱中的良心犯敲响警钟,该如何保障良心犯在狱中的健康权乃至生命权,是一个再也不能忽视的紧迫的问题。

中国公民运网撰写

本文发布在 一周人权纪事,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