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威者「如水」撤离中大校园 九大学校长︰政治僵局需政府化解

2019年11月15日,留守中大「二号桥」的示威者晚上10点全部撤离。(路透社)

2019年11月15日,留守中大「二号桥」的示威者晚上10点全部撤离。(路透社)

香港警方周二(12日)发射超过3000枚各式人群控制武器。与示威者争夺中文大学「二号桥」之后,校长段崇智发表公开信,指校园已遭包括外来人士的蒙面示威者占领,大学实验室内部分危险品及易燃品被盗,情况完全失控不可接受。段崇智公开信发表后,留守「二号桥」的示威者同日(15日)晚上10点全部撤离。香港九间大学的校长发表声明,批评「政府的回应至今未能有效化解危机」,政治僵局需政府化解,困局非大学造成。(马立克/方德豪/何山/霍亮乔 报道)

香港局势升级,在中共总书记习近平高调表态要求香港「止暴制乱」后,情势有急转直下的可能。在其中一个抗争热点香港中文大学,校长段崇智周五(15日)发出公开信,表示校园已遭受包括外来人士的蒙面示威者占领,「情况完全失控及不可接受」。

段崇智说,有为数过千的蒙面人士响应网上号召到中大,相信当中大部分并非中大学生,场面极度混乱,之后校园发生更多违法事件,包括纵火、掘起大量砖块、大学的校巴及工作车辆被盗用、有人更从校外输入物资,大量制造汽油弹、大学实验室内部分危险品及易燃品亦被盗去。他又表示,所有进出大学的人士须向蒙面示威者展示身份证明,随身物品及电话亦遭搜查才可放行,是严重侵犯大学成员的出入自由,造成恐慌。

段崇智表示,所有外来人士即时离开中大,又呼吁少部分仍然留在校园的成员尽早离开,直至校园回复安全及秩序。他表示,假如大学不能继续履行基本使命及任务,须寻求相关政府部门协助,以解除当前的危机。他对于大学被利用为进行以上违法行为的场所,对公众安全构成严重威胁,表示极度遗憾,而校园遭受的大规模破坏,估计复修需时以月计。

中文大学教师协会会长陈竟明周五(15日)曾回校视察。他对本台表示,科学馆大楼已经上锁,他了解的实验室并没有出现危险品外泄。校园的确曾出现学生检查外来人士的证件,留守校园的抗争者正在校友的协助下撤离。

陈竟明说︰我自己见到在我认识的实验室当中,都已经清理了所有这些问题,但校方确实有这方面的隐忧,所以科学馆已出了通知同事、同学都要撤离,科学馆的大闸及门都关上,以避免有这类事情发生。确实听闻到有黑衣人进入过某些实验室,但我认识的实验室都应该无这方面的问题。

周二(12日),全副武装的香港警察冲进香港多所大学抓捕学生。警方曾出动化学水炮车,以合共超过数3000发的催泪弹、布袋弹、橡皮子弹,以密集的火力强攻香港中文大学「二号桥」。前六四天安门学生领袖李恒清对本台表示,港商李嘉诚称香港学生是未来的主人,特区政府武装攻击大学校园,即使在六四天安门屠杀前夕,北京当局也没有如此妄为。李恒清说,三十年前他是清华大学化学系的学生会主席,就是见证人之一。

李恒清说︰我那个时候在89年,我正好是清华大学化学系的学生会主席。89年在六四之前,还真没有发生过军警就跑到校园里来抓人。因为在那个时候应该说北京不管是驻军也好,还是警察也好,包括国家安全部,实际上对那个学生非常的同情,没有一点这个方面的迹象。除了最后邓小平派了二十多万全副武装的军队镇压了学生运动。

香港九间大学的校长在周五(15日)则发表声明,指当前社会纷争已令大学校园化身成政治角力场所,任何大学可化解这场危机的期望都是不切实际。声明说,「极其复杂而艰难的困局,并非由大学造成,亦无法透过大学纪律程序来解决」,现时困局反映整个香港社会存在分歧,促政府牵头联合各界,以迅速及具体的行动化解此政治僵局,以恢复公共秩序和社会的安定。

被中共官方定性六四学运黑手的王军涛就对本台表示,难以类比香港和当时北京情势,因为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大陆校园一样实行军管,国保、警察长期驻扎校园。他说,香港学生现是进行一场爱港的社会政治运动,是公民不服从北京当局对香港的系列政治压迫。示威者的违法事件是政治事件,政治事件是不能按治安原则处理。

王军涛说︰现在香港街头发生的事件必须要做出政治的回应。从治安的角度来说他都是违法,但从政治上他是正当的。这个时候就不能按治安事件来处理。因为他的目的不是为了赢取个人私利,侵占私人的财务或者公共财物,他是为了一个政治目标。

中大校园内二号桥控制著新界北主干道吐露港公路,周二发生争夺「二号桥之役」后,一批留守中大的示威者周五早上曾清理桥下一段吐露港公路上的部份路障,让出南北方向各一条行车线。但部份「非中大学生」与「中大学生」在留守定撤离的问题上未有共识,甚至出现分化。

示威者曾在大学各出入口设置检查站,学生及记者都需要出示证件,以及搜查随身行李才可进入校园范围。二号桥上布满雨伞、衣物等杂物,亦有自制汽油弹放置在旁,不时传出汽油味。

特区政府第二号人物,政务司司长张建宗周五在跨部门记者会上表示,将采取更果断措施止暴制乱。警方在同日的记者会上,公共关系科总警司谢振中曾以嘲讽的口脗说,示威者一直威胁吐露港公路,忽然良心发现,开放行车线。对于有个别言论质疑警方中午才开路是「玩嘢」,谢振中强调「玩嘢」的是示威者,今早只有一条快线的杂物被清空,但多条线仍被大量杂物堵塞,包括玻璃碎、利器等。

张建宗作出强硬表态后,在晚上约7时45分,示威者又再次堵塞吐露港公路所有行车线;到了晚上10点,二号桥的示威者全部撤离。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反送中,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