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记者节:真相难知 没落时代

今年11月8日是中国每年一度的记者节。一位老记者感叹道,在民众难知真相的年代,记者这个职业,没有也罢。(资料图/法新社)

今年11月8日是中国每年一度的记者节。一位老记者感叹道,在民众难知真相的年代,记者这个职业,没有也罢。(资料图/法新社)

11月8日是中国一年一度的“记者节”,上海、云南、海南等地官方均举办了庆祝活动。但有新闻工作者表示,在民众难知真相的年代,记者这个职业没有也罢。

11月8日是中国第20个记者节,中国多地当天有官方举行的庆祝活动。《云南信息报》报道,省委宣传部、省新闻工作者协会在昆明举行“庆祝第20个中国记者节暨第35届云南新闻奖”颁发报告会。海南省则举行“新闻界庆祝第二十届中国记者节暨表彰大会”。上海市松江区举行“庆祝第二十届中国记者节”活动。《新京报》当天发表文章写道,“公众需要事实,需要真相,去捍卫公义与平等”,其字里行间流露出记者对真相的追求。

大陆媒体人“呦呦鹿鸣”当天在博客发表题为《一个空前的时代,真相和记者都不会沉寂太久》的文章,引发热议。他表示,因为一篇报道,无界新闻的办公室曾被一百名流氓上门破坏,并占领了该媒体的办公室12小时。“呦呦鹿鸣”写道,“只可叹,此时,我当年的同事们也早已经散落江湖。”

2008年7月25日,香港多家媒体采访北京开售奥运门票的混乱情况时,多名记者被公安粗暴对待,图为《南华早报》摄影记者被数名公安押带。(AFP)

2008年7月25日,香港多家媒体采访北京开售奥运门票的混乱情况时,多名记者被公安粗暴对待,图为《南华早报》摄影记者被数名公安押带。(AFP)

2016年3月4日深夜,无界新闻在其网站“一带一路”栏目,突然刊登一篇题为《关于要求习近平同志辞去党和国家领导职务的公开信》文章,结果招致关闭的命运。

中国记者属于没落的职业

中国西北地区一位从事新闻职业数十年的老记者冯遥,本周五(11月8日)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感叹中国的记者因受到诸多限制,每次发生社会事件,记者很难让民众得知真相。

他说:“唉,你还记得今天这个日子,我都忘了。你还在朝,我已在野。不过说起新闻这个行业,属于一个没落的行业;说起记者这个职业,是一个很无奈、是一个该退出历史舞台的职业了。当然,希望它是暂时的。”

随着中国政府收紧对媒体的管制,去年以来,不少都市类报纸纷纷关停。有记者私下抱怨,有好新闻却被宣传部门禁止报道。2008年北京奥运会后,记者再也不能报道类似毒奶粉、毒疫苗、官员贪污腐败等揭露性事件。今年1月1日,《北京晨报》、《法制晚报》发出正式休刊的消息。与此同时,还传出《黑龙江晨报》、《新晨报》、《赣州晚报》、《安阳晚报》等等十家媒体,元旦当天或元旦前停刊的消息。

随着中国政府收紧对媒体的管制,去年以来,不少都市类报纸纷纷关停。有记者私下抱怨有好新闻却被宣传部门禁止报道。(资料图/法新社)

随着中国政府收紧对媒体的管制,去年以来,不少都市类报纸纷纷关停。有记者私下抱怨有好新闻却被宣传部门禁止报道。(资料图/法新社)

做记者唯有放下身段做鹦鹉

有数十年采访经验的冯遥对记者说,年轻人如果想从事新闻行业,娱乐或体育记者要相对容易些。但要承担作为一个记者的使命,要使自己的报道唤醒社会,几乎不可能。

他批评某些记者唯命是从,放弃职业道德:“放下身段,弯下腰,弯下脊梁,做个宠物,做个鹦鹉。我现在难以启齿,人在做,天在看,害人者终归要害自己。”

中国异议人士王爱忠对本台说,相比2008年“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被媒体曝光轰动世界,当下的大部分记者似乎选择了沉默:

“十年前的媒体和记者还有一些言论的空间,能够对一些官员的腐败,滥用职权,包括社会的黑暗面进行调查报道。10年后的今天,在媒体姓党的大背景下,媒体和记者对社会阴暗面的报道,都可能被认为有损于党的利益、党的形象。”

最近几年,中国媒体被迫放弃对社会事件的调查报道,而自媒体正在谨慎进行一些尝试,比如用一张图片或一段视频告诉网民在何处发生了什么事。王爱忠认为,未来记者的生存空间还会越来越小,环境更趋恶劣。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