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建刚律师:致友人答疑书

陈建刚

陈建刚律师

今天发了张科科律师的关注信息后,有个网络平台认识的加了微信的好友问了我几个问题:

一、你的朋友怎么那么多出事的?

二、你是怎么认识他们的?

三、你或者家人有受过不公平对待吗?

我问他还有其他问题吗,他让我先回答三条,他的问题应该很多人有类似的疑问,我现在统一回答:

第一、我的朋友出事的不仅仅是我发出来的这些,他们只是冰山一角,被抓、被打、被驱赶、被失业、被离间的太多太多,但他们几乎没有一个是因为个人受到不公平对待或因生活不堪而犯罪的,他们大多心地善良,关注社会进步,推动法制完善与健全、勇于揭露社会不为正常媒体所能披露的真相,他们敢站在弱势群体面前抵挡强权恶霸、敢于向所有的不公平说不,他们当中有律师、商人、学者、工人、农民、出家人、学生、家庭主妇……他们大多心怀正义,以社会文明进步宣扬普适价值为己任,如果真的要给他们定义,我想,我的这些朋友是目前中国社会上唯一的还心存信仰的人,我因与他们为伍而骄傲!

那么,他们为什么那么容易出事?

他们总是去说被这个时代设为禁止的话,他们不愿意做张着嘴的哑巴;

他们总是去做不顺从统治者的事情,他们不愿意做睁着眼的瞎子;

他们总是想把墙外墙里的真相的外衣脱掉让人们知道真实的情况和存在的危机,他们不愿意做统治者的工具;

…………

所以,他们为这个社会的统治者所不容!所以,他们出事的多!

第二、我怎么认识他们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会出现在这个社会最需要发声与光亮的地方,如果你在,我也一样会认识你,我的朋友!

第三、作为正常生长的单个个体来讲,我与我的家人并未受到我们此刻这个社会上公认的不公平对待,我安心工作可稳定,父母乃朴实农民。只有一点:追求迁徙自由、言论自由与免于恐惧的自由乃天赋人权,这些不需要我受到不公平对待之后才去追求!

……

我并没有古道侠肠,这个社会时刻充满着危机,我也不是上了砧板才会叫的猪,如若不能给我的子孙后代创一片公平自然的环境,纵赚得天下财富亦逃不脱走兽绝迹的命运,我以爱的名义存在,我懂我亲爱的朋友们,我的朋友们懂我!

本文发布在 公民立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