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胡耀辉律师:一分钟和八小时的真实故事——权力与权利之争

2019年11月4日上午九点,我在广州天河区东圃汽车客运站乘车,在检票口遭遇天河区巡警大队的三名辅警违法检查身份证,被我拒绝,之后拦住去路不让检票,双方发生推搡后我检票进去,看到一辅警带警察过来,声称要检查身份证,我把身份证给他,他让辅警检查完后返还给我证件。辅警称我抗拒执法推了他,然后我就和警察争辩辅警没有执法权,但警察以我不配合执法推搡辅警为由,强行把我押解到警车,在警车上辅警对我殴打让我跪下,但我并没有跪下,在警车上继续和警察争辩时,他让辅警反锁后背给我带上手铐,被强行带到黄村派出所,并污蔑我抗拒执法,关押在办案区,强行搜身、尿检。

中午13:00左右,一个自称广州市司法局律管姓丁的人给我打电话,称我在推特上发表警察安检事件,我称从来没有上过推特,也没有推特账户,更不可能在推特上发表任何信息。然后我就向他求证这个信息哪里来的,开始称他人看到的,我说上推特翻墙是违法的,你要去报案追究上推特的违法行为。然后又改口称是有关部门告诉他们的。我就问什么部门可以上推特,他不说了。然后向我核实是否被警察盘查的情况,我说你们通过一个外国私人网站了解信息,而不向公安机关了解情况,不觉得荒唐吗?他坚持非要问我是否有这件事,我也回复他:与执业有关的事情我可以答复你,与执业无关的事是私人事情,若你们想了解,可以向有关部门核实。

回到家手机充电。补记:上午被带到了黄村派出所等待后,里边除了我还有一个涉嫌吸毒人员,经了解是吸食冰毒,期间一个警察过来在我坐的旁边地下捡到一个塑料袋装着白色类似药片的东西,他就问那吸毒人员是不是他留下来的。吸毒人员称不是的。然后警察对我说派出所要按照程序做检查搜身、按手印脚印、拍照、尿检。我不同意,我说你们没有调查核实就先检查是违法的,我是行政治安违法还是刑事违法要走这个程序。他们说只要进到办案区都要做这个程序。但要把我的手铐打开后才能做检查,在我强烈要求下,一个警察用自己手机拍照后我才同意打开手铐,之后强行给我进行搜身和搜查物品,看到我的案卷发现我是律师。在搜查我的外套时,警察要我自行把口袋物品拿出,想到刚才警方地上捡毒品的一幕,如果陷害我携带毒品岂不麻烦?我拒绝自己拿出   让警方拿。之后又要求尿检被我拒绝,警方也不再强行要求。继续关押在办案区到12点后,把我带出办案区到大堂外的一个调解室。中午给天河督察留言投诉,下午黄村派出所和天河区巡警大队自称领导来给我协调,首先给我做了笔录。巡警大队领导给我赔礼道歉,谈和解条件,但也找了很多辅警辛苦、压力大等诸多理由。我提出三点,一是辅警没执法权,违法检查身份证件,非法阻拦公民行动自由。二是警察到来后,我已经配合检查出示身份证,警察仍以我抗拒执法为由强行暴力将我押到警车上,辅警在警车上对我实施了殴打、谩骂、甚至要求下跪的人格羞辱,事后警察不惜以自残方式说我对他实施暴力袭警,造成他手指流血。第三,在我与警察理论过程中,警察让辅警强迫给我带上手铐是违法使用警械行为。警方提出道歉给予误工费等经济赔偿,并带我检查身体。我要求惩处违法执法人员,给我带手铐的照片,执法的一名警察和三名辅警要亲自道歉,赔偿我车票损失。在这期间,天河公安督察再次给我电话记录了投诉情况。我没去检查身体,按照警方要求写了放弃检查身体的申请书,当时确实没感觉,只是一些皮外擦伤和脖颈疼痛,但回来后才感觉胸腔有压迫感,兴许是在警车上辅警压迫我后背造成的。最后我就提了一个条件,只要带手铐的照片,他们就是不给。最终只是执法人员给我道歉了事。之后警方以给我赔偿误工费为由但要我写谅解书,被我拒绝;又称可以赔偿不用写谅解书,再被我拒绝,我只要照片;警方又称这件事是我造成了很大影响,要求我删除微信朋友圈内容,我说只要把带手铐照片给我,我就答应你,显然他们不同意。我一再让步,警方一再得寸进尺的要求,最后看我态度坚决,知道我也不会再妥协,就派人带我去东圃客运站,此时已经是17:45。此时已经耗费了8个多小时,带到车站后,警察给我转了33元的车费损失,至此事件结束,但警方表示还会事后和我联系,告诉我处理结果。如果我明天出差身上被发现毒品,绝对是今天警方对我的诬告陷害。

今天非常感谢很多朋友、律师,联系我,加我我微信,给我打电话,是你们维护了我让我得以解脱,很多知道名字的不知道名字的,专门为我写了篇文章的律师朋友,以及在一个外国私人网站发布信息的朋友,虽然我们从未谋面,但我内心感受到你们的热情真心和对我的无私帮助。还有很多朋友转发信息,正是你们共同的关注努力,才让警方不敢过多的为难我。是你们维护了法律,再次谢谢默默转发的朋友!

胡耀辉律师2019年11月4日晚

本文发布在 公民纪事.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