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四新博士重获自由 西域武僧失联已久吁关注

@杨海:【大家别忘了武僧还在牢里】西域武僧名马强 ,月盛斋后裔,他多才多艺,亦文亦武,急公好义,收留八方来客,他行侠仗义,从鸡西到曲阜,都冲在最前头!他从5月18日羁押在武汉市江岸区看守所一直无新消息,受过他帮助/认识他的朋友们,别忘了关注@武僧少尉

@北极星:时至今日,中国的政治精英本可以是非常幸运的一群,现有体制已积累足够多的恶例,他们只要稍微做点事,比如在任内废除千夫所指的劳教制度、建立民心所向的官员财产公开制度,便足以让他们因此建功立业,留下不朽的名声。遗憾的是,在最近这些年,无雨点亦无雷声,许多人虽然身居高位,却并没有珍惜历史给予他们的机会。至于社会精英,他们当中不乏有心推动社会建设甚至政治变革者,但又不得不在现实的羁绊下踌躇不前——就像河南企业家曹天所遭遇的困境一样,当他宣布竞选郑州市长,得到的教训是他的企业很快被当地税务部门罚税三四千万。

@子立:今天见到了胡石根老师,他精神头不错。问到伙食胡老师说自从他到的第二天全体伙食都改善了:早晨有鸡蛋和牛奶,每周有一顿水饺。其他在押人说原来一年才能吃一顿饺子。如果不是一看的所长发善心的话,就是为了故意给胡石根等人造成假象。要么是胡政治犯开始令人尊敬,要么是他们要给自己留后路。

@葛永喜:久不看新闻联播,刚看到有则新闻说各地开放异地高考,但朋友们,你们知道吗?这个政府把许志永、丁家喜、赵常青、张宝成等这些争取异地高考的人关在监狱中,若不是他们的争取,异地高考不知道要到何时才能放开,大家为这些优秀的公民祈祷吧,你们的祈祷就是对这个疯狂政府的谴责。

@刘四新博士:感谢兄弟姐妹惦记!2日又遭设计、构陷、钓鱼,被昌平警方控制,3日晚被送海淀拘留所行政拘留5日(昌平的行政拘留都放海淀),今早该出来,但近百十号人唯独留我一人不放,经外面朋友营救刚出来。抗议一天,16:40晚饭绝食,很饿,要了一碗羊肉烩面,一盘蛋炒饭。

@喻培伦大将军老乡:【大家别忘了武僧还在牢里】西域武僧名马强 ,月盛斋后裔,他多才多艺,亦文亦武,急公好义,收留八方来客,他行侠仗义,从鸡西到曲阜,都冲在最前头!他从5月18日羁押在武汉市江岸区看守所一直无新消息,受过他帮助/认识他的朋友们,别忘了关注@武僧少尉

@斯伟江律师:我拟接受浦志强夫人的委托,准备于明天下午和另外一位辩护律师,一起去北京市公安局下属北京市第一看守所申请会见浦志强,据了解,浦的代理律师多次申请会见,均被看守所以警察正在提审为由,拒绝会见。刑事诉讼法及公安部的办案程序规定,均明确规定,律师三证齐全,看守所应当在48小时内安排会见。没有其他理由剥夺会见权。辩护律师真诚希望北京作为首都,应该起到守法首善之区,严格遵守法定程序,也使习主席的让每一个案件都感受到公平正义的话,不在首都落空。

@渔夫打新狼: 【赵枫生案开庭通告】原定于明天「6月10日」上午10:00在衡阳县法院公开审理的赵枫生煽动顛覆国家政权罪一案,开庭地点改为衡阳市中院第六法庭,开庭日期改为6月10号上午9:30。辩护律师为刘卫国、陈以轩。

@张培鸿:新余刘萍、魏忠平、李思华案,开庭结束已经半年,将于近期宣判。今天到分宜县看守所会见,所长在律师会见室空闲的情况下,坚持要48小时内安排。并表示只有这个案子需要这样,但不能解释我上次开庭前会见也未预约。联系刑庭庭长,他说不能干涉看守所的规定。看来对“新公民运动”,有关部门确实很重视。

@陈建刚律师:西域武僧马强案:江岸区分局电话通知不批准会见,已定本周五或下周一再去武汉,张俊杰律师

@自由:#异地高考#今年全国有5.6万考生实现异地高考,俨然党和政府又为人民群众办了一件好事。可有谁知道,这却是为实现教育平权,异地高考努力多年的许、志、永,王功权等人聚众扰乱社会罪一大罪状,许博士被判4年,王功权被取保候审。每一个社会进步都不是来源于某组织的恩赐,而是源自一批人的努力抗争。

@隋牧青律师:他05年介入太石村维权而被吊销律师执照,系中国因维权被吊照第一人。他发起“非暴力不合作”运动,多年来历尽艰辛,矢志不渝!茉莉花期间被秘密关押数月。他一直主张并推动废除户籍隔离制度、普惠制养老、583工作计划。他是唐荆陵律师,因其公义而被当局以寻衅滋事罪刑拘关押于白云区看守所。诚请海内外朋友高度关注!

@刘军宁:【人祸与辩证法】在中国,辩证法的贡献,就是让政治家犯更多更严重的错误,让民众学会诡辩,并用相对主义来诋毁与消解一切价值。要想诀别唯物辩证法,最有效的方法之一,就是按垃圾分类的要求,对主观客观全面片面唯物辩证的字眼,进行处理!

@广州区伯:今晚睡不着,想说的就是“请不要再说欢迎监督了”。这样的谎言说多了,就会成为笑话!监督?用什么去监督?权力在你手里,怎样去监督?你掌控着媒体,又怎么去可以监督?在权大狗凶的环境里,又有多少人敢去监督?监督就要被挨打受骂,这又如何去监督?连一个管理制度都成为秘密,市民又怎么样去监督?

本文发布在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