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议会选举 香港的“民主练习曲”

香港执业大律师刘伟聪(左)参选九龙深水埗又一村区议员,站在街口发放竞选传单。(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李宗翰摄)

香港执业大律师刘伟聪(左)参选九龙深水埗又一村区议员,站在街口发放竞选传单。(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李宗翰摄)

香港区议会选举将于11月24日举行。香港基层选举过去并不受关注,但在今年反送中运动后,全港18个行政区、452个选区首次出现所有选区都至少有2人角逐的竞争局面。港人参政热情空前高涨,东方之珠演绎着民主练习曲,能否顺利唱响?又遇到哪些困难?

大律师放下身段 学习民主第一课

炎炎烈日之下,香港执业大律师刘伟聪依然穿着西装背心,站在社区街口发放竞选传单。他在法庭上是滔滔雄辩的大律师,现在正学习弯下腰,请求选民在即将举行的香港区议会选举中惠赐一票。

刘伟聪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学习放下身段,是他参与民主的第一课。面对选民拒绝,一开始他脸皮薄、难为情,但是熟能生巧,练习几次,他已经可以淡然面对。

五十岁知天命的他谦虚地说,自己替 “反送中”运动里年轻的示威者帮忙义务辩护,不算什么。他说,是这些勇敢走上街头争取民主的示威者,激励了他,也让自己找回和香港这座城市血脉相连的情感,没有移民出走。

香港执业大律师刘伟聪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学习放下身段,是他参与民主的第一课。(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李宗翰摄)

香港执业大律师刘伟聪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学习放下身段,是他参与民主的第一课。(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李宗翰摄) Photo: RFA

尽管刘伟聪深知,香港现行体制下,就算当选区议会议员,也无法改变什么,但这一场选举,结果却对香港的未来很重要。

刘伟聪:“香港早已过了但求温饱、但求吃饭的发展阶段,尤其是过了这个炎热的夏天,我们应该重新思考,一直以来“保皇党”的那套,就是因为我们遵从他们的玩法,才导致今天的情况。我们一定要从宪政上的权力分配改起,如果我们这一代看见这些暴政继续蔓延下去,下一代都没有未来,所以,我想跟选民说,无论你现在是什么颜色都好,将来希望下一代能看见彩虹。”

刘伟聪的选区是九龙岛的深水埗又一村,这一带是香港相对富裕中产阶级的居住地。外界多认为,这一区选民偏好稳定,刘伟聪要出线,会是场硬战,但他并不担心。

记者从政 李家伟盼“反送中”能量改变香港政治生态

今年二十三岁、曾任香港独立媒体记者的李家伟,也从自己的社区开始践行民主。他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访问时说,不论身份如何转换,他希望自己能试着为香港的民主发展做些什么。

李家伟:“记者是一个观察者的身分,以前我当记者的时候,可以看到很多历史性的画面或时刻,而从政就是实际的参与者,希望我能把这场运动的能量,带到改变香港的政治生态里,希望透过选举,让香港市民了解,民主是什么,让区议会真的能发挥功能。”

香港前记者李家伟从政,希望把“反送中”运动能量,带入改变香港的政治生态。(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李宗翰摄)

香港前记者李家伟从政,希望把“反送中”运动能量,带入改变香港的政治生态。(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李宗翰摄)Photo: RFA

半民主?假民主? 港式选举要政审惹议

在“一国两制”之下,香港的主要选举包括区议会及立法会议员的选举,由合格的香港选民投票选出,但候选人须经资格审查。今年就首次要求所有参选人要签署拥护《基本法》及支持香港特区政府的声明。

刘伟聪和李家伟的参选资格都已获确认。香港特区政府公告,10月24日将举行各选区候选人说明会并进行号次抽签。但是,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至今参选区议会议员的资格,仍未定案。

黄之锋虽然曾因参与雨伞运动遭判藐视法庭罪入监3个月,但按相关规定,他应可参选区议员。不过,选举委员会负责人却要求他澄清他的政治观点,问他是否认同香港众志“民主自决”的主张。因此,他的参选资格迟迟未定。

一旦黄之锋被剥夺参选资格的“DQ疑云”成真,恐又引发抗议者和港府之间新的对峙。

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美联社)

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美联社)

刘伟聪希望“美丽岛事件”不要在香港重演

曾在英国伦敦政经学院念博士的刘伟聪,对较早展开民主化进程的台湾比较熟悉。如果“美丽岛事件”是台湾民主化过程的转折点,他不希望香港经历台湾曾经的艰辛。

刘伟聪:“很多美丽岛律师,到最后都纷纷关进监牢了,我可不希望香港最后会发生这样的事,这会让我很恐惧,我不希望香港发生这样的事,也不希望自己会遇上。”

1979年12月,台湾《美丽岛》杂志社成员为主的党外人士为争取民主而发起游行,遭到国民党政府的镇压,多名参与者被判刑入狱。

根据港府的信息,截止登记最后期限10月17日,共有1104人报名,角逐452个民选区议员席位,而这次约413万香港合格选民中,新增选民将近40万人,其中近一半人年龄在19岁至35岁之间。

现在离区议会投票只剩下一个月的时间。香港反送中运动,还会给区议会选举带来什么冲击?特区政府选举管理委员会日前在声明中特别说,要为“可能出现的突发情况”,制定应对方案,希望这不会是将香港民主练习曲,唱为变奏曲的前奏。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公民纪事,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