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兵:世界互联网大会就是“高级黑”

10月20日到22日,浙江乌镇举行了第六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但极具讽刺意味的是,这种“举世瞩目”的会议,由网络自由度排名倒数第一的国家——中国主办,造成的客观效果只能是中共一心要禁止的“高级黑”。

中共中宣部长黄坤明在开幕式上声称,中共将“推动网络空间的发展开放”。但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现场人士需要使用VPN翻墙才能浏览被中共封锁的脸书、推特和谷歌等国际常用网站。

中共在创办世界互联网大会的2014年,就生造“互联网主权”一词,并试图把这一概念推广到全世界,但被欧美等民主国家拒绝。但中共没有“收手”,一直把国内实施的网络管控扩张到国外,试图打造“数字极权”的全球同盟,在全世界范围内推行数字极权模式,对开放的互联网构成威胁,帮助专制政权巩固权力,阻挡全球民主进程。

中共对网络的管控,在全世界范围内是最严厉、最全面的,监控技术精准而且高效。其他专制国家也有和中共一样管控网络的需求。根据人权组织“自由之家”(网络自由度指数的发布者)报告,已有36个国家接受了中共的信息管控培训,至少18个国家引进了中共的高科技监控技术。

第六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的与会者多数来自非洲和东南亚国家,所谓最权威的来宾大多来自巴基斯坦、东帝汶、伊拉克、阿富汗等国,不见欧美国家领袖。美国网络科技巨头从去年开始也不再派重量级人物出席。

自由世界逐渐认清了中共控制网络的野心并对中共开放网络管控不再抱有希望。脸书(Facebook)的创始人扎克伯格曾极力讨好习近平、讨好中共,在雾霾严重的北京跑步、在案头放上《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现在他明白了,中共不可能开放网络,不可能允许Facebook进入中国。

扎克伯格10月17日在乔治城大学发表演讲,第一次公开批评中国对互联网的审查违背言论自由的价值观,表示Facebook等公司如果不去维护言论自由,中国式的互联网审查有朝一日就可能成为全球的准则。

就在不久之前,推特(Twitter)、脸书、谷歌(Google)下属的油管(YouTube)关闭了大量由中共官方主导的、散布关于香港反送中抗议的虚假消息的账号。这是美国网络巨头第一次正面对抗中共的网络水军。

火箭队总经理莫雷(Daryl Morey)10月5日发的一条“为自由而战,与香港站在一起”的推文,引发一场从网络到大众娱乐的强烈反应。中共早就把言论审查的黑手伸到国外,主要通过经济力量对国外的言论进行控制,对莫雷支持香港的言论中共再次故技重施,企图让莫雷及NBA屈服。但这一次,中共遇到了强力回击,并引发了全美反对中共的一波舆论大爆发。   

中共很清楚言论在社会影响中的关键作用,并很清楚言论自由对其专制统治带来的直接威胁,也很清楚网络对言论自由带来的巨大传播效果,因此不断强化网络监控、强化言论审查、强化社会管控,中共把中国网络变成局域网,把中国变成一个大监狱。

和网络自由度想对应的,中国的新闻自由度(无国界记者组织发布)在180个国家中名列177位(倒数第四),民主指数(《经济学人》杂志社发布)在167个国家中排名130位,经济自由度(美国智库传统基金会发布)在180个国家中排名110位。这就是“厉害了我的国”的真相,这就是中国作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对世界的“贡献”。

更具讽刺意味的是,“世界互联网大会”出自鲁炜(时任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任)的“创意”。这个被称为“有权决定亿万网民看什么”的鲁炜还入选过《时代周刊》2015年“百位最具影响力人物”。他的影响力和”完美形象“就是依靠网络管控、言论审查维持的。但在被“组织审查”之后,他瞬间就成为一个龌蹉不堪的人。

如果有一天,中国的网络自由度从倒数第一变成排名第一,中国才是真正的强国。一个网络自信,绝对胜过“四个自信”。

公民:肖兵
2019年10月23日

中国公民运动网特稿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