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度才:现实版蝴蝶效应

蝴蝶效应源自1961年美国气象学家爱德华·洛伦兹用电脑模拟计算大气变化时的发现。经典的说法是:“一只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以在两周以后引起美国得克萨斯州的一场飓风”,意指在复杂的非线性系统中,初始条件的微小变化可能带来整个系统的长期的巨大的连锁反应。

蝴蝶效应在社会学上用来说明,一个微小的事件,如果不加以及时地疏导、调节,可能会给社会带来非常大的危害,戏称为“龙卷风”或“风暴”;一个微小的事件,如果有合适的条件,经过一段时间的变化,将有可能会产生颠覆性的后果,或称为“革命”。

现实版的蝴蝶效应就是香港的反送中运动。

2018年2月17日,香港男子陈同佳杀死女友后逃回香港,香港警方不能以谋杀罪起诉,也不能引渡到台湾,这一司法互助漏洞引起了广泛的讨论。2019年2月,香港特別行政区政府针对这次命案,推动《逃犯条例》修订草案,表示修订条例的目的在于填补司法漏洞,避免香港成为“逃犯天堂”。

《逃犯条例》修订草案引起担忧与反对的内容是,允许将香港的犯罪嫌疑人引渡至中国大陆受审。香港工商界、金融界、学术界、媒体界、法律界等多个行业均提出反对意见,认为修例削弱在“一国两制”框架下香港的独立司法地位,担心“铜锣湾书店事件”的非法绑架行为“合法化”,导致“任何身在香港之人,均可能被送至中国大陆接受刑事调查及审判”,反对将《逃犯条例》当作压制不同政见的工具。

特首林郑月娥采取了非常强硬的立场,由此引发了市民不断扩大的愤怒情绪。在2019年3月和4月,民间人权阵线两次发起示威遊行。6月9日,民阵再度发起遊行,参加市民过百万。6月16日,民阵发起更大规模的游行,参加人数近二百万。7月1日游行期间,部分示威者占领立法会大楼。8月18日,民阵再度举办流水式和平集会,参加人数过百万。9月4日,林郑宣布撤回《逃犯条例》修订草案,但一个月之后,林郑以“止暴制乱”為由,宣布引用《紧急情况规例条例》制定《禁止蒙面规例》,引起更激烈冲突。

香港发送中运动的影响逐步扩张到全世界。

10月5日,美国NBA火箭队总经理达里尔·莫雷(Daryl Morey)发出一条配图推文:”Fight For Freedom. Stand With Hong Kong.”(”为自由而战。和香港站在一起”)。接下来,火箭队老板费尔蒂塔(Tilman Fertitta)、NBA总裁肖华(Adam Silver)、NBA明星詹姆斯(LeBron Raymone James)都被卷进争论中。在中共官媒的煽动下,内地掀起反NBA的狂潮,中国大批企业和大量“爱国粉红”以另类的方式卷入到反送中运动。如同在一场大革命的过程中,每个人都会选择自己的立场,选择自己在对垒时的阵营。

10月15日,美国众议院全票通过了三个与香港有关的议案(《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保护香港法案》、第543号决议案 ),显示在民主国家已经形成整体共识:支持香港,反对中共。

全世界最具个人影响力的人是谁?是川普?不是。如果川普不是美国总统,他绝不会有那么多的Twitter粉丝,川普现在的粉丝数为6593万,在政界可谓独占鳌头。但和YouTube主持PewDiePie相比,还差了一大截,PewDiePie的YouTube订阅用户超过一亿(101M)!PewDiePie在10月16日日的视频中表明:“Fight For Freedom. Stand With Hong Kong”,还恶搞了习近平。

从默默无名的陈同佳到顶级主持PewDiePie,每个人都处在一个巨大的社会系统中,每个人都可能成为一个巨大链式反应的源头,也可能是链式反应的一个环节——可能为链式反应刹车,也可能为链式反应加速。结果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一个普通刑事案件,引发了一场全新的革命。
这是习近平一心想防范的“黑天鹅”,但“黑天鹅”来了。2018年2月17日,一个普通人头脑中的一念之恶,杀害了女友,就像一只蝴蝶扇动了一下翅膀。就在2019年1月17日中共宣称“要以防范抵御‘颜色革命’为重点,坚决打好政治安全保卫仗”的时候,蝴蝶翅膀扇起的涟漪已经扩展开,在所有人的不知不觉之中,波及到香港、中国、世界的政治、经济乃至大众娱乐等各个方面。

如果陈同佳没起杀人恶念,如果中共与林郑不想在修补法律漏洞的时候夹带“送中”的私货,意图加强中共对香港的控制,如果他们能尊重民意,及时撤回修例,如果他们不包庇恶警,防止警察恶行泛滥,如果他们不勾结黑社会,如果他们能反躬自省,不要推出另一恶法,如果他们稍有自知之明,不要把恶手伸向外国打压言论自由……,香港局势不会是现在的样子。可惜,假设并不存在。他们惯于使用不受任何约束的权力,毫不在乎普通人的权利和反应,企图让世界按他们的意图运转。但这是不可能的。他们无所顾忌的作恶,其本意是镇压抗议的民众,但实际的效果是在为这场运动增加新的燃料,所呈现的局势和他们的意图完全相反。

为什么专制政权防范不了“黑天鹅”最终必然走向崩溃?复杂的社会,就是一个非线性系统,保持稳定的基础在于社会主体的权利均衡,也就是说,每一个人,无论默默无闻还是声名显赫,无论是平民百姓还是高官显贵,权利完全平等,由此构建的社会才能保持稳定,比如在成熟的民主国家,就没有导致政权颠覆的“黑天鹅”事件。相反,在专制社会,少数人享有特权,普通人的权利被剥夺,甚至连正常说话都非常困难,没有批评就意味着正常或合理的反应机制被阻断,专制统治者刚愎自用、连续不断地作恶就会“成功”地加速微小事件所引发的链式反应,这种链式反应会反过来吞噬专制者,专制者将自己吞下恶果。

一个普通刑事案件的“蝴蝶”,让香港再也回不到过去。“光复香港,时代革命”正在开启香港新的未来,开启中国新的未来。

公民:范度才
2019年10月18日

中国公民运动网特稿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