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平:香港中大段崇智校长的面具

在一幅漫画上,那个叫林郑月娥的人说:”根据新的法律,每个人都应该摘下自己的面具。”于是他摘下了自己的面具,露出了真相–人们早就猜到了,他就是习近平。

但是,要猜想香港中文大学校长段崇智是谁的面具,或者说他戴着谁的面具,就相对困难一点。本周四,段崇智校长与近700名学生和校友对话,被追问是否支援被捕学生和谴责警暴,他却满嘴官腔,还称大学不适合讨论政治。在活动上,中大吴姓女生摘下口罩,公开控诉警察在拘捕与扣留期间,以性暴力对待她及性侵犯其他被捕者。她要求校长鼓起勇气谴责警方。段崇智则重申会谴责”所有暴力”,被称为”录音机式发言”,没有人性。

“录音机式发言”就是给声音带上面具的另一种说法。那么段崇智校长自己的声音在哪里?有报道说,经学生谴责、痛骂和围堵之后,段崇智闭门会见学生,在聆听学生被捕经历后落泪,并承诺发声谴责施暴警察。

一群中大教师、职员和学生发起联署声明《吴同学,我们与你同在》联署,谴责警察暴行,支持吴同学寻求公正,”我们也恳请段校长和大学管理层,在面向社会时谨守大学的道德责任,敢于向不公义说不”。截至发稿时,联署人数已经多达教师312人、职员430人、学生6735人,俨然已是一场规模宏大的网上抗议运动。

公开对话的冷血反应和闭门会见的真诚落泪,哪一位是真实的段崇智校长?他为什么戴着面具?一种常见的面具是,那是他的职务行为。那么问题是:为什么他履行职务时需要带着冷血的面具?

曾经备受称赞的香港警察,为什么堕落得如此之快?其滥用权力、侵犯人权的程度直追中国内地警察,已经内地化到相当可观的程度。从这一点上说,段崇智校长显然还要继续努力。

“人民警察忍辱负重”

前不久,北京大学多名学生因为支持劳工维权而失踪,校长的反应是以党委的名义发出警告,要求学生不要散布”反动言论”,否则必须为”挑战法律”承担责任;并通报说,失踪学生是跟”非法组织”有合作关系,意思是罪有应得。

不难判断,北大这些失踪数月没有消息的学生,受尽警方各种非法暴力,包括精神与身体的凌辱。假如她们希望公开控诉,请求校长谴责施暴警察,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首先,根本不可能有这样一种形式的对话。尤其是面对香港反送中运动这种被定义为”大是大非”的政治问题,学校要做的事情是千方百计阻止学生上街,强烈谴责上街学生及其”幕后黑手”,开除坚持抗议行动的学生,配合警方抓捕他们,并威胁所有的家长,让他们管住自己的孩子,不要被”反华势力”利用,否则严惩不贷。

在完成上述一系列镇压任务之后,也有可能校长需要做一场维稳的亲民秀。校团委、学生会和辅导教师那就忙起来了,加班加点地安排布置,挑选绝对服从而且善于表演的学生来提问,把可能捣乱的学生都拦在门外。活动中,有学生声情并茂地讲述人民警察如何忍辱负重,舍己为人,全场听众感动得泪流满面。

假如仍然有一个心怀不轨的学生混进现场,企图揭露真相,控诉警察暴行,她可能马上被抢走话筒,活动组织者对她的捣乱非常愤怒,让保安将她立即拖出会场。由于这是涉及到”国家统一”、”主权完整”等最高级别政治敏感话题,这位同学很有可能从此长期失踪。

“段校长,我们与你同在”

尽管网络审查空前严厉,草木皆兵,但是这个插曲仍然像是长了翅膀,飞进了社交媒体。这时候,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网络水军派上了用场。这位女生的个人隐私和家庭背景遭到大起底,原来她从小娇生惯养,小学就被记过处分,初中就开始早恋,高中就和白人男友上床,大学更是”绿茶婊”、”社运婊”、”寻衅滋事婊”、”颠覆政权婊”……美国民主基金会不惜重金收买,请她来进行这一场出卖灵魂的捣乱表演。现场还安排了可以躲避审查的视频拍摄,否则怎么会立场传到网上?

千千万万的网民群情激愤,用尽各种脏话辱骂威胁这位勇敢的女生。当然还是有很多人不相信这套污名抗议者的鬼话,谴责校方与恶警同流合污。这时候,成堆的校友站出来了,义正词严地坚决支持祖国统一,维护母校尊严,”犯我母校者,虽远必诛!”还发起《段校长,我们与你同在》联署–截至发稿时,联署人数已经多达教师312人、职员430人、学生6735人。

我知道中大的师生以及其他香港人大多不愿意这样联想,认为这种比较意义不大,因为香港的高校不可能变成像内地一样。正如,如果十年前我们假设香港警察会像内地同行一样滥用警权,随意拘捕,刑讯逼供,虐待和凌辱在押者,恐怕也不会有人相信。

我想强调的是,前文所述林郑月娥的面具和中大校长段崇智的面具,并不仅仅是一个比喻。它同时也道出了另外一个事实:蒙面抗议与权力的关系–当抗议者摘下面具,面对的却是当权者的另外一付面具,而且以冷血面对需要保护的弱小,禁蒙面法自然就失去了合法性。

转自:DW

本文发布在 反送中, 自愿捐赠.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