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即晚期,出狱就死亡”成定律 良心犯医疗权被夺致死案频发

在押良心犯重病被剥夺医疗权利,不能保外就医导致死亡的事件频繁发生。其中,揭露中共贪腐问题的维权人士曹顺利患数病未得到医治,其亲属曾一再恳请保外就医,直到她陷入昏迷才被许可,送医数日后即病故;诺贝尔奖获得者刘晓波在监狱期间被诊断出肝癌晚期,保外就医一个月后即病逝;异议作家杨同彦(笔名杨天水)的律师多次为其申请保外就医被拒,病故前3个月才获准保外就医;现在仍在狱中的维权人士黄琦、姚文田均身患重病,他们的家人均多次申请保外就医未果。

近期,中国律师江天勇虽获释却无法自由就医的事件被媒体报道。中国维权律师覃永沛接受自由亚洲访问时,质疑中共严控江天勇及不允许其就医,是因为中共想清除他,并掩盖早前对江天勇的酷刑和迫害。

中国在2016年9月公布的《中国司法领域人权保障的新进展》白皮书中宣称,监狱、看守所“为在押人员建立医疗档案,配备驻监狱、看守所医生并每日在监室巡诊,对需要出监狱、看守所就医的在押人员及时送当地医院治疗”。

但很显然,包括因宗教信仰而被判刑的良心犯在中国无法享受这一权利。“发现即是晚期,出狱就死亡”几乎成了定律。有人质疑,拖延至重病,将死时才释放已经成了中共变相杀害在押良心犯的一种手段。

总部位于加拿大的政治团体“民主中国阵线”主席秦晋说:这样一类的政治人物、活动人士,中共即使不判他们死刑,也会让他们离开这个世界。

重病基督徒就医遭拒,被迫从事高强度劳动

赵明青(化名)是全能神教会的一名基督徒。全能神教会是中国最大的基督教新兴宗教团体,因发展快、人数多被中共视作威胁而遭到严厉镇压,是目前受迫害最为严重的宗教团体。

为避免自己及家人遭中共报复,赵明青要求匿名报道自己的故事。

赵明青因为信仰于2017年被抓捕、关押。一年后,他感觉身体不适,双脚浮肿、四肢无力,多次请求就医遭拒。

直到其他犯人向监狱方反映赵明青病重,狱警才带赵明青检查。当得到检查结果时,已被确诊为肝硬化,医生说病情非常严重,必须住院治疗,否则会引发并发症。但看守所的警员只让医生开了一瓶护肝片,就将其押回看守所。

在赵明青身患重病的情况下,中共仍以“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处其2年有期徒刑。

肝硬化病人过度劳累极易使病情恶化,但他每天仍被迫劳动长达12小时,每天还要强制军训3小时,背不会监规就罚站2小时。寒冬腊月洗冷水澡,吃残羹冷饭,他勉强支撑,常感觉两腿发软,头昏,呼吸困难。

无论病情如何,他每天只能得到四粒护肝片作为治疗。

因得不到有效治疗,加上高强度体力劳动使他病情迅速恶化,他几乎走不动路。一次,他高烧达40摄氏度,医生只给其输了一瓶消炎水,之后照常每天被迫工作12小时。

3个月后,他出现肝腹水,腹部积水异常。按照法律规定,患有这种病症的囚犯有资格获得保外就医。但他再次打了一瓶消炎水就又被送回车间干活,丝毫没有减轻劳动强度。

距离他刑满出狱只剩2个月时,医生告诉他,他的病情已经到了晚期,无法治愈。狱方为了保证他不死在监狱里,才允许他住在监狱医院治疗直到出狱。

由于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他的病情持续恶化,肝腹水无法排出,整个人四肢无力,呼吸困难,即便如此,他申请保外就医仍被拒,理由是“还没有达到死亡的程度”。

对于这位挣扎在死亡边缘的基督徒,中共仍多次逼他签保证书放弃信仰,直到赵明青刑满获释。

因被剥夺医疗权而死亡

河南省信阳市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刘士金,因信仰于2014年被判刑3年。警方被告知他病重却拒绝提供任何的治疗,致其病情加重。直至2016年6月,由于病情非常严重,监狱方才提前释放他,当时,刘士金已经到了一吃饭、喝水就吐的地步,经医生检查为胃癌,但因在狱中耽误了最佳治疗时间,任何医治均无效,获释4个月后病逝,终年71岁。

广东省的郑坤长因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被判刑三年,服刑期间患上严重的肠梗阻,但并未得到医治,导致其病情恶化。家人得知后申请保外就医,监狱方以信全能神是“特殊犯人”为由拒绝。2017年5月,郑坤长被获准保外就医时,由于病情严重,多家医院拒收,最终于2018年4月病逝,未满35岁。

四川省巴中市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唐勇军2004年被判刑5年。2006年3月,他在拘留期间病逝,期间多次申请就医,但一直没有得到医治,死亡时不满31岁。

转自;寒冬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