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人权纪事(2019年9月30日-10月6日)

编者:香港市民反送中的全民社会运动持续了四个月,本周五林郑突然宣布订立“禁蒙面法”并于周六实行,此举导致成千上万民众连续两天走上街头进行 “全城蒙面日”大游行。自6月9日香港爆发大规模反送中抗议至今,港府在罔顾民意、警权滥用、和平示威者遭到殴打抓捕、对话毫无诚意、无视抗争诉求、香港社会撕裂的情况下实施“禁蒙面法”,无异于火上浇油。

本周是中共建政七十周年,由此全国性的侵害人权情况较其他时间更为严重。侯多蜀、樊钧益、邓敏娜、项锦锋等公民因反对习近平阅兵及言论表达被行政拘留;王虹等人因访民身份在北京被绑架后刑事拘留;即使是良心犯的家属亦被列入“维稳”之列;各地几乎所有被列入“黑名单”的不稳定因素都受到监控、软禁、强制旅游。

就在10月1日,在广东劳工非政府组织“木棉社工”创始人、原北大社会学系硕士童菲菲被抓捕四个月之后,该组织宣布启动结束程序。童菲菲及北京“冷泉希望社区”负责人李大君,NGO负责人梁自存、李长江等人是2015年中共打压民间社会的少数幸存者,今年5月疑因“佳士工运”被抓捕,尤其是“长沙益能”三名工作人员被抓捕后,中共以“国家安全”的名义再次对NGO实行严酷打压,包括温和的、社会服务性的NGO亦感已无生存空间。

在香港社会民主运动目前陷入无解、中国大陆整个社会陷入“1984式管控”之时,中国的社会民主运动该如何走出瓶颈打破中共散播的恐惧,重新构建被压制得难于呼吸的公民社会?

一、反对习近平阅兵,湖南、四川公民被行政拘留。中共七十周年阅兵,在严厉的全社会管控之下,仍有公民不畏强权和打压公开批评中共在十一期间劳民伤财,反对中共当局耗费税人的血汗搞大阅兵。湖南公民樊钧益(网名铁子)等人因抗议中共举行的“大阅兵”活动,标语内容为 “坚决反对当局大阅兵,费纳税人血汗民生不安”;“穷兵黩武,古有惩戒,内张爪利,外失度衡”,樊钧益被以“扰乱公共秩序”为由行政拘留15天,邓敏娜被以同样理由拘留5天。另外,9月29日四川省南充市网名为“24K纯帅”的公民(戚某,24岁,四川阆中籍人士),因在网上发布“精日”言论及就国庆阅兵多次发表不当言论被行政拘留7天。

为了严防出现任何反对的声音,继知名知识分子贺卫方、郭于华等人的微信被永久封号后,再有人权活动人士郝劲松、李蔚、李静林、华春辉、卢廷阁等人的微信被封杀,而大多数被中共列入“黑名单”的民运人士、维权人士几乎都被限制人身自由。

二、四川民运人士侯多蜀因网络言论被行政拘留。中共建政七十周年前夕,再有公民因网络言论受处罚。在中共“共和国授勋仪式”后,侯多蜀就受奖者、90岁的全国人大代表申纪兰“授勋”之事在微信上发表评论。9月30日下午,达州警方上门强行将侯多蜀微信朋友圈的评论内容删除后,将侯多蜀从家中带走,被指“辱骂他人”行政拘留10天,关进达州拘留所。

侯多蜀行事低调,因六四坐牢8年外界鲜少人知,出狱后二十余年来,一直受到严密监控,没有稳定的工作,但信念不改。因关注狱中的良心犯及家属,纪念六四,抨击时时弊而多次被传唤。在中国大陆,不乏像侯多蜀一样的民运人士,他们数十年来为推进中国民主事业而默默耕耘。

三、福建项锦锋被拘留9天 山东杨林派出所内遭殴打。9月24日失踪数日的福建龙岩公民项锦锋已证实被拘留9天,其理由是“散布谣言”。山东维权人士杨林在派出所遭到警察殴打。

9月25日开始,多位网友发出消息,透露福建龙岩公民项锦锋失联一事,称其很可能被当地警方抓捕。今天项锦锋亲友证实,项锦锋于9月24号被抓,当地警方以“散布谣言”为由将他行政拘留9天,关押在龙岩市连城县拘留所。另有山东民运人士杨林10月1日被警察强行带到辖区派出所,并被强迫在电视上观看昨天在北京举行的阅兵直播节目,期间杨林说了句:“习上回阅兵用左手行军礼,这回阅兵不行礼了。”立马遭到看守他的警察打了一巴掌。

强制旅游、违法限制公民人身自由、构陷一个理由或罪名将公民非法关押,这已经成为中共当局近年来打压异见人士的常规手段,尤其在所谓的敏感时期,公民基本人权被侵害的情况非常严重。

四、十一中共庆典,湖南维权人士王虹在北京被绑架刑事拘留。中共建政七十周年,表面上“全国一片欢腾”,然而,中共除了在全国范围严控之外,更对前往北京的维权人士非法绑架抓捕。10月1日,湖南省株洲市维权人士王虹在北京被当地政府绑架后押回当地,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关押在株洲市看守所。

做为遭遇强拆的维权抗争者,这已经是王虹的私有房屋自2015年遭遇强拆而维权以来第14次被拘留,其丈夫谭文武也曾因遭遇强拆而维权被拘留。

五、中共庆典变成反抗者灾难日 杨绍政被控制 王译外出遭拦截。中共十一期间,各地反抗专制的公民各项基本人权受到侵害。河南人权活动人士王译(本名程建萍)在外出时被拦截,贵州大学前教授杨绍政被地方政府控制在政法委限制人身自由及通信自由。另外,江苏省昆山维权人士王和英前往北京途中,在检查站查验身份刷脸时被警察拦截;10月1日上午,上海维权人士葛开英在北京大街上被绑架押回上海,被控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杭州民主党人朱虞夫在外出时被警察定位强行带回家中,直到现在仍被上岗软禁家中,不知何时才能恢复人身自由。

上述人权侵害个案数不胜数,有维权人士评论称,中共的庆典日变成了中国抗争者的灾难日,除了大陆反抗者被剥夺人身自由及言论自由外,香港市民走上街头的社会民主运动在中共庆典当天,警察用实弹射击抗议的市民,造成一名中学生胸口中弹。

六、良心犯坐牢 家属受株连被逼迁、限制自由。广东劳工维权领袖孟晗自8月30日傍晚被警方抄家带走至今,家人未收到任何法律文书,其父亲也因孟晗被抓捕而遭到逼迁。9月10日警察到孟晗的家中勒令房东与其父解除租赁合同(租约是五年才刚满一年)。在一份预先拟定的协议中指孟晗在房屋内实施犯罪活动被刑拘,因而合同失效。孟父坚拒解除合约,当日便被停水停电;长沙富能NGO法律机构负责人程渊等三人被抓捕以来,三名当事人不仅被禁见律师,程渊的妻子施明磊虽与案件无关,却被监视居住,冻结银行账户,尤其是十一假期期间,施明磊及女儿被禁止离开居住地深圳。警方还威胁其监视居住期间不得发信息,要立即撤下,“ 不要给自己造成困扰”;北京人权律师余文生因发布“修宪公民建议书”于2018年1月19日被抓捕至今,家属自主为余文生委派的律师从未获准会见。自余文生被羁押以来,许艳一直受到当局的严密监控,历经被殴打、传唤、软禁等人权侵害。十一期间居所楼下有警察上岗24小时监控,出行被数人近距离拍照。许艳称这是“对我的限制,由硬暴力维稳转向软暴力维稳”。

因维护公民权利被控罪入狱的良心犯,其家人因此受到株连,被威胁不得向外界透露良心犯的信息,遭遇被逼迁、禁言禁行,被剥夺出入境权利,等等,这种现状正越来越普遍地发生在良心犯及他们的家人身上。

中国公民运动网撰写

本文发布在 一周人权纪事,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