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公鸣:习近平的政治性格

所有反对习近平的人都认为习近平要搞终身独裁,而且希望他就这么一直搞下去,因为他对中共造成的毁灭性效果是其他人难以做到的。从他上台之初到修宪,短短几年时间,他“成功”地把自己变成了中国倒退的最大推手,成为了自由社会的最大敌人。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确实值得认真思考,确实有必要深入分析习近平的政治性格。

形成习近平政治性格的基础因素有三个。一是其父习仲勋在1963年因小说《刘志丹》牵连被隔离审查、撤职、下放,当时习近平刚满九岁。这是习近平生活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后来在文革中有一段时间被关押审查就是因为他被定性为黑帮子弟。其二是他作为高干子弟、红二代享有的特权,他能在文革进行中的1975年上清华、1979年毕业后直接成为耿飚的秘书、1982年直接空降到正定县当县委副书记等,都是因为这种特权。其三是长期的官场经验,从大学毕业到成为总书记历时33年,最后成为残酷政治斗争的胜出者和受益者。

习近平在1974年入党、当干部(村支部书记)、1975年上大学,正是文革期间,极左政治环境决定了他的价值观,他必须认同当时的体制并为体制所认同。上届政治局常委中的另外六位常委和他一样在文革中上学、入党、提干,本届政治局常委中还有五位和他一样。因此,习近平现在实行极左路线一点都不奇怪,极左不仅是他本人的价值观,而且是整个中共决策群体的价值观。他主动采取的措施和被动做出的反应都具有强烈的原教旨色彩,根因即在于此。

这种价值观决定了他热衷法西斯美学,欣赏宏大、整齐和暴力的表演,喜欢军事化、仪式化的场面,比如他嗜好阅兵。他当军委主席后已经有大大小小的七次阅兵(包括在香港检阅驻港部队一次),平均一年一次,在天安门广场就有两次大型阅兵。据报道,这次阅兵为中共历次阅兵之最,足见习近平比迷恋法西斯美学的希特勒更胜一筹。

这种场面的中心就是接受万众崇拜的全能领袖。他自吹身体健壮(自述扛二百斤麦子走十里山路不换肩)、学识丰富(不停地晒书单,发表署名文章,出版书籍等),既象普通人一样吃包子、使用粗俗的言辞(如撸起袖子加油干、吃饱了撑的),又是大国领袖(极其偏好出国,花费巨额资金营造受欢迎的景象),他自命为政治、军事、经济、外交、文化、体育等各方面的全才,是所有人都必须崇拜的“一尊”大神。

民众看到的形象,其实是庞大的宣传机器包装出来的。即使从官方包装过的资讯分析,他从1969年参加工作到现在五十年,也没有什么引人注目的业绩或令人称道的创见。在很多人不看好他的情况下,他居然上台当了总书记、军委主席、国家主席,居然很快集权,居然很快修宪终身制,居然到领袖崇拜了,比毛泽东的“四个伟大”的头衔还要多。

他有自身崇拜的三个图腾。第一个就是毛泽东。毛泽东死的时候他二十三岁,毛的那一套他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毛成为了他精神上的父亲,他当政后亦步亦趋地模仿毛泽东,以毛泽东的接班人自居(试图抹去中共话语体系中的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的地位),并试图超越毛的影响成为世界领袖,为人类发展指明方向。第二个是马克思。他对马克思主义定性用了四个“完全正确”,然后自封为二十一世纪的马克思,企图成为理论权威。第三个是普京。普京是他崇拜的活着的强人,普京吞并克里米亚扩张俄罗斯的“功业”,让他艳羡不已。在没法统一台湾的情况下,习近平最愿意模仿的就是普京特务治国的“铁腕”统治,并想超越普京终身独裁。

习近平极具政治野心,从他与前妻离婚一事上表现得很明显。移民欧美在当时是国内高干子弟的首选,而他拒绝与前妻移民英国,他意识到高干家庭背景和他能接触到高层政治的特有优势,愿意留在国内寻求政治前途。在他刚参加工作的时候(1969年),他可能还没有清晰的意识;在他入党的时候(1974年),他应该有了明确的方向;到成为耿飚秘书时(1979年),他应该设想过未来成为最高领导人的可能;在成为总书记位置时(2013年),他就开始设计成为终身独裁者的路径。

他的生活经历和官场斗争,伴随着中国社会的巨大变化和政治的变幻颠覆,能在这种环境中生存并不断爬升,他的事实认知、逻辑结构和价值判断必然彻底趋同于中共体制,并反过来强化中共体制,他和中共体制形成共生的强化螺旋关系,进而塑造出他的政治性格。

他的政治性格,体现在以下六方面。

第一是高度的忍耐力。要想在中共恶劣的官场环境中升迁,必须具有极强的耐心和韧性,忍常人所不能忍,耐心伺候元老和政治老人,逢迎上司和其他地位高于自己的官员,仔细窥测各种动向,等待有利时机,最终形成可靠、老实的形象。他所强调的“战略定力”,就是忍耐力,尤其是在形势不利可以妥协或拖延,但对关键的长期目标、基本方向和整体路径绝不改变、绝不妥协。

第二是欺骗性。专制社会的政治人物必然具有欺骗性,中共政治的翻云覆雨让欺骗成为他的政治本能。在他成为最高领导人之后,他有意识地释放各种信号,掩盖他的真实目的。比如他上台之初去南方视察,看似要走更开放的路线,但又说苏共倒台“竟无一人是男儿”;宣称要把权力关进笼子,却修改宪法取消任期制;宣称要健全法治依法治国,却同时大肆抓捕人权律师;对外宣称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实质是用中共专制模式控制其他国家。最近的例子就是,他驱动中国向个人崇拜、终身独裁一路狂奔,却释放出任期制的信号。他试图给善意的人以虚假的希望,也以此作为防堵反对者的说辞。

第三是擅权术。他上台之后,马上利用中共官员普遍存在贪腐这一致命把柄,把反对势力清洗干净,震慑所有官员,让官员效忠自己以保平安,并获得普通民众的支持。他会重用领会他意图的人,奖赏实现他意图的人,如用王沪宁宣传自己,用栗战书修改宪法为终身独裁铺路,用王小红强化社会管控、打造数字极权社会。他可以不用直接发号施令而实现他不可告人的目的,掩盖他的罪恶,维护其高大完美的“光辉形象”。他善于利用人性的弱点和体制的缺陷,长期布局、周密筹划以实现自己的野心,持续推动体制乃至整个国家服从他的意志。

第四是认知失调。到毛泽东死去之前,他生活在扭曲的生活环境中,形成了他认知社会的基本结构——红卫兵模式。其后他一直生活在官场之中,谙熟体制内的政策、纪律、服从、效忠等套路,但没有形成正常认知的环境如质疑、反驳或批评,对现代社会的平等、自由、人权等价值缺乏常识性的感受和理解,对现代文明的认识仅限于零散的词汇,对现代文明的内在逻辑和运行方式一无所知。他的治国理政类似于“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搞“一带一路”、“雄安新区”、“自贸区”、“先行示范区”,停留在样板治国的层次,不懂用普适规则来治理国家。如果用个人成长的不同阶段来定性,他的权术是成年人的阶段,而其他方面是未完成启蒙的阶段,他无法正确认识和判断其行为在中国和国际社会所产生的得失。

第五是自卑感。毛泽东、邓小平对自身实力有充分的自信,可以不要头衔只要实质的领导权,但习近平明显没有这个自信,他把各种头衔都挂在自己身上以显示其权力,到死他都会抓住这些头衔不放。凭借家庭背景,他在官场顺风顺水,没有经受过重大危险或严峻挑战,他可以操控官员全票当选,但完全没有信心面对全民选举。他自命“大国领袖”,但和川普相处时的很多小动作泄露他内心的局促和紧张。

第六是以自我为中心。所有独裁者都以自我为中心,习近平亦是如此。他会把世界做出对立的区分:自己和别人,亲信和其他人,支持自己的人和反对自己的人。为了自己的权力和利益,他可以牺牲其他所有的人。他可以保护或提拔自己的亲信,无论这些人是否有政绩或者是否犯了严重错误,只要这些人忠诚于自己就行。他对支持或崇拜自己的人会和蔼可亲,对反对者绝不容忍。他心里只有他个人权力,他所做的一切,全是为了他个人权力,绝不是为了什么民族或国家利益,为了终身独裁毁掉中国的未来也无所顾忌。他曾几次做出短暂的让步,那不是他想改弦更张,而是那样做有利于实现他的长远目标。

习近平的政治性格决定了他的政治行为。他控制了中共权力中枢,清除了在决策体系中可能反对他的人,也就消灭了中共体制内可能发生的政治改革,断绝了中国平稳转型的希望。他把数字极权模式输出到其他国家,直接威胁自由、民主和法治的价值在全世界的普及,直接威胁到文明世界的现有秩序,文明世界感受到威胁并开始围堵中国。习近平的存在,就是国家的倒退和破坏,就是中华民族的灾难。

他的所作所为,也在为自身掘墓。他正在把越来越多的人推到对立面,让越来越多的人反习立场更坚决,让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必须终结习近平的独裁,只有这样才能避免中国堕入灾难的深渊,反对的力量在不断增强和聚集中。和他所期望的效果相反,他强化社会控制社会的努力,正在迅速削弱整个控制体系赖以运作的经济力量(今年8月中国首现财政支出下降),支撑他独裁的基础开始垮塌,这种垮塌正是他自己造成的。

这种性格会如何决定习近平的命运?相信不久就可以见分晓。

辛公鸣

2019年9月25日

中国公民运动网特稿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