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黄之锋:“这是一场大卫面对歌利亚的战斗”

德国之声:我首先想就我们所看到昨日发生在香港机场的一些场景进行提问。比如相当恶劣的警民冲突,以及抗议者攻击两位中国大陆人士。抗议行动是否已经变调?

黄之锋:我们对警方使用危及生命的武器深有体会。在过去两个月内,警方发射了超过2000枚催泪弹,逮捕700名活动人士。一名年轻女士因为被防暴警察射出的(橡皮)子弹击中,导致永久失明。不过,在任何抗议活动中都没有人愿意看到出现冲突或受伤的情况。因此,我们继续寻求更为和平的方式来表达诉求:要求政府撤回修例;停止警方暴力以及呼吁进行自由选举。但是,我希望全球人士可以认识到,香港政府是如何躲在防爆警察身后,保持沉默。他们才是应该对民众诉求做出回应,承担责任的人。但他们只服务于北京的利益,扮演共产政权的傀儡。

德国之声:你提到你们保护自己免受警方暴力的伤害。我们看到中方军队向香港方向移动的画面,我们也看到中国官员称示威者有”类似恐怖主义行为”。这些都是相当强硬的表态。你是否担心中国大陆会出手镇压?

黄之锋:抗议和冲突不应被定义为”恐怖主义”。这些事情其实是北京。我呼吁世界领导人应该防止发生天安门屠杀在香港重演。他们应该坚守民主自由。我们知道,抗议活动只是要求基本人权,我们要求选举自己的政府。不管是否赞同民众的诉求,向香港派出军队镇压抗议绝对不是解决方法。我希望世界各国领导人和政治人物,不管是总理还是总统,他们应该发声, 并注意到林郑月娥和习近平主席在香港所制造的混乱局面。

  • “反送中”示威者与港府的长期抗战6.9 百万人大游行5月,《逃犯条例修订草案》在立法会中经过立法程序激烈攻防。随后,香港政府决定绕过委员会,在6月12日迳付大会二读。 此举引发民间人权阵线号召“守护香港反送中”大游行,为示威运动中的第一场游行。 同日,海外29个城市举行集会声援。主办方估计这次游行有破103万人参与,但是警方的数字只有24万。

德国之声:目前抗议者的诉求究竟是什么?这次的抗争由”反送中”开始,这是否意味着:如果修例彻底撤回,抗议活动也会随之终止?

黄之锋:示威行动会在每个周末持续进行,直到中国国庆日(10月1日)。因为我们不仅要求政府撤回修例,我们同时要求得到选举我们自己政府的权利,希望实现普选。这是基本人权,欧洲民众从上世纪就享有这些权利,但香港距离民主还有很远距离。我们永远不会在共产政权的高压统治下屈服。

德国之声:你提到希望得到选举权利。你是2014年雨伞运动的领袖之一,那场运动的主旨正是争取实现真普选,但并未成功。你认为这次能够获得胜利?

黄之锋:这不是一场简单轻松的战斗,是大卫面对歌利亚的斗争。我们可能会面对许多打击和压制,但我们不会后退。因为香港是民众抗议威权统治的前线,正如上世纪的东柏林。我们会持续抗争,直到获得真正民主的那一天。世界各地的人们可以成为我们的盟友,支持我们。

本文发布在 反送中,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