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问题,帮你全面了解不断演变的香港抗议

今夏震动香港的抗议始于六月初反对一项不受欢迎的法案的大规模示威活动。自那时起,这些抗议就已成为这片半自治领土上反对北京权力的更广泛运动。

在过去的几周里,年轻的抗议者和警方之间的暴力冲突变得越来越频繁,示威者开始提出更多样、更宏大的诉求。活动人士冲击了政府办公室,中断了公共交通并污损了象征着中国权威的标志。而警察对示威者使用武力,加之未能阻止暴徒袭击搭乘火车的乘客,使他们的行为成为一个核心问题。

以下这份指南将包括引发抗议的原因,它们是如何演变的,以及这一切的意义所在。

组织者说,6月9日的游行有超过100多万人参加,约占香港人口的七分之一。一周后的另一场抗议规模更大。
组织者说,6月9日的游行有超过100多万人参加,约占香港人口的七分之一。一周后的另一场抗议规模更大。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香港和中国是什么关系?

香港是中国南部沿海的一个国际金融中心,它在1997年前属于英国殖民地,此后在被称为“一国两制”的政策下被交还给中国。

这项政策使香港成为中国的一部分,但允许它保留许多大陆公民无法享有的自由,包括言论自由、不受限的互联网接入以及自由集会的权利。在名为《基本法》的小宪法之下,这处领土拥有自己的法律、政府系统及警察机关。中国曾许诺,至少在2047年之前,这一体系将继续存在。

但许多香港人认为,北京已经在蚕食其自治权,而香港政府在按照它的意愿行事。该地区的最高领导人,行政长官——目前是林郑月娥——由一个亲北京的委员会任命。而中国的安全安全机构已对香港进行了令人不安的侵犯,包括绑架多名书商和一名出生在中国的亿万富翁。

6月12日的抗议活动是一个转折点,当天警察使用催泪瓦斯并殴打手无寸铁的示威者。
6月12日的抗议活动是一个转折点,当天警察使用催泪瓦斯并殴打手无寸铁的示威者。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人们为什么开始抗议?

2月,当地政府向有大量亲中国议员的香港立法机构提出了一项法案,允许被指控犯罪的人被送往与香港没有引渡协议的地方——包括法院被共产党所控制的中国大陆。

特首林郑月娥称,为了确保为受害者伸张正义,有必要通过该法案。她表示,一起发生在台湾的案件推动了该法案的提出,该案中,一名男子被控在那里杀死女友,随后逃回香港以逃避起诉。批评者称,该法案将允许北京针对香港的异见者提出不实指控。

[阅读更多,了解引渡法案以及为何它如此不受欢迎。]

6月9日,成千上万的人加入了一场游行,反对这项法案,其中包括了老人和小孩。

8月5日,香港一家购物中心的抗议者。当天,他们呼吁举行大罢工,封锁公共交通,并在全港各个地区同时举行抗议。
8月5日,香港一家购物中心的抗议者。当天,他们呼吁举行大罢工,封锁公共交通,并在全港各个地区同时举行抗议。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为什么示威还在继续?

讨论和要求在6月12日发生了变化,当时警方使用胡椒喷雾、警棍和150多罐催泪瓦斯驱散了数千名抗议者,其中一小部分人向警方投掷物品。

暴力加大了林郑月娥的压力,6月15日,她暂停了引渡法案的修订程序,随后称其“寿终正寝”。但她拒绝完全撤回法案。抗议者认为这是个权宜之计,并坚持要求正式撤回法案,同时要求林郑月娥辞职,并对警方使用武力的行为进行调查。

在对警察以及对公民自由逐渐被侵蚀的愤怒推动下,这场基本上没有领袖的抗议活动演变成一场更广泛、更复杂的运动:其主旨是保护自由、民主和香港的自治权。

示威活动仍然在持续,绝大多数参与者都是非暴力的。6月16日的和平游行是香港历史上规模最大的游行——可能有多达200万人加入。

但警方和头戴安全帽、面覆口罩、身穿黑色T恤的年轻抗议者之间的冲突已经急剧升级。7月,数百名示威者冲进了立法会大楼,占据了该地数个小时并进行肆意破坏。当月晚些时候,抗议者还污损了中央政府在这座城市主要办公室的中国国徽。

那天晚上,100多名手持棍棒的暴徒在一个火车站袭击了抗议者和路人。警方姗姗来迟,并且一开始没有任何逮捕行动;后来被逮捕的一些人被发现与人称三合会的有组织犯罪团伙存在联系。这一事件震惊了整座城市,并加剧了人们对警方的愤怒,他们被指任由袭击发生。

示威者在策略上已经变得更为灵活,他们在这座城市从一个地方移动至另一个地方。(“像水一样”,已故香港演员李小龙的一句台词成了一句战斗口号。)他们包围了警察局,投掷砖块并点火,而警方增加了催泪瓦斯的使用。8月5日,示威者在香港各地举行抗议活动,封锁火车和道路,并呼吁香港人待在家中罢工,显然很多人都这么做了。

中国很大程度上把平息骚乱的任务留给了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中)。
中国很大程度上把平息骚乱的任务留给了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中)。 JEROME FAVRE/EPA, VIA SHUTTERSTOCK

香港政府和中国政府是如何回应的?

北京方面一直支持林郑月娥,并对抗议者发出更严厉的警告。但中国官员基本上把平息骚乱的任务留给了她。

自暂停引渡法案以来,林郑月娥一直拒绝做出更多让步,她似乎相信,她的政府能够安然度过这场动荡。8月5日,她指责抗议者挑战中国统治,说“他们想颠覆香港,彻底破坏七百万人所珍惜的生活”。

她还说,这项运动可能把这座城市推向“一个十分危险的境地”。

此后一天,北京香港事务办公室官员杨光发出了中国迄今为止最强烈的警告:“我要告诫一切犯罪分子,切莫误判形势,把克制当软弱。”

“未来等待他们的将是法律之剑的重击,”他说。

但杨光没有说明香港或者中国可能如何解决这场危机。尽管中国军方在7月曾暗示已准备好介入,当地官员否认他们计划请求《基本法》所允许的军事干预。习近平主席则一直避免公开评论这场危机。

警方已逮捕了数百人,活动人士把释放被关押者加入了他们的要求清单,抗议、冲突和破坏的循环目前还没有明确的结束迹象。

8月初,防暴警察在香港街头与抗议者对峙。
8月初,防暴警察在香港街头与抗议者对峙。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转自:纽约时报中文网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