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彦魁:记一位电动车牧师

买了一辆电动车,四岁的小女儿很高兴,急迫地让我载着她,站在挡风的地方,感受终于拥有的、那份属于自己的财产。穿梭在太原的城市里,微小的获得感变得真实起来;尤其回想和记念那位电动车牧师,曾同样在成都的街头,一次次将天国的真理,运送给在江信大厦的教会会众。

2013年冬天,刚入学“华西”的我,随其他同学去到瑞熙酒店,参加秋雨之福新建南堂教会的晨祷。毕竟此处种种的新起点,都是神学生期待目睹的见证。晨祷结束后下楼,马路边身影穿过,才惊讶的发现,一个宽大的体魄与胯下瘦小的电动车,极不押韵地搭配着——这就是王怡牧师的交通工具。

从那以后,在家乡很多的悲情莫名被医治。服侍了多年,觉得自己一无所获;又对比其他传道人较好的待遇,他们的才干似乎比我要差……我等待看见的,就是一位比我更好的,甘心降卑在比我更差的处境。尽管从理论上知道基督如此降卑,但若没有一位牧师做出类比的见证,我的小信就很难得到建立。若我看到的现象,与我听到的福音并不相符,我是如此的容易相信前者,而不是后者。

2016年,在成都的教会里已逐渐的融入。期间有机会带着家人,在西安参加一个学习并活动。那时收到了王怡牧师的短信,问我说是否需要一辆电动车,他感到我们家需要,他们打算换一个,所以把这个送给我们。

坦率说让我很感动!一辆电动车价格不贵,但骑到牧师送的电动车,我更有机会了解,上帝的灵在他身上有怎样的工作。以利沙期待以利亚的灵感动他,拿起以利亚丢下来的衣服打水,“感动以利亚的灵在哪里呢?”(王下2章)

只可惜这部电动车我没有多骑,原因是成都坐公交比电动车方便。而且三年来我仍然不熟悉成都的路径,某次从教会里骑车回家,居然在相反的方向狂奔七公里。

到2017年,秋雨之福的裂痕隐现,我们也开始觉察到牧师和师母忧伤的泪角。在一个主日的早晨,他们赶着去教会,才发现电动车被偷掉了,只好匆匆打车而来。尽管讲台上一带而过,那句经文和现实的喻示却印象犹在,“圈中也没有羊,棚内也没有车”……作为受惠之人,我心中被芒刺了一下。这位受瞩目、有风范的牧师,隐现出其内心的伤口。我明明看到了,却拙口笨舌不会表达……提议说把这个电动车再拿回来吧,既被牧师坚定拒绝,也就作罢!

王怡牧师的坚定和自由,给大家公认的结论,是他身上所具有的魅力——但我觉得,这是一个电动车牧师的魅力;一个宽大体魄和瘦小电动车形成的不押韵,在各人心里产生的两极化冲击。为此两极化的论断难免出现,只是在各人的心里,也应当意见坚定。

尽管有这样那样的声音,或个别人的私心言论,或网上的公开挑战,或有人洋洋洒洒写文章,或有人著书立说下断案……但就我来说,上帝曾藉这人牧养我们,使我们从中所得真实的恩惠和益处,我们无法否认,他人也无权否认。

如果王怡牧师也不论断自己,那他身上的魅力岂不更加强了?因为保罗也是这样的宣称,因福音而有的称义确据,无人可以控告定罪。也无人可以隔绝神在基督里的爱,在这些蒙爱的人身上。

习惯了自义中的论断,要么论断别人,再不就是论断自己,如此将更多的自惭形秽。我能够理解这种感觉,事实上我自己也常偏离福音的应许,活在这种可怜的感觉里。为此先将一个人抬高,再将一个人推远,再接下来则可能倒戈相向,甚至与杀害基督、逼迫教会的人同谋同路!

或许我们应该反省,我们真相信耶稣基督的救恩福音吗?我们在其中把握了得救的确据,和重生的印证吗?若有,何必把生命作为赌注,与自己的弟兄相搏,却面临以地狱烈火所描述之上帝的忿怒呢?

那上帝所尊敬的人,配得我们的尊敬。那背起十字架跟随主的人,配得我们尊敬。那在一无所有的处境里,却彰显出样样都有的富足之人,配得我们尊敬。那在拘留所、看守所经历主的苦难,却有世代为之惊讶、历史为之感叹的福音见证,配得我们的尊敬!!

转自:中国人权双周刊

本文发布在 129教案, 公民人物.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