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人权纪事(2019年7月29日-8月4日)

编者:本周重大人权侵害个案是黄琦被秘密宣判,以泄密罪获刑有期徒刑12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另一起人权侵害案件包括张冬宁在内的各地“精日”分子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或逮捕。两起政治迫害案件都是官方发布消息后外界才知悉,可见当局为了避免外界声援良心犯而严密封锁消息已经有了一套完整的预案。

而狱中的王全璋在妻子的探视中,发现其比一个月前瘦了好多,太阳穴都凹陷下去了;才43岁的王全璋被关押四年来掉了三颗牙;原来勇毅、才思敏捷的他变得木然、焦躁,尚未出狱就说“等我出去,他们还要跟着我一阵子,我先在济南住两个月”。可以肯定,即使王全璋刑满出狱,也很难有真正的自由,就像江天勇、陈云飞一样,虽然已经走出监狱的大门,但仍然不能自主看病,不能自由地出行,不能不受骚扰地租房和工作,不能过正常人该有的生活。

本周香港民众再度走上街头举行抗议活动。在持续两个月的抗争中,港府及中共的态度愈发强硬,全然不顾全香港市民守护自由的决心和勇气,看来,香港民众守护自由和法治、争取民主的运动还有相当长的路要走;而警察的暴力及抓捕抗争人士的举措,更令香港的局势和公民抗争运动增添诸多不确定性。

“当一个政权开始烧书的时候,若不加以阻止,它的下一步就要烧人!当一个政权开始禁言的时候,若不加以阻止,它的下一步就要灭口!”这是刻在德国达豪集中营入口处的警世名言,香港人正是明白了这一点,才不分职业、年龄而投身到反送中的社会运动中!大陆又何尝不是如此!“千夫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黄琦、王炳章、陈西、胡石根、陈卫、刘贤斌、秦永敏、吕耿松、陈树庆、刘飞跃、余文生们,还有从小监狱重回大监狱的自由战士们,为着中国的宪政、民主而付出生命代价的刘晓波、杨天水、曹顺利们,以及随时可能会失去自由的千千万万的人权捍卫者们,争取自由、反抗专制的脚步从来就没有停歇!

一、“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被以“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及“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 判刑12年。2019年7月29日,四川省绵阳市中级法院对黄琦“故意泄露国家秘密、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进行宣判,认定黄琦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成立,判处有期徒刑三年,认定黄琦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成立,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黄琦被合并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剥夺政治权利四年,没收个人财产二万元人民币。

绵阳市中级法院在官网上称对黄琦案公开宣判,然而事实是,黄琦案自不公开庭审后,外界再无黄琦的任何消息,不仅黄琦的两任代理律师在代理此案期间被吊销律师执业证,新委托的辩护律师再无会见黄琦的可能。黄琦在被羁押期间,多次遭受刑讯逼供、逼其认罪,重病得不到应的治疗,87岁的老母亲很难与外界接触。目前看来,黄琦母亲可能还不知儿子被判重刑的真相,而黄琦被庭审及宣判的详情外界仍一无所知。

二、漫画“辱华” ? 安徽女孩张冬宁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逮捕。中共当局以“辱华”为由在武汉、宜昌、南京、大连、安徽等地逮捕了多名在境内外发布“精日”言论及漫画的网络活跃人士,而安徽省淮南市22岁的女孩张冬宁因“猪面人身漫画”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执行逮捕的消息尤其受到关注。张冬宁的微博账号为“橘豚月月抽”,头像是“猪面人身”。张冬宁早在今年5月即被警方抓捕,如果不是当局公布案情,恐怕至今外界都无从获知其被捕的情况。根据警方发布的消息,目前为止各地有至少9名网络活跃人士被以“精日”、“辱华”为由抓捕。

独立作家黎学文表示,如果你的孩子或亲友喜欢漫画,也喜欢日本文化,这只是个人兴趣,自由表达所在,是国家应该予以保障和呵护的公民正当权利,绝不是犯罪。在当下,言论自由已经被击打得快片瓦不存了,捍卫言论自由是我们每个公民的职责。今天你不站出来发声,明天你可能就是罪犯。

三、四川维权人士王蓉文庭审当庭宣判 30余名声援者被扣押。四川维权人士王蓉文被控涉嫌“寻衅滋事罪”一案,于2019年7月30日上午10点30分在成都市青羊区法院第六法庭开庭审理,法庭当庭宣判王蓉文寻衅滋事罪名成立,判处其有期徒刑两年两个月,王蓉文当庭表示上诉。而前往法庭准备参加旁听及声援的维权者约30人被绑架关押。其中而刚出狱不久的陈云飞在距离法院50米远的地方亦被成都国保拦截强制“喝茶”,直到傍晚才获得自由。

十年前,王蓉文位于宽窄巷子的家遭遇逼迁及强拆而走上上访维权之路,维权的过程中,她开始用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关注其他弱势者,收集维权资讯利用网络为底层民众发声,有上访者被拘留关押她发起募捐请律师,有维权人士判刑她亲自前往看守所送衣送物送钱,王蓉文还发起了成都访民迎新年团拜活动,在持续的5年时间里将成都访民们凝聚在一起,成为成都访民们心中的大姐,王蓉文还积极参加基层人大代表的选举工作,以自己的言行践行公民理念,从一名单纯的访民成长为真正意义上的人权捍卫者,这就是王蓉文获罪的根本原因。

四、湖北维权人士林春芬被“网上追逃”关进看守所。2019年7月27日,湖北省石堰市丹江口市上访维权人士在北京被当地警察抓捕,警察称抓人是因为下达了通辑令要立案调查,随后林春芬被押回湖北,以涉嫌“寻衅滋事罪”羁押在丹江口市看守所。

林春芬因父亲的工伤事故上访维权达十年之久,问题不仅没有得到解决,反而被当地政府视为维稳对象,每临敏感时期、每到敏感地带常常会被限制人身自由或关进黑监狱。对于合理诉求,有关当局不是积极解决问题,反而不顾事实以维稳为借口,打压公民维权活动,可见所谓“为人民服务”的口号纯粹是欺世骗人的谎言。

五、货拉拉司机集体维权 宋智文被以“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行拘。7月19日早上八点多钟,有来自广州、东莞、湛江、江门、惠州等地司机陆续到达总部深圳市福田区货拉拉总部抗议平台降价导致大家生存艰难,抗议现场最高达两三千人。司机们主要的诉求是价格恢复到2018年执行的价格标准,拒绝降价。据称数百警察到现场暴力清场,十余人被当场抓走。

参加抗议的司机宋智文于7月20日被深圳福田公安分局行政拘留15天,警方指控其19日在微信群中煽动货拉拉司机当日前往总部抗议构成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

六、律师会见扎西文色再次遇阻,理由是“敏感案件特殊对待”。提倡藏语教育、保护母语的扎西文色(扎西旺秀)自2016年1月被羁押至今,因拒不认罪,否认煽动分裂国家,2018年5月被青海省玉树州中级法院一审以“煽动分裂国家罪”判处扎西文色有期徒刑5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8月1日梁小军和蔺其磊两位律师再次前往青海省东川监狱会见扎西文色未果。当局称扎西文色在监狱内“不服管、不服判”,更要特殊对待。

从监狱方的“不服管、不服判”来看,扎西文色自被关押以来一直坚称无罪,拒绝被构陷的罪名,自他被判刑后,外界没有任何有关他在监狱里的直接信息。2019年春节前,辩护律师蔺其磊前往监狱要求会见扎西文色,讨论扎西文色继续申诉的相关细节,但却被告知:扎西文色的罪名敏感,需要省政法委批准才可会见。由于律师无法正常会见,目前不知扎西文色案是否已进入申诉程序。

七、成都人权活动人士陈云飞于流浪中冒险为黄琦送饭。8月2日,因遭遇逼迁而不得不选择到处流浪的陈云飞先生在逃难中冒雨冒险为刚刚获刑12年的黄琦送饭。陈云飞8月2日逃出成都市国保控制的魔爪,途经什仿、绵竹准备北上流浪。因为到达绵竹下起了大雨,陈先生更想起了狱中的黄琦,于是他决定在绵阳短暂停留,去绵阳看守所为黄琦送饭。

陈云飞自3月25日出狱4个月以来,因仍关注狱中的良心犯及公民维权活动,数次被传唤、扣押手机,7月24日刚从温江搬家到郫县古城的第二天,当地政府就找房东赶离郫县。85岁的老母亲也被惊吓恐惧。为了避开没完没了的骚扰,他只能托亲友照顾母亲而选择四处流浪。陈云飞的处境正是众多出狱后的良心犯们所面临的生存困境,同时也是大多数从事民主、人权事业的自由战士们的生存常态。

中国公民运动网撰写

本文发布在 一周人权纪事,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