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贸易谈判前景黯淡,特朗普翻脸?

停滞两个多月后重启的美中贸易谈判不出外界所料,低调结束了。特朗普总统在谈判之前和谈判期间多次抨击中方试图采取拖延战术,给新一轮贸易磋商蒙上阴影。尽管外界对这次谈判预期不高,但它是未来艰苦谈判的一次热身,双方籍此试探对方的底线。

以前的多轮谈判5月份以中方要求大规模修改文本而告终,新一轮谈判将在何种文本基础上进行?双方都宣称不急,但谁看起来更急于达成协议?外界预期未来谈判将有重重阻力,主要卡在哪里?

参加讨论的嘉宾是:南卡大学艾肯商学院讲座教授谢田博士;纽约市立学院经济系教授周钜原博士

外界对这次上海贸易谈判原本就不抱过高期待,怎么看两天谈判的结果,有没有超过我们的期待?

谢田说谈判结果不仅没有超过他的期待,甚至没有达到他的期待。谈判只持续半天,之后双方没有任何公报,美方直接回美。这样的结果可能是为了接下来的谈判热身,实际上也是中共的拖延战术,而中共的拖延战术其实是在玩火。

拖延战术会把美国的耐心拖光,特朗普在会谈之前已经给中共信号,而中共错把特朗普的信号当作他的压力,接下来3250亿美元的关税很可能要比中共预期的来得早。

大多数观察人士认为,这次谈判不过是一次表达善意的机会,基本上是为接下来的谈判铺平道路。

周钜原说这就像两个朋友要去吃饭,两人胃口不太好,双方都说不急不急,过几天再吃大菜。碰面对话比隔洋喊话要好,毕竟碰了面。

似乎没有人对这次谈判的结果太留意,因为期待原本就不高。但是特朗普总统在谈判前和谈判中接连发表的言论和看法给人留下更深刻的印象。特朗普认定中方采取拖延战术,希望把谈判拖到2020选举之后。

谢田说中共注定要失望。全世界都知道中共在玩拖延战术,美国代表团和特朗普本人也都知道中共的拖延战术。这也是为什么美国没有放弃的一点,就是中共要求的就是如果我们要谈判,那就把之前2500亿美元的关税去掉。这一点特朗普坚持得很好。美国也已经有足够的善意给中国足够的时间。

中共上次拖延战术是为了拖到美国中期选举之后,中共希望特朗普失去信任,对华贸易战受挫。可是中期选举结果不如中共意愿。现在特朗普有高达57%的支持率。

谢田说中共“自己生病,让别人吃药”的说法很滑稽,实际上自己生病,有时候还真的需要别人吃药。如果这个人得的是传染病,那么周围的人就是需要吃药,增加自己的抗体。中共就是这样,利用出口创汇,用市场换取技术、知识产权盗窃、操控汇率等等,自己就是个病入膏肓的人,把自己的失业率、产能过剩的问题传给别人。

为什么特朗普认定中方采取拖延战术?习近平真的是要拖吗?他真的拖的起?真能经受得住贸易战的长期冲击?

周钜原赞同谢田对中国政策的分析。以目前两国经济的状况看,美国总体经济可以挺得过贸易战,美国经济在增长,就业率也很高,没有通货膨胀的威胁,物价上涨压力不大。农民的损失比较大,可以给予补助,股市也难免有上上下下。打持久战对美国经济不会有太大负面影响。美国的共和党和民主党虽然在内政比如移民方面有很大分歧,但是对华政策上两党相当一致。

中国有6%的经济增长率,但是中国的经济增长率和就业率的连接很强,所以经济增长率只要掉一个半分点,从7到6,看似很小,但是有上百万人失去就业机会。对于习近平来说,压力很大。

美中两国首脑六月底在大阪会晤后,双方达成了某种妥协,条件是中国购买美国大豆等农产品以及美国放松对中国5G巨头华为的限制和制裁。但是双方似乎都指责对方在履行承诺方面有很大的保留。为什么美方对中方在购买农产品的问题上感到不满意?而中国对华为在美国的境遇一直感到愤愤不平呢?

谢田说美国和中国经济正处在脱钩的状态,特朗普贸易战的目的之一就是让两国贸易关系回到正常,停止不公平的贸易顺差;另一个目的就是让制造业回到美国。所以贸易战对美国经济的冲击可以忽略不计,但是对中共经济的冲击是巨大的。

中共经济数据也有造假,中国的失业率可能在15%以上,才会有这么大压力。贸易战已经导致中国500万家企业关门或者离开中国,涉及到上千万人。中共能否躲过这一关都很难说。拖延战术对中国来说是很危险的。

假定特朗普连任无望,那他可能在这个任期内就把问题解决。现在每个人都知道中共的战术,那么他们的战术就很难实施了。美国现在把2500亿关税赚来的钱给美国农民做补贴,这也是美国的一个持久战术。

购买美国农产品和放松对华为的限制是特朗普和习近平在大阪峰会上达成的协议,如何评价此后两个月这两项妥协的执行情况?

周钜原说两国在高层会谈中说的话可能都只是外交辞令,何况仅仅是购买美国的大豆也是够不到美国的期望。美国放松对待华为的限制也是有前提的,在不影响国家安全的情况下,现在就是谁来判断哪一个零件不影响国家安全?这个主动权在华盛顿。怎么探讨华为的限制,还需要双方政府交涉。

我们来具体谈谈大家更为关心的华为。特朗普当初动用国家紧急状态法,以华为对美国构成重大安全威胁为名把华为列入实体名单。现在他宣布有条件解除对华为的限制引发美国国内的许多非议。如何看这个问题?

谢田说华为尤其是5G网络设备的确是对美国安全构成威胁。中共已经明确指出可以通过网络和技术手段与西方开战。华为的心思已经是司马昭之心人人皆知。

华为在世界以低价倾销的方式推广它的网络,对全世界都是伤害。美国对华为的制裁对华为是个非常大的打击。中共不会让华为立刻倒闭,但是一旦华为失去获取最新技术的手段,只会被中共抛弃。华为不具备技术开发实力,现在只是靠军事订单维持。

华为公司遭到美国封锁之后,声称自力更生开发“鸿蒙”操作系统,后来却又表示鸿蒙不是为智能手机研制的,如果谷歌公司继续提供安卓操作系统,华为手机将继续使用美国产品,引起舆论大哗。如何评价华为的自主研制问题?谷歌公司会继续与华为合作吗?

周钜原说这是比较臆测性的问题。华为本身也许有自力更生的理想,但是这种理想要一步步追求的。短期内必须要美国相关厂商比如谷歌安卓的配合。

以何种谈判文本为基础恢复谈判是个重要问题。当初特朗普以习近平撕毁将近完成百分之九十的谈判文本而勃然大怒,导致谈判破裂,因此美国要求谈判的恢复要以5月谈判破裂前的文本为基础。中国会答应这种要求吗?

谢田说这也正是中美僵持的要点之一。对于正常国家来说,这是自然状况,在哪里破裂,从哪里开始。中共为什么连这个基本惯常的做法都做不到呢?原因是在贸易战过程中,习近平也在经历激烈的高层内斗。

习近平貌似巩固了他的政权,实际上中共内部改革派和顽固派内斗非常激烈,涉及中共生死存亡。在5月份之前,刘鹤谈到的这些东西,对习近平的反对派来说是丧权辱国的东西,他们就是想发现习近平政策的弱点,把习近平推下台。

中国在原先谈判文本的许多方面改变立场,要求推倒重来。中方在哪些问题上要求重新谈判,习近平为什么要反悔?

周钜原说中国最不能够接受美国的一个要求就是对知识产权的保障。中国说我可以遵守,但是美国要求有监督制度。对中国来说,面子挂不住,所以必须推翻美国的要求。

中国是人治高于法治的,中国可以签订很多协定,但是执行的程度并不符合协定内容。所以美国认为签订协定不够,必须派人监控。

第二个是国营企业的补贴,在自由贸易的立场看,就是中国用国家来和美国的企业对抗,当然对企业是不公平的。美国的要求就是美国厂商在中国和中国的厂商享受同样待遇,所谓国民待遇。所以中共很难打赢。

外界之所以对这次上海谈判预期不高,是因为美中高层在恢复谈判之前都高调指责对方,并且都表示不急于达成协议。是真的不急还是都很着急?

谢田说特朗普其实不那么急,如果他着急的话,就把关税加上去了。他至少和习近平还没有撕破脸皮,保留最后表面和谐。

中美之间还有一个僵持不下的地方是执行机制,这涉及中国社会结构。所以贸易战的本质就是在改变中国的贸易结构、经济结构甚至是政治结构。只有政治结构改变,中美之间的分歧才可以解决。

观察人士都认为,双方其实都很急于达成协议。双方都很焦虑,为什么?谁更急于达成协议?

周钜原说双方的急或者不急,双方当事人心中自有一把尺。分析人士只能猜测。如果要打贸易战,美国是可以挺下去的。中国也许也可以挺下去,但是付出的代价会非常巨大。因为中国的社会制度,中共手上是有筹码的,但是代价太大,比美国高太多。

《纽约时报》发表文章,说美中恢复贸易谈判的前景黯淡。观察人士指出,美中贸易谈判面临的阻力不仅来自经济方面,而且也有政治方面的干扰。怎么看美中达成协议的前景?

谢田说前景非常暗淡,原因在于特朗普并不是简单要求中国消除贸易顺差。其实12轮谈判最早的时候,中国提出可以通过购买一万两千亿产品来消除顺差,现在来看,特朗普并不为所动。实际上特朗普是对国际社会主义经济上的围剿,是要削弱共产主义国家干扰国际贸易的破坏性的活动。中共也清楚认识到了这一点,这就是为什么中共不愿做出改变。

转自:VOA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