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强制收编的德胜平民学校

公共教育经费投入占GNP的比例,全球的平均数为5.1%,其中发达国家5.3%,最不发达国家3.3%,而中国近为2.3%。中国占世界20%受教育人口,只占用世界各国教育总开支的1.5%。这些数据已经不属于保密范围了吧?在这样教育投入严重匮乏的国家,一些民间自办或慈善基金办的学校却被迫关闭或收编,令人百思不得其解。休宁德胜平民学校就是其中的一所。

很多人关注到休宁德胜平民学校,可能源于BBC拍摄制作的纪录片《中国学校》,这部纪录片在2008年3月29日奥运前夕播的,共5集,向全世界140多个国家同步播出。2009年7月,休宁德胜平民学校校长张晓琳女士应美国国务院邀请,参加了主题是“为了中国农村的经济和扶贫”的为期3周的“国际访问者”项目。甚至美国耶鲁大学也曾开会讨论中国安徽的休宁问题,耶鲁大学法学院院长说,“休宁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地方”,“这个地方将会影响中国”。他们已确定下学期的某一天在耶鲁办一个“休宁日”。其中的一个原因是这里有一个慈善机构办了一所很好的平民学校——休宁德胜平民学校。

虽然,这所学校连续2年参加全县统考都得了第3名,超过所有的乡镇学校,仅次于2所县制公办小学;但该校仍然不得不改制或关门,不允许由慈善机构去办。

休宁德胜平民学校被改制的原因,可能是这所学校95%学科均已重建。语文每周有自主阅读课,每天练书法,诵经典;数学每周开设一节思维训练课,该校自创;英语重口语训练和视听,抛弃了教育部的统编教材;体育让传统武术进入课堂,甚至打弹珠等经典游戏也是课;美术去传统教材,让孩子每学期掌握一项技能,比如剪纸;还有大量可以任意选修的“小鬼当家”课程,如:缝纫、编织、烹饪、手工、创意制作、装饰等等。高年级的学生会自己报课题,收集资料、备课,走上讲台当小老师。还有家长来校讲课,每月开一次,开拓学生视野,给学生学校之外的世界。

休宁德胜平民学校被改制的原因,可能是学生必须学习自食其力。到2010年,学校有7亩水田、7分菜园、4亩山场、1个猪圈、2个洗衣房,学校还开设了竹器编织组、养殖组、碾米组、种植组、木工修理组、缝补组等。上年学生们编织了80余顶斗笠,养了2头猪(其中2头猪都有重400多斤),共收获油菜籽1400多斤,稻谷7000多斤,共扎扫帚200余把,收获瓜类40余条,还有辣椒、山芋、白菜、大蒜、萝卜、青豆、油菜、豌豆、蚕豆、甘蓝菜、菠菜,学生自己吃不完,可以送给隔壁的学校。碾米组每天负责碾全校师生吃的大米,缝补组要为全校学生缝补穿破的衣、裤、袜子。稻子收割的时候,学校请农民来帮助机器收割,但仍然专门留了一块田给学生们手工收割。

休宁德胜平民学校被改制的原因,可能是学校没有思想品德课。取而代之的是《学生制度读本》,学校制定了226条行为规范,细化到吃饭、睡觉以及和人打招呼。

休宁德胜平民学校被改制的原因,可能是学校只收一贫如洗的农家子弟。办校者认为,只有每个平民获得有效的教育,国情才能得到根本的改变。

休宁德胜平民学校被改制的原因,可能是耶鲁大学校长小贝诺•旋密德特说的“新中国后没有一个教育家。”

(摘自:2011年11月17日 汪中求先生 新浪微博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