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反黑反暴反勾结,万众同行驱散白色恐布

当黑社会出手「帮忙」,香港特区政府不但不阻止还暗地配合,正显示政权已经病入膏肓,执政者气急败坏,他们面对问题束手无策,更不怕跌破道德底线,自甘堕落与流氓为伍,合力泡制白色恐怖。

上周日(21日)晚上,有人策动黑社会暴徒手携武器,在元朗街头狙击穿黑衣市民,并到西铁元朗站内见人就打,作无差别袭击伤人,记者、议员照打,甚至孕妇、小孩也不放过。这一切滔天罪行,肆无忌惮,正如不少评论者所说,实与恐怖袭击无异。

但特首林郑月娥要到事发十六小时后,才现身谴责施袭者目无法纪云云,但更重要的讯息是,她把元朗黑社会恐怖袭击跟示威者包围中联办、涂污国徽相提并论,混为一谈,指出「暴力唔能够解决问题,暴力只会助长更多暴力」,因此呼吁大家「向暴力说不」。不过,林郑口里说对暴力「绝不容忍、绝不姑息」,警务处处长卢伟聪也强调「与黑社会势不两立」,但身体才是最诚实的。

警队由始至今,慢条斯理,似理又不理。早于当天中午,有区议员告知元朗警方听闻有黑社会搞事。当晚八时后,区议员报警,指一批白衣人在街上形迹可疑。十时以后,白衣人在街头狙击黑衣者,但至此未见警方介入。十时四十分,白衣人闯入元朗站见人打人,两名警员到场掉头就走,四十分钟后一队警察才到场,凶徒已悉数离去。警员未作调查亦未确保市民安全,反而跟现场市民对峙,不久后退走,而离场后黑社会又卷土重来,再次虐打市民,更冲入车厢追打乘客,导致至少四十五人受伤,却始终无一名警员在场。

过程中,市民致电九九九报警不是接不通,就是打通后截线,或者被告知「惊就唔好出街」。西铁站外,记者拍到八乡分区指挥官李汉民与白衣人轻松交谈。其后一大批白衣人在南边围村出现,部分手持武器,警方却不逐一采取截查行动,更放走所有人。直至翌日傍晚才拘捕六人,控以非法集结罪。可见,警方错漏百出,如情报失灵、电话不通、处事怠慢、掉失职守、满口歪理、搜查不力、控罪过轻等等,若都不是巧合而已,指责警方不是与行凶者默契相通,就是纵容他们为所欲为,亦庶几近矣。

有人出巨资策动黑社会,必定事出有因,相信不外是运用暴力配合特区政府的剧本。一是疯狂暴行引起全城关注,必定盖过四十多万人游行要求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也有利当局掩饰当晚在上环向示威者开枪几十发的暴行。二是黑社会行凶手段凶残、野蛮、狂暴,林郑把这种疯狂暴力与示威者侮辱中联办的行动等量齐观,便是要把后者丑化,令一般港人望而生厌,令反「送中」运动同行者跟他们割席。三是就让人感到,接连不断的反「送中」行动已影响警力调配,有人命伤亡的话,怪就怪那批示威者。四是制造白色恐怖,用暴力吓怕运动参与者,使他们只好认命,反抗运动不但无用,更引发暴力反击,而一般市民也许把问题归罪于运动参与者。

奈何剧本太烂、演员太差,得到的效果适得其反。林郑谴责元朗暴力,但保持政治正确,重点始终放在攻击包围中联办示威者,但对元朗恐怖袭击不作即时的、高规格的警力应对,对伤者亦不第一时间亲身慰问,见记者时更间接承认涂污中联办国徽比人命安危更重要,与民众所想完全脱节,她对元朗惨剧的关怀,是「抽水」还是真心,不禁令人怀疑。

同样不堪的是元朗警方的现场表演。剧本应该是警力不足是由于反「送中」运动的影响,警员应表现他们力挽狂澜但人手不足而鞭长莫及。不过,网上影片所见,警方不乏人手,不过调动失宜,费时失事,如只派两名警员到场、防暴队姗姗来迟、不调查便撤退、铁路应变部队不知所踪等等,最后造成「无警时分」,任由凶徒肆意施暴。更难看的是,警方跟受袭市民对峙而无意沟通,但与行凶暴徒却互不防碍,轮流在地铁站出现,而地铁站外,指挥官对记者对市民煞有介事,对白衣人谈天说地,互谅互让。

如此丑态毕现,众人眼下的特首轻重不分,市民安危并非其头号关注,而警方则彷似心有旁骛,别有所思,失去保护市民的能力。结果当局又再翻盘失败,无法突出警队的价值,反而引起更强烈的民愤,因为连保护市民人身安全也完全失职,这个政府还有甚么值得信任,这样的特首还可以不马上下台吗?

白色恐怖已经升起,但只要大家看穿诡计,毋忘初衷,更加团结互助,继续结伴同行,以坚定的脚步,和平理性的行动,加上媒体的监督,定能克服阴霾,以公义的阳光驱走邪恶的黑暗。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