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爆发黑社会暴打市民 外界质疑“警黑合作”

在7月21日40多万港人再次走上街头参加民阵发起的大游行,要求港府回应民间五大诉求,撤回逃犯条例修订和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等之后,新界元朗爆发的超过百名疑有黑社会背景的白衣人,以棍棒、铁棍等凶器追打无辜市民和传媒记者,包括大批游行后返家的黑衣示威者,导致几十人受伤,震惊国际社会。外界质疑警方不作为,甚至纵容黑社会暴力行为。

“白衣人”暴打市民震惊社会

星期天晚10点多过后,在元朗有一百多名穿白衣、多数戴口罩的壮汉,在西铁线元朗站附近追打路人,闯入西铁站大堂和月台殴打乘客,甚至追入车厢内乱打,并将乘客拉出月台围殴。暴徒还撬开地铁站按警方要求落闸的铁闸门,继续围殴站内躲避的市民。

整个暴力过程持续数个小时。事件导致至少45人受伤,包括孕妇和几位媒体记者,有的头被打破,血流满面,其中一人危殆,5人情况严重。

警方没有作为

在元朗暴行中头部被打、嘴唇要缝18针并需要留院观察的民主党立法会议员林卓廷,周一早上对美国之音表示,他有理由认为警方在这次事件中不作为,刻意不去制止和处理。

他说:“因为昨天我在去元朗站之前,跟元朗的警方代表已经电话联系过,要求警方尽快地派人去阻止这些黑社会的行为。我到现场看到许多市民被攻击,到最后我自己也受伤,前后总共一个多小时,我也看不到有什么警员来到去阻止事件。所以,我有理由相信,警方是故意不派人去处理。这非常严重。”

“最黑暗的一幕”

有评论认为,元朗出现无政府状态的暴民横行,是香港最黑暗的一幕。泛民主派的职工盟发表声明,称这是香港最黑暗的一天,认为是赤裸裸的“警黑勾结”。

声明还表示,这些暴徒在元朗行凶得逞之后,更加猖獗地前往天水围、屯门、大埔等地方,继续行凶,整个过程警察竟没有制止,好像是在配合行凶者的行径。

曾任廉政公署调查主任的林卓廷表示,警方这些不作为,严重损害市民对警队的信心。

他说:“过去也有黑社会袭击香港市民,但是没有这一次这么大规模,持续时间那么长。我觉得跟警方袒护他们是有关系的。因为我们从网络上得知他们(黑社会)在元朗部署已经几个小时了,我们被攻击也有很长的时间。整整几个小时时间上,警方都不去处理。最后也没有拘捕任何人。我就觉得警方的执法有非常大的问题。”

警方反驳“警黑合作”

民主党元朗区议员黄伟贤表示,当晚收到多名居民投诉,指7点开始已有过百名白衣人聚集,令人惊恐,但报警几个小时都没有警察到场。直接致电元朗警署,竟被告知“惊你就唔好出街”(如果怕就不要上街),然后就挂线。黄伟贤批评警方是明目张胆的“放水”。

黄伟贤还向香港媒体透露,有几个白衫人想打他,他向附近警车上的警员求助,表明身份并指有白衫人袭击他,要求警员保护,但警员却开车离开。

另外,警方午夜过后进入白衣人聚集的南边围村调查,被媒体质疑在调查期间打开封锁线,让两批白衣人离开,不仅没有拘捕任何人,甚至没有检查身份证。而警方则随意在金钟附近检查年轻人的身份证,

元朗警区助理指挥官(刑事)游乃强向媒体表示,警方有自己的调查方式,没有能力记录所有白衣人的身份。

网上有视频显示,亲中的立法会议员何君尧与多名白衣人握手,竖起拇指称“辛苦你”、“你们是我英雄”。媒体报道,何君尧否认与元朗黑社会袭击事件有关。

多方强烈谴责

香港社福界到元朗警署抗议警察在元朗7.21黑社会暴行中不作为 (美国之音汤恵芸拍摄 )
香港社福界到元朗警署抗议警察在元朗7.21黑社会暴行中不作为 (美国之音汤恵芸拍摄 )

此外,公民党发表声明,强烈谴责7.21元朗暴行,批评警方失职,仿如与黑社会协调,不单在暴行发生时有在场警员转身离去,事后在防暴警察到场增援后,竟让大批怀疑涉事的白衣人离去,令元朗形同沦为黑社会管治。

香港亲中建制派的自由党也表示对元朗暴行不能接受,促请警方严正跟进,把凶徒缉拿归案。

全国政协副主席、前特首梁振英也在社交网站发文,严厉谴责元朗事件中施袭的暴徒,呼吁停止一切暴力行为。

美国之音记者星期一上午致电警务处警察公共关系科总警司谢振中办公室电话,接电话警员留下记者电话,称会回复。

据香港媒体报道,谢振中星期一上午在港台节目上表示,元朗暴力事件无法无天,是公然挑战香港法治。谢振中还否认“警黑合作”的质疑,称未能当场拘捕任何人,不代表警方不关注,警方会跟进违法份子,适当时候会作拘捕。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星期一下午率领一众官员及保安局局长李家超在特首办会见传媒,谴责元朗事件令社会震惊,令人发指,要求警务处全力缉拿凶手。

转自:VOA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