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中共要在新疆强制推行民族同化?

中国政府在西北部的新疆地区搞的拘禁营运动不同寻常,这不仅是由于它的规模,而且是由于它的矛盾性。多达150万人被随意拘禁在政治再教育营中,他们来自主要是穆斯林的突厥语系少数民族——维吾尔族、哈萨克族和吉尔吉斯族,这些再教育营的设立在一定程度上是为了让他们放弃自己的宗教信仰。

中国当局有时将这种大规模拘禁运动描述为针对暴力极端主义意识形态的一种“严格的预防措施”,有时则称其为一个出于好意的“职业培训”计划,将被拘禁者比作“寄宿学校的学生”。

6月,这些建筑据信属于一座再教育营。
6月,这些建筑据信属于一座再教育营。 GREG BAKER/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但目击者以及政府文件揭示出,这些设施是类似监狱的关押营,使用了密集的洗脑步骤和各种形式的心理折磨。(也有身体折磨和强奸的报道。)除了拘禁营外,政府重建社会结构的工作还包括有系统地将儿童与父母分开,以及用强制劳动的形式征募越来越多的成年人。

尽管中国曾偶尔面临过来自一些维吾尔族团体的暴力抵抗,特别是2013年在北京以及2014年在昆明发生的恐怖袭击,但新疆的再教育运动其实并不是为了打击极端主义。(美国主管反恐的内森·萨勒斯[Nathan Sales]本月早些时候也说了同样的话。)被拘禁的不仅仅是年轻人——人们认为年轻人是最容易激进的群体——还有老年人、孕妇、无神论者和皈依基督教的人。人们能因各种原因被关押:给汽车加了太多的汽油,拒绝在公共场合吸烟(不吸烟被认为是虔诚的表现),或是接了海外亲戚打来的电话。那些说他们曾为变成“模范中国公民”尽过一切努力的少数民族成员说,那些努力并没有让他们免受拘禁。

为什么没有呢?这种高压手段可能只会促进抵抗和激进主义,那为什么中国政府要镇压整个民族呢?为什么在国家主席习近平将“一带一路”倡议作为自己最重要的国际项目的时候,中国愿意冒下疏远中亚及其他地区的穆斯林政府的风险呢?

因为中国共产党不能不试图强迫少数民族同化。中共在新疆——在中国其他地方也一样——的最终目标是行使完全的意识形态大权,这也涉及努力改变中国少数民族的身份认同。中共长期以来生活在恐惧之中,担心如果不能完全控制中国社会的话,它的长远生存将面临危险。

所以,中共现在正在加倍努力,在新疆推行一场强制同化运动,这种运动以前在其他地方失败了。

中共当前的再教育运动是文化大革命的一个升级版。这场运动也寻求通过铲除其他意识形态和信仰体系来实现意识形态控制,但它是以一种更先进、更高技术的方式进行的。在新疆,在检查站、通过监控系统或上门访问收集来的有关维吾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的大量个人信息,被输入到警方的数据库里。

只不过这种努力似乎忽视了文化大革命的一个影响,那就是“文革”制造了信仰真空,而在“文革”后的几十年里,中国经历了各种宗教的复苏。许多维吾尔族、藏族,以及占人口大多数的汉族的成员,都热情地接受了传统的和新的信仰。

中国基督徒的人数据信从1950年的340万增加到今天的1亿左右,比中国共产党党员的人数还多。就连中共党员们也要么公开信奉某个主要宗教,要么匿名承认他们参加宗教仪式、占卜、烧香或在家中供奉神像。许多笃信宗教的人认为,他们的信仰与爱国主义或对党的尊敬没有矛盾。

尽管如此,中共今天的同化运动继续以宗教作为攻击目标,因为在它眼里,宗教往往代表着一个人最深厚的效忠,这种效忠与对国家的忠诚有竞争,也削弱了党的意识形态基础:唯物主义。

中国的宗教复苏彻底颠覆了马克思主义的核心假设,即经济发展会自然而然地消灭宗教信仰;事实上,宗教正是在这个国家已经摆脱贫困的时候复苏的。财富的增加似乎也助长了腐败,包括中共内部的腐败——削弱了中共的合法性和道德地位。中共现在在意识形态上处于双重守势。

政府除了把宗教作为攻击目标外,还试图推动民族和语言的同化,这也是通过物质激励来实现的。一些少数民族为了获得走向上层社会的流动能力追求全汉语的教育。但更多的人只是更加坚定了自己独特的民族和宗教认同。

今年早些时候,西藏的牧民被告知,他们要想拿到国家的补贴,就必须用中国政治领导人的画像取代他们祭坛上供奉的佛像。同样,中国东南部的基督教村民们也曾被告知,如果他们想继续拿到扶贫补贴,就必须用习主席的画像取代耶稣像。据社交媒体,当地官员之后据说声称,这种做法成功地“融化了(基督徒)心中的坚冰”,并“将他们从相信宗教转变为相信党”。

真的吗?2006年至2008年间,我在青海省的汉化藏人中进行的研究表明,即使是更为汉化的藏人也可能成为他们据信早已放弃了的民族认同的捍卫者。类似的现象似乎正在维族人中发生。

举个例子:去年,维族人米日古丽·图尔荪(Mihrigul Tursun)向美国国会讲述了她被拘禁和强迫接受汉语教育的经历,“我在这个政府项目中的经历实际上让我更加意识到自己的民族身份。”那以后,她成了一名直言不讳的活动分子。

相关报道

  • 俄朝等37国联署支持中国新疆政策2019年7月15日
  • 22国敦促中国停止在新疆拘禁穆斯林2019年7月11日
  • 新疆7·5事件十周年,我为真相作证2019年7月5日
  • 在新疆,手机上不能有的7万项内容2019年7月3日
  • 中国如何利用高科技监控压制穆斯林2019年5月23日
  • 中国如何化解对新疆拘禁营的批评2019年4月9日

我的一个熟人还说,新疆的一些汉人告诉他,他们认为,政府正在把无恶意的少数民族公民变成充满仇恨的反对者——如果他们被释放的话,必将采取报复做法。

不过,中国共产党如今除了相信它的再教育计划能把人们转变成意识形态上合规的公民之外,已别无选择。面对更为温和的方法——改善生活条件、技术进步、政府宣传的失败,中共只能诉诸镇压。

卡尔·马克思曾预言,资本主义最终将在其内在矛盾的重压下崩溃。中国共产党似乎也有同样脆弱的自身矛盾:旨在取代宗教和文化的绝对主义形式的唯物主义,只会加剧人们对宗教和文化的渴望。然而,就目前而言,中共正在拼命地全力推进自拆台脚的意识形态,其做法对新疆的影响是毁灭性的。

转自:纽约时报中文网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