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志永:非暴力

暴力无力

反思1989是痛苦的。专制者以坦克机枪对付手无寸铁的学生市民。可至少有一点值得我们深思,为什么杀人的士兵不是愧疚而是愤怒?他们有被欺骗。还有一点不可回避,一路上砖头和诅咒激发了他们的愤怒,祛除了羞耻感,使暴力更张狂。

难道就放弃抵抗听任军队横行?不,绝不放弃抵抗,但也绝不靠砖头木棍抵抗。如果历史重来,如果我们民族团结一心,不扔砖头,不堵道路,没有仇恨,没有恐惧,坚守信仰,绝不屈服,即使军队占据天安门占据每一条街道,又有什么用?

这不是责备挺身而出的市民。这是痛心我们民族专制文化根深蒂固,痛心民主自由力量太弱小,不只武器只有石头砖块,更在于思想的武器仍是原始的。

如果思想武器仍是原始的,内心充斥恐惧、嗔恨和暴力,我们不可能真正结束专制。必须以最强大的思想武器,彻底粉碎三千年专制的根基,才有美好中国。真正的强大,超越对手的强大,不可能是枪炮,只能是信仰。

我们以爱的信仰,洁净一个民族的灵魂。

清末革命,每次至少有几十人几十条枪。而如今暴力革命论者四十年来只是停留在口头上,为美国到处有枪,为什么没有组建武装呢?时代变了。国内,有组织的暴力没有成长空间。国外,暴力组织会作为恐怖主义被全球通缉。

政治行为应适当。行为激烈程度与受压迫程度相适应。秦始皇坑杀儒生,清末改良者也被杀,暴虐催生暴力革命之正当性。后极权体制有罪恶,可是和斯大林希特勒比,还是文明多了。且是弥散的平庸之恶。真要刺杀某个官员,人们还是觉得过了。除非自卫,暴力行为不适当了,得不到国民和世界潮流支持。

寄望军队政变实现民主,不切实际。后极权军队忠于抽象的党,不忠于任何将官。没有哪个军官能拉出一支部队发动政变。转型时也不会有一支部队对抗潮流。和平运动声势浩大得到人民支持,军队就会站过来。专制者“打江山”,先有党卫军然后有驯服的人民。我们的道路刚好相反,有了自由的人民自然有国家的军队。

现代社会不同于冷兵器时代,民间暴力对抗强权,无异以卵击石。专制擅长暴力。即使灭亡前夜,受到暴力攻击,它依然强大。暴力激发野蛮性,减少使用暴力的羞耻感,给暴力正当理由,使本已裂痕重重的体制团结起来一致对外,使他们更强大。我们和专制比暴力,是小巫见大巫,只会失败。

拿起砖头棍棒对抗强权,是布衣之怒。是心灵的弱者。我们不要成为弱者。我们难道不是弱者吗?不。比暴力,我们当然是弱者。可是,暴力永远不可能征服坚定的信仰者。我们顺应历史潮流,背后是渴望正义的人民。我们是真正的强者,内心满满的爱,强大无边,救赎这古老的民族。

暴力不是通往民主自由之路。能结束专制的暴力,一定是更强大的暴力,往往产生更强大的专制。俄国十月革命带来了苏联极权帝国。中国辛亥革命最终的果实是动荡和极权。

我们能实现一个什么样的中国?如果还是改朝换代,如果不能带来一个更好的中国,我们又何必付出一生的努力?恐惧仇恨救不了中国。二十世纪,我们民族已有太多恐惧仇恨。我们的使命,永别恐惧仇恨的专制,民主宪政,美好政治,一个自由、公义、爱的美好中国。

非暴力强大

甘地领导的非暴力不合作运动使印度从大英帝国独立。南非持续多年的非暴力抗争结束了种族隔离制度。菲律宾“人民力量”革命结束了马科斯独裁政权。这些都是二十世纪非暴力运动成功的先例。第三波民主化浪潮开始,各国基本都是和平革命实现民主。

有朋友说,我们面对的是共产专制,无底线,非暴力不行。

可事实上,苏联东欧共产专制结束无一例外是非暴力运动的结果。强大的军队强大的党为什么失败了呢?它们比威权政体结束更干脆,没有叙利亚的战乱,一夜之间烟消云散。一夜之间,几千万党员只剩几万,还不是原来的共产党了。

旧体制没有捍卫者。抱怨“无一男儿”没有意义。

人心丧尽,结束,只是一个告别仪式而已。没有改朝换代的动荡杀戮。人们失去的只是锁链,微笑着迎接朗朗乾坤。

苏联没有六四镇压。可斯大林国内屠杀不亚于毛。1991年苏军还在立陶宛开枪。直到819坦克开进莫斯科,苏共国家暴力依然强大,无人预测苏联崩溃。中国与苏联有区别,但也有最大的相同——共产专制。都有数千万党员,强大的国家机器,军队绝对忠于党。直到结束前,苏共看起来都比中共更强大。

可它结束了。共产专制结束的基本模式是,大规模社会运动,唤醒部分公务员、军警拒绝执行专制命令,军队犹豫观望;或者,统治上层分裂,开明派占上风,与反对派达成妥协;专制结束。

苏联保守势力发动“819”政变,软禁戈尔巴乔夫,宣布紧急状态。他们有克格勃、军队、内务部,强大的国家暴力。历史时刻改变在于人心。叶利钦登上坦克号召人民抵抗政变,市民聚集白宫,保守势力动摇了,特种部队拒绝执行命令,军队犹豫了,三天后失败。专制暴力强大无比,可人心变了,它脆弱不堪。

非暴力需要条件。不是任何对象任何时候都适合非暴力。一个正在杀人的疯子,暴力制止、正当防卫都是必要的。极权巅峰期,统治集团一个头脑,铁板一块,整个社会充斥仇恨敌意,几乎没有空间唤醒人性良心。如希特勒的德国,结束巅峰的极权,更强大的暴力是必要的。

极权统治的边缘,比如纳粹德国统治下的挪威,或极权统治的后期,当下中国,1980年代的波兰,权力已经松动,良心有了觉醒的空间,非暴力有机会。

策略上,非暴力运动适用于民主国家,以及后极权、威权政体、半民主国家。权力有一定国际国内制约,公民社会有了一定空间。后极权国家具备非暴力行动的社会条件。已有很多因素制约暴力机器。

专制高墙不是石头墙,而是人墙。专制暴力的确强大,能毁灭地球几十次。可他们并不能时时处处使用它。暴力掌握在人手中,权力运行最终取决于人,每一个人。党、军队不是抽象的,而是一个个具体的人组成的。枪,在人手里,改变了人心也就改变了枪。改变了人心也就改变了专制。是真正彻底的改变。

人心在变。极权意识形态烟消云散了。人,不再是阶级斗争的螺丝钉。而是一个个鲜活的个体,有价值观,有利益算计,有良心。专制缺乏正当性,人心离散。当暴力执行者不再基于阶级仇恨,只是完成上级的任务,扮演一个角色,暴力已经打折扣了。玫瑰是柔弱的,可玫瑰确曾在很多国家使枪炮退却。

不把对方想象成不食人间烟火的魔鬼。不为自己打造一个魔鬼吓唬自己。把对方当人看。爱,是结束专制最强大武器。微笑,是融化冰原的春风。

时代在变。战争屠杀平民曾是常态,而今是战争罪行。人类文明在提升,心理底线在抬高,集中营、野蛮暴力受到全人类指责。影响统治者,也影响具体执行的人。互联网时代,信息很难封锁,大规模野蛮暴力躲不过人类的目光。这制约统治者的暴力,也激励我们非暴力运动更加和平理性。

极权依赖强有力的领袖。面对民主运动,有邓式强人,将军们毫不怀疑他会赢,会执行镇压命令。后极权统治集团没有领袖,裂痕重重。非暴力社会运动得到公众广泛支持,统治阶层必然分化。军队忠于党,可党是谁?将军们会算计,我该听谁的?当军队犹豫观望,专制也就结束了。

权力的本质是信用。邓不在位,却左右大局。表面效忠没意义。真强人不用修宪。稍大点事就让将军签承诺书,不是真集权。历史时刻,工资小恩小惠没有意义。袁世凯真有私家军还纷纷倒戈,何况平庸二代?和平时期已离心离德,危机时谁相信他真强大一定能赢?相信才会听命,怀疑就会犹豫,犹豫就结束。

后极权只能依靠精细管理,所谓网格化。他们很清楚,一旦人群聚集社会运动起来,他们没有能力调动军队镇压。专制集团暴力很强大,但也注定一夜之间灰飞烟灭。

非暴力原理

人性有动物性一面,无知,野蛮。有神性一面,大爱,文明。动物性支撑专制暴力,根基是恐惧、敌意、仇恨和物理意义的强力。神性支撑非暴力信仰,根基是爱、慈悲、友善和美好心灵的力量。

暴力源自心灵。能克服暴力的,一是更大的暴力,摧毁或压制其暴力的能力。二是改变心灵,使其放弃仇恨和暴力。终极意义上,克服最大暴力的,克服人性中动物性一面的,不是暴力,是神性,是博大的爱。这个世界最强大的武装力量如果没有神性制约,不择手段为所欲为,地球将是人间地狱。

比暴力,比动物性的一面,小动物比不过大动物。我们和专制比暴力,是小巫见大巫,是以己之短比对方之长,注定失败。

而在另一个平台上,心灵世界,更强大的是我们。对方没有信仰,我们的信仰坚如磐石。对方为自己的饭碗,我们为美好中国。

面对专制军警,很多人本能想到小的暴力,比如拿起木棍、石块。殊不知,这是运动走向失败的开端。这只会激发对手更多的暴力。老兵维权,非暴力运动持续多年,也取得了一定成绩,可当他们拿起木棍和灭火器,就失败了。

什么是我们的力量?人性的两端,我们选择神性一端。走到极端去。这就是极致的纯粹、良心、爱,绝对的彻底的非暴力,唤醒良心,凝聚良心,才是我们的力量。正如阴阳相克,一个极端才能克服另一个极端。折中的首鼠两端的选择只会失败。

玫瑰为什么能逼退枪炮?非暴力运动的成功,在于唤醒良心。人,都是有良心的。一个十恶不赦的杀人犯,也爱自己的母亲、孩子。警察士兵受命镇压游行,面对手持玫瑰的少女,和面对手持棍棒的愤怒男子,心态会不一样。美好场景会唤醒他们内心柔弱的一面。

也许,我们不能唤醒最顽固者,不能改变警察士兵作为工具的角色。但我们能唤醒越来越多人,唤醒大多数,唤醒更强大的正义的力量。非暴力运动也是一种力量对决。一面统治者有枪,但悖逆人心,人越来越少。另一面我们没有枪,但顺应良心,人越来越多。最终,持枪的手颤抖了,放下了。

非暴力运动之成功,取决于人性中两种力量对比。当我们至善的力量凝聚起来,而对手,信仰缺失,人心纷乱,注定失败。

人类社会变革,最终极的力量,不是枪炮,而是思想,是良心。良心,是我们的力量。它在每一个中国人心中。人类文明进步的战场,最终在属灵世界。正义最终战胜邪恶,不只是文学艺术,它是人类生生不息的渴望,是文明进步之源泉。

围观黑监狱,我们一次次被殴打。最终逃跑的是它们。太黑暗了,专制体制也不愿替他们背书,即使后极权体制中,也是孤立的。而我们,网络传播,有强大的民意支持。心灵世界的战斗,最终胜出的是我们。

因着上天恩典的信仰、智慧和担当,民主运动中,我们不孤单。中华民族良心的力量,人类文明正义的力量,远远超过专制的武器。他们有暴力,可我们有人心。最终他们也必然失去暴力。置身于人类文明潮流,置身于13亿中国人良心的汪洋大海,专制者是孤立的。

良心,是我们唯一能依靠的力量。背弃它,我们只有失败。顺应它,也许我们仍会一次次失败,可最后胜出的一定是我们。美好中国,是每一个中国人内心的盼望。心灵世界的战斗,最后胜出的一定是我们。

爱,是非暴力的灵魂

非暴力行动需要技术策略,选择目标,设计符号,规划路线,分工协作,等等。食盐行军有周密的思考策划。技术策略是非暴力思想体系的一部分。是枝叶。下面还有树干,信仰根基。

越具体的权利运动,相对易实现的权利,非暴力行动越凸显其策略和技术的一面。民主国家的很多权利运动,阻力本来不大。借助非暴力的策略技术足以实现目标。在此意义上,有专家说,非暴力不需要信仰甚至道德,也是有道理的。

更艰难的改变,需要更强大的力量,更深的根基,更坚定的信念。

美国民权运动,面对两百年的种族隔离文化,需要信仰支撑,人,在上帝面前是平等的。当集会人群面对持水枪的警察,祈祷,然后继续前行。美国当时有成熟的民主,独立的司法,自由的媒体,行动策略加上基督教信仰,就成功了。

我们面对远比美国民权运动更艰难的改变。我们的使命,结束专制,民主宪政,文明重生。对手有深刻的制度、文化、人性根基。他们相信丛林政治、人性本恶。必须在人性深处把恶的信仰连根拔除。灵魂深处的决战,我们的力量必须极其强大,必须有深厚的信仰根基。在此意义上,说非暴力只是策略,太肤浅了。

如果只把非暴力作为策略,没有在信仰和人格上超越对手,我们很容易产生仇恨和恐惧。仍和对手在一个平台上战斗,不可能取得胜利。更不可能重建文明。

非暴力是绝对的。不是暂时的局部的,不是隐藏暴力,不是有限暴力。整个政治文明转型过程我们坚守非暴力。我们追求最少暴力仇恨的社会。彻底的非暴力是我们的信仰,且成为社会的主流信仰,中华文明摆脱野蛮政治的暴力轮回,才有民主宪政,文明重生。

非暴力绝不是软弱,被动,屈服,祈求。而是主动的抗争,最有尊严的抗争,是坚定的更为强大的力量。非暴力不合作,甘地用的词是Satyagraha,常被翻译为“灵魂的力量”。非暴力不是消极的懦弱的逃避战斗,而是以另一种力量,坚持真理的信仰,赢得胜利。

历史学家 B﹒R﹒南达所说:“事实上,非暴力不合作并不是为了达到特定的目标,也不是为了摧毁对手,而是为了进行一种最终能够带来新生活的力量;在这一战略中,它可能会输掉所有的战役,但仍然以赢得战争。”

甘地领导的食盐运动中,2000 人前往盐厂,一拨又一拨手无寸铁的志愿者走进工厂大门,被军警打倒,甚至不举起胳膊保护自己。那天320 名志愿者受伤,2 人被打死。看起来没有达到目标,盐税没有取消。看起来战役输掉了。可是,一场有准备的牺牲,不是带来恐惧,而是彰显荣耀,使一个民族更有力量。

爱,是非暴力的灵魂。

爱是信仰。是美好灵魂映射上帝的光芒。生命同根,同一精神家园。经历此世,体验不同的角色。没有魔鬼,恶,是因无知。人性本善,每个人都是人,我们的同类,内心都有阳光,美好的渴望。

沉入角色悲欢,有时也在高处回望,地上的尘世和自己。所以慈悲。告别恐惧仇恨,在历史尘烟和上帝祝福中,抚慰焦灼渴慕的灵魂。

所以给人尊严,而不是羞辱,唤醒压迫者的良心,也使他们免于自己的压迫。甘地说,清算敌对思想,而不是敌人本身。即使对手心怀仇恨,即使暴力伤害我们,我们应是同情而不是嗔恨和愤怒。

爱是神奇的恩典,当你认识了它,就会浑身充满能量。这场文明征战中,我们相信人类良心,相信美好中国。也许99%的战役都输了,只要爱的能量不断成长,就是成功。直到融化敌意仇恨,再造国民性,一个现代文明中国,古老文明重生。

关于以暴制暴

甘地没能阻止希特勒,非暴力没用吗?

以更强大的武力结束纳粹是必要的。制止一个正在杀人的疯子,暴力是必要的。文明国家法律秩序是必要的。但非暴力是信仰。如果更强大的暴力,其根基是恐惧和仇恨,只会给更多人带来奴役而不是自由。苏联制止了希特勒,奴役了大半个欧洲。

幸运的是,人类最强大的暴力,其根基是神的爱。支撑必要暴力的,不是恐惧,而是爱。法律是必要的,可文明的法律不为复仇,而为救赎。越来越少恐惧仇恨,越来越少暴力,越来越多爱,是文明的方向。

社会转型中,个别极端的暴力不可避免。它震撼麻木的社会,也映衬非暴力之和平理性。可力量极端不对等,是自杀式袭击。我们理解愤怒与绝望,尊重个体付出的牺牲。可我们没有资格倡导,没有理由让别人付出生命。

有组织的暴力不可能,个体暴力不可能打败专制。我们只能选择非暴力,这是唯一的路。是策略,更是信仰。改变心灵是制止暴力更好的也是唯一的方法。

非暴力干涉,比如人群静坐阻拦军警前行的道路,占据广场。不是出击,不是争夺,是坚守。更重要的,我们心中不是敌意,而是爱。

非暴力强制,是在非暴力运动已经声势浩大,成功阻遏了暴力镇压的可能性,权力运行已经瘫痪,强迫当权者改变意愿。不是指局部的物理强制,比如占领电台、立法会,即使没有使用武器棍棒,只要有物理的强制力,其实是暴力行动。

我们倡导非暴力,它应当是社会运动的主流。但宽容不可避免的个别极端暴力。

不合作与合作

反抗专制,不合作是重要的抗争方式。权力依赖服从。足够多的公民不服从,专制无法运行。

有很多不合作的行动,学生罢课抵制校园里的警察暴力、意识形态教化、校长书记不称职,出租司机罢运抵制管理方克扣收入、过高的份子钱、高油价,网民联合抗议抵制网络管制,公民拒绝投票抵制不自由不公正的选举,公民在地铁站拒绝任意检查个人手机,网站消极抵制网络言论审查,公务员、警察、军人公开反抗或消极抵制非正义的命令,等等。

非暴力公民运动不便称之为不合作运动。有时不排斥合作。

后极权和英国统治的印度有很多差异。一个人口大国被少数异族人统治,不合作足以使统治瘫痪。而我们面对的专制者也是中国人,不可能把八千万共产党员逐出中国。

甘地的不合作运动,有一个重要理念,不认同现代文明,印度要退回大农村,超越现代文明。这在以后几十年影响了印度的经济发展。今天中国,扭转物质消费理念倡导苦行不现实。

后极权时代,社会主义核心价值挂在墙上。名义上,我们有选举权。面对潜规则,一个选择是抵制,不去投票。另一个选择是,给我民主,我就要,真的要。我要竞选,号召大家认真投票,激发大家的民主热情,把假的变真的。把权利当真,积极争取,比消极抵制,更有力量,更易唤醒大众。

公民维权,借助体制,借助现有法律,把法律当真,公众才能免于恐惧地参与。后极权渗入社会每个角落。我们日常用的货币、交通、衣食住行都与体制息息相关。不可能有彻底的不合作。

我们不刻意区分体制内外。这是一场良心运动,体制内外都是中国人,都有良心。唤醒国民良心,张扬人性之善,抑制专制之恶,才有美好未来。任何时候,不把个人作为对立面,而是作为可争取的同胞。

维护公民权利,行动兼有体制内外。教育平权行动,主要是体制内诉求。起诉北京市政府不作为,虽然没有立案,也是施加压力的一种方式,也为媒体带来新闻点。申请信息公开,约谈人大代表,研讨会都算是体制内。每月征集签名,请愿,算是半体制内。民主政治运动,以体制外行动为主。

公民运动的核心是做真公民,把公民的身份、权利、责任当真。践行权利,服务社会。有不合作,也有积极争取权利。

非暴力行动法则

真爱法则。非暴力行动者是一个能量场,由内而外满满的爱。爱,及于每个中国人,及于人类,及于众生。

即使他们仇恨敌意(后极权社会这种人很少了),我们没有仇恨。我们不是恐惧焦躁的失败者,历史长河中,我们代表正义,是胜利者。这伟大时代,他们扮演失败者的角色。

爱亲人、朋友,爱陌生人,也爱恶人。青年宾馆黑监狱门口那个光膀子手持铁链子冲过来的家伙,中国有千千万万。强拆、截访、抓捕正义公民的,包括幕后指使者。爱他们作为一个人,有软弱,有哭泣,有对光明美好的渴慕。

是真的爱。不是欺骗自己,不是懦弱,不是乞求。真正的强者,内心浩然光明,强大无边,救赎这古老民族。

因着爱,我们恒久忍耐,担当苦痛。因着爱,我们不说谎,不做害羞的事,不计算人的恶。因者爱,我们忠于良心,慈悲众生。因着爱,我们告别恐惧,无畏前行。

非暴力法则。任何时候不使用暴力,内心深处完全放弃暴力冲动。

不攻击他人。不以任何东西做任何形式的攻击。不扔石头,不打耳光,不用肢体抵触。面对攻击,不被激怒,不还击。不破坏财产,不摔东西发泄愤怒。不可有愤怒,有愤怒,就失败了。

不语言暴力。内心没有仇恨。不冷嘲热讽。以在上帝面前谦卑的心面对尘世的恶。批评没用,互相对峙不是批评的时候,咒骂没用,徒激怒对方。不指责,不骂对方是狗。面对野蛮专制,最好沉默,或者,快乐歌唱。

受苦法则。听任野蛮暴力,完全放下自我,承受苦难。

不躲闪,不防守,不逃走。难道就听任暴力白白牺牲?不是的。我们的受苦不是白白牺牲。我们是在唤醒国民的良心,人类的良心,最终战胜暴力。受苦不是失败,而是荣耀。受苦比理性说教更能唤醒良心。

甘地所说:“最重要的东西不是只用理性就能得到的,必须用受苦为代价……如果你想做成某些真正重要的事,就不能只让理性满意,你还必须打动心灵。”这就是“受苦法则”。

和暴力抗争相比,这是最小的牺牲,但牺牲还是难以避免。甘愿受苦牺牲到底。做好最坏的打算。无论我们多么温和善良,都有可能遭遇没有底线的黑恶势力。非暴力社会运动中,我们随时可能付出巨大代价,甚至牺牲生命。

当拳头棍棒袭来时,内心平静如水。如果心存侥幸,当更大更恐怖的暴力袭来我们害怕了,那就失败了,暴力就会更加猖狂。这不是不尊重生命,不是无谓的牺牲。而是尊重生命的最高体现。只有内心彻底放下自我,才有超越恐惧与苦难的能量。

尊严法则。捍卫自己的尊严,也维护对手的尊严。

非暴力是尊严的行动。捍卫自己的尊严。他们围堵我们,辱骂我们。绝不还口。相反,展现自己良好的教养。内心没有仇恨,没有恐惧。即使被打倒在地,依然有尊严地坚守。人是有良心的。也许有无知的灵魂不可撼动,我们感动国民。

也维护对方的尊严。不羞辱对方。批评对方做的恶,但不羞辱对方作为一个人。这世界没有恶人,只有做了恶事的人。

不傲慢。胜利时绝不自鸣得意。这不是胜利和失败,而是共同的进步。美国内战北方胜利后,林肯没有羞辱对方,没有惩罚对方,而是共建家园。所以创伤很快愈合了。这是我们的榜样。

非暴力进攻

历史长河中,极权在退潮,我们在前行。他们是防守者,我们是进攻者。最终,他们是失败者,我们是胜利者。

围观黑监狱,教育平权,养老平权等,主动发起的社会运动,我们是进攻者。非暴力社会运动需要策略,选择议题,设定目标,科学规划,分工协作,纪律培训等。

选择议题。发起一场非暴力社会运动,首先要发现社会普遍关心的议题。议题攸关民众利益。反户籍隔离教育平权,两亿多新移民是户籍隔离的受害者。高油价,高税收,社保不平等,都涉及巨大的公共利益。也包括精神利益。突尼斯商贩之死,孙志刚之死,都是个人悲剧,可引发了全体国民的愤怒。

有主动发起议题,纪念很多个节日,召集受害者集体抗争长期存在的巨大社会不公。有突发公共事件,雷洋案,疫苗事件,及时介入,设定目标,引导舆论,合理诉求。

设定目标。目标应该现实可行。有不同层次的目标,消耗专制力量,实现个体正义,改变法律政策,结束专制实现民主宪政。要清楚目标定位在哪个层次。政治运动要考虑现实环境,可动员的力量和保守势力的对比。

公民维权,帮助受害者设定理性的可行的目标,是最重要的帮助。愤怒的疫苗受害者希望追责,赔偿。可现行体制下,追责太难。赔偿,法律因果认定也有难度。而设立补偿基金,给受害者治疗,给家庭以支撑,是急迫的,也是可行的目标。

有时注重结果,有时更在意过程。争取随迁子女就地高考,是现实可行的。推动的力量强大,阻力不那么大。有些利益诉求难度很大,涉及特权体制。可能努力多年改善仍有限。但努力的过程中能凝聚公民力量。目标定位主要在公民社会成长。

我们的行动,不是所有事所有时都面对整个专制体制。体制是人组成的,后极权体制中,人有不同的思想、价值观。他们在某些事情上高度共识,另一些事情上,可能形不成共识。他们有共同利益,但具体利益各不相同。有时为把对手从体制内孤立出来,不得不“去政治化”。抗争者有先有后,但都走在同一条路上。

科学规划。行动的可持续性至关重要。找到方法路径,做出战略规划,设定行动时限。教育平权,第一阶段争取小学升初中平等。6个月后实现了第一阶段目标。第二阶段,争取高考平等。每月最后一个周四去教育部请愿。每月围绕请愿展开工作,征集签名,研讨会,联系人大代表等。有了确定的日子和节奏,行动有长期的可持续性。

优秀的电视节目,通常分季,给自己设定时间节奏。不分季,容易虎头蛇尾。我们的行动也要分季,有战略,有战役,有时间节奏,按规划推进。社会运动常常不是一蹴而就。一场运动可能要持续很长时间,不断成长。设定有节奏的时间点,比如,每月特定的日子,是一种仪式。凝聚团队,延伸行动。

动员公众免于恐惧地参与。后极权社会,恐惧仍广泛存在。诉求推翻、打倒,这些话语背后仍是恐惧和仇恨,公众因恐惧而不敢参与。即使民生问题,直接动员请愿、集会,也会恐惧。从征集签名开始,就是低切入点。一些人敢于签名表达意见。在签名人中,发现积极参与者,引领大家参与具体行动。

公开真相。真相是重要的力量。非暴力遭到打压,反而可能获得更多支持,前提是过程充分公开,唤醒公众。公民运动中,专制者打压公民,掩盖真相,拒绝公开录像,抹黑公民维权者。我们及时公开真相,放大维权行动。每一次行动,每一次受苦,都呈现于公众面前,就是进行社会动员。

我们借助媒体、网络公布真相,还可以直接诉诸民众,比如,公开演讲,向公众陈情;在地铁站、商场或者街头穿文化衫;向公众散发传单;在山坡上或空地上写巨大的标语;印制小册子等;某些能引起公众共鸣的口号等等。这些行为还可以拍成照片或者视频发到网上。

集会、示威、游行,亦是爱的展现。不可有嗔恨,不能有任何破坏财产等暴力行为,不堵路,不挡门,尽可能不打扰正常的工作生活秩序。让公众对组织者有信心,让人看到,诉求合理,行动平和理性。

绝食是激烈的维权行为。是各种努力都无效的情况下万不得已的行动。以生命抗争,要考虑到自己可以承受的代价,不能虎头蛇尾。不可以有半点作假。政治行为要适当。不能给人以过激的印象,或者没事找事小题大做的感觉。

绝食者应当是做出这一牺牲的正确人选。包括道义形象,公众关注度。如果公众根本不关心,或者不理解牺牲的逻辑,绝食就是错误的手段。绝食的目标应当是具体的现实性可行的。绝食应当在非暴力社会运动中进行,监狱中不适合。最重要的,除非其他所有选择都已经用尽,否则不应进行绝食。

禁食,比如24小时不吃饭,是更可行的选择。对一个缺乏宗教传统的社会,倡导禁食有助于提升参与者的纯洁信念,提升运动的力量。某些特定的日子,禁食一天,是公民运动精神修行的一部分。

非暴力运动需要纪律。一旦因为个别人暴力冲动,或者,被挑拨时克制不了自己,就会给专制者暴力镇压的借口。对方可能想尽办法故意侮辱你,殴打你,激怒你,绝不上当,绝不还手。不挑衅,不自卫,不羞辱,不骄傲,不作任何攻击包括语言攻击,彬彬有礼,平和微笑。

也需要精神修炼。冥想,祈祷,纯洁信念,告别恐惧,无畏前行。

适当妥协。注重阶段胜利。有时退让。不合作是公民运动的一部分。是和恶行不合作,不是和统治者完全不合作。符合战略方向的,有时需要合作。

社会运动需要智慧,需要理性。该妥协的要妥协。不试图一步到位实现民主宪政。这也是1989的教训。有战略妥协,甘地在二战期间暂时停下不合作运动。有战术妥协,游行的路线、细节等。一定要积小胜。人民太需要信心了。

非暴力防守

完全没有阳光的黑暗之地,看守所、监狱、非法拘禁地,暴力反抗,只会激起他们的野蛮性。
检举控告,他不理会。大喊大叫,他蔑视。捂住要害部位,他嘲笑。一切策略都只会换来更野蛮的暴力。

有朋友说,打我时我大声叫喊。想想对手怎么想。他本来只是完成上级交办的任务,象征性恐吓性殴打,可当他觉得你在装,心中不屑,激发其野蛮,只会换来更大的暴力。

最好的策略是完全沉静,坦然承受。绝不哭喊,绝不流泪,绝不躲闪,也绝不屈服。我们唯有的希望在于,对方是人,人类的一员,有良心,知羞恶。否则只有彻底绝望。

后极权国家,专制打手没有了阶级仇恨,打我们,只是扮演一种角色。他会想,这是我的饭碗,上级要求打,不得不打。拿饭碗为恶行辩解,是内心孱弱的表现,良心已开始觉醒。暴力的目的是恐吓。如果我们恐惧、仇恨,他们就达到目的了。我们坦荡、宁静、悲悯,专制的暴力会软化。

面对软暴力,准酷刑。比如长时间不能睡觉,武警贴身跟随等。这是信仰和意志的较量。当生命也可以放下,也就无所谓了。

漫长的文明之路上,我们的角色是推动者。对手的角色是阻碍者。如果没有阻碍,也就无所谓进步,没有恶,就没有善,历史就真的虚无了。阻碍者是注定的角色。历史因此变得丰厚,我们也更有力量。

我们都是造物主的工具,在此世扮演不同的角色。认真活出自己,坚守该坚守的,有时,也在高处回望尘世,看不同的角色。以超然的心看自己承受苦难,看对手的角色。没有嗔恨,没有恐惧。我们的荣耀,生命的意义,就在于历经磨难中完美这世界。这超然也是对专制的解构。

通往美好未来

这个国家有太多暴戾气息。截访打死上访者,城管殴打商贩,警察殴打P2P维权者,甚至校园也频发暴力。这背后是恐惧、敌意、以暴制暴的精神荒野。

很多人忧虑中国的未来。专制结束,会不会陷于叙利亚式的野蛮丛林?历史上无数次重复过的悲剧轮回?

我们也有同样的忧虑。这片土壤专制遗毒太深厚了。甚至一些民主志士还在幻想暴力革命,幻想着有朝一日大权在握生杀予夺。专制者也不断恐吓大众,没有他们天下大乱。

必须改变历史的方向,必须避免混乱和动荡,必须有人引领美好未来。我们听从现代文明召唤,永远告别野蛮专制,缔造民主宪政,自由、公义、爱的美好中国。

我们能改变历史的方向。人性的光辉被压抑千年,却从不毁灭。黑暗之地,人们更加渴望光明。中国和一个世纪前不一样。更重要的,我们这一代追求民主自由的中国人,和“打江山坐江山”的不一样。我们有爱,有智慧,有担当。

非暴力是策略,暴力革命完全不可能。更是信仰,当我们被爱的能量充满,我们就能结束黑暗,创造历史。

于中华文明转型而言,技术策略层面的非暴力远远不够。这场文明之战,属灵之战。我们不是要杀死横行三千年的国家怪兽,而是要驯服它,要它守护人民的自由、安全和福利。

唯有爱,才能结束三千年专制传统。以爱为信,非暴力洁净一个民族的灵魂。

我们找到了中华文明重生之路。非暴力公民运动,再造国民性,宪政转型,文明重生。

许志永

写于2018年5月-2019年2月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许志永.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