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9四周年:中国法治恶化 香港反弹

外界呼吁关注709案(资料照片)

外界呼吁关注709案(资料照片)

2015年7月9日起,中国当局开始大规模抓捕和打压维权律师。中国律师执业环境和公民社会空间现状如何?709事件又对香港的反送中示威活动产生了怎样的影响?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林坪邀请美国民间组织“公民力量”负责人杨建利先生和现在台北的第三届中国人权律师节组织者之一、人权律师滕彪对此进行讨论。

记者:滕彪律师,请您先介绍一下7月7日第三届中国人权律师节在台北举行的情况。

滕彪:我们在第三届中国人权律师节上连线了国内的人权律师江天勇,还有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余文生的妻子许艳也发来了短视频,讲述余文生的情况。

2019年7月7日, 第三届中国人权律师节暨第二届中国人权律师奖颁奖典礼在台北举行。图为 人权律师滕彪和台湾废除死刑联盟的林欣怡主持会议。(视频截图)

2019年7月7日, 第三届中国人权律师节暨第二届中国人权律师奖颁奖典礼在台北举行。图为 人权律师滕彪和台湾废除死刑联盟的林欣怡主持会议。(视频截图)

记者:滕彪律师,在709事件四周年之际,您可不可以简单回顾一下,中国当局当时打压维权律师,是出于什么目的?

滕彪:实际上从维权运动一开始,当局对维权律师的打压就一直没有停止。但是到了习近平上台之后,尤其是2015年709之后,对维权律师群体进行了全面的清洗。

根据我的观察和分析,主要原因是两方面。一方面原因是维权运动在过去10多年,尤其是胡锦涛时代,有了长足的发展,而且出现了政治化、街头化和组织化的趋势。这个让当局感到非常的恐惧。他们认为,维权运动的发展已经对政治体制造成了威胁。另一方面就是中共面临政治、经济、社会、意识形态等多方面的危机。所以在这两方面的因素作用之下,当局开始对维权律师以及其他的维权人士、异议人士、公民社会进行全面的镇压。

记者:谢谢滕彪律师。杨建利先生,据您的观察,这四年来,中国律师的执业环境以及公民社会的空间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杨建利:709事件标志着习近平政治上的大倒退,使中国公民社会空间几乎被压缩到零。现在维权律师在中国,不要说进行正常的辩护和一些法律活动,他自己的执照都很难保证。

现在我们也知道,很多709还有709以前被抓捕的律师和公民运动的成员,慢慢也都出狱。他们出狱也都面临着从小监狱进入大监狱的情况。

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变化就是最近几年来,坐牢的政治异议人士,包括维权律师和维权人士,都普遍的受到了酷刑。这种酷刑不仅仅是身体上的,而且还包括精神上的摧残。很多维权律师出狱以后都讲,他们在狱中被迫吃一种不知道是什么样的药。所以有很多的出狱的朋友,在精神方面出现一些状况。有的出狱已经很长时间了,到现在也没有恢复。

记者:谢谢杨建利先生。滕彪律师,请您简单介绍一下709律师和家属的现状。

滕彪:2015年7月9号之后,709大抓捕共有超过320名人权律师受到打压,被绑架、失踪、逮捕、问话或者警告。有很多律师,受到长达几个月甚至1、2年以上的关押。有不少被判刑。其中,周世锋、胡石根都被判7年以上的重刑。屠夫(吴淦)被判刑8年。至今仍然被关在监狱里面的人权律师包括周世锋、王全璋、李昱函、余文生等人。

从已经被释放的人权律师反映出的情况来看,几乎所有的人都受到各种酷刑,包括殴打、电击、剥夺睡眠、强制喂药等等。

很多律师的家人也受到株连,骚扰、警告、软禁或者禁止出境。包括他们的孩子,也被禁止到国外上学,或者受到其他的骚扰。

最近一两年,有更多的人权律师被吊销律师证或注销律师证,被剥夺执业的权利。我们担心这种情况可能还会继续。

香港民众2019年7月1日上街游行,表达他们的诉求。(法新社)

香港民众2019年7月1日上街游行,表达他们的诉求。(法新社)

记者:谢谢滕彪律师给我们介绍的情况。杨建利先生,您觉得中国当局对维权律师的这种抓捕,它对周边的港台地区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杨建利:习近平上台以后,他做了几件事。反腐主要是对准党内的他自己的同志、官员们,当然这个也波及到民营企业家。另外一件事情,就是对公民社会的打压。这个是以709事件为标志。这两件事情,可以说都是严重破坏了法制环境,使得人们对习近平刚上台的时候讲的“依法治国”完全丧失了信心。

这样一个任意打压自己公民的社会,你怎么能够取信于香港这种地方?香港人怎么能相信中共给他们讲的这一切?而且事实也向他们证明了,北京的手不断的伸向了香港。更严重的是,几乎在709发生的同时,越境执法的现象在香港数次发生。这都给香港人民的信心,带来毁灭性的打击。

台湾也看到中国大陆的情况,又看到香港的情况,当然对你没有任何信心了。

所以709事件习近平在法治上的倒行逆施,实际上是教育了很多人,包括香港、台湾还有国际社会。

记者:谢谢杨建利先生。滕彪律师,您觉得709事件是不是也令香港人对《逃犯条例》的修订非常地警惕?

滕彪:对,应该说是一个因素。香港公民社会、香港市民对中国大陆的人权状况,一般来说还是相当关注的。他们有这样的传统,尤其在1989年之后。所以他们知道中国这种法治状况:司法不公、滥用酷刑、党控司法以及司法腐败等等。另外,香港人了解更清楚的是像铜锣湾书店这样的事情。铜锣湾书店的老板和店员直接被从香港绑架到中国大陆,受到虐待,然后被强迫认罪。这个情况让香港人极为担心,一旦送中条例通过,任何一个居住在香港的人,都有可能被送到中国大陆关押和审判。对香港人来说,这也是绝对不可接受的。所以这次反送中的抗议,能够有一百万人到两百万人参与,这种规模不但中共没有想到,连香港人自己也都没有想到。它至少是打乱了中共控制香港的节奏。

记者:谢谢滕彪律师。谢谢杨建利先生。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