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送中抗议活动的蔓延和整合趋势

2019年7月7日九龙尖沙咀半岛饭店前的游行队伍 (美国之音记者申华拍摄)

2019年7月7日九龙尖沙咀半岛饭店前的游行队伍 (美国之音记者申华拍摄)

香港的反送中抗议活动,星期天首次扩大到九龙地区。有社会活动人士说,社会团体整合,进而发动罢工可能是行动的方向。不过,也有评论提到目前香港抗争运动的缺失。

星期天(7月7日),经网上号召举行的反送中游行,第一次在港岛以外地点集结。下午三点三十分,警方认可的这次游行在九龙的尖沙咀首先集会,四点钟游行起步,目的地是高铁西九龙车站外广场,途经弥敦道繁华商业街以及九龙公园一带。

2019年7月7日九龙大游行中的一个横幅标语 (美国之音记者申华拍摄)
2019年7月7日九龙大游行中的一个横幅标语 (美国之音记者申华拍摄)

苹果日报援引游行发起人的说,游行诉求包括:撤回逃犯条例,收回6.12事件的暴动定性,撤销对反送中抗争者的控罪,追究警察滥权,以及以行政命令的方式,宣布解散立法会,立即实行“双普选”。其中,最后两条是这次新提出的诉求。

最新报道,组织者说23万参加九龙大游行,警方说,高峰时有5.6万人。警方最初担心,人数或突破一万人,为此,调集2000警力,防止有人冲击西九龙的大陆口岸,因为那里实施的“一地两检”,也是近年来香港极具争议的政治议题。

尖沙咀以及附近商户早已得到通知,旅行社调整行程,星期天大都避开尖沙咀景点。附近饭店也告知客人不能提供前往尖沙咀的接驳服务。星期天下午那里的顾客流量明显减少。

苹果日报说,这次游行集会的目的之一,是“向内地人宣扬反送中”。

2019年7月7日,有外国人为抗议者游行助兴 (美国之音记者申华拍摄)
2019年7月7日,有外国人为抗议者游行助兴 (美国之音记者申华拍摄)

星期天下午尖沙咀大陆游客减少,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大陆女游客对美国之音说:“(游行)对旅游,对购物肯定有影响,对咱们出来玩的的人是有影响。交通堵塞交通不方便。到处都是人挤、人拥。对香港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了,牵涉很全面的东西。眼前就是影响旅游和交通,影响大家游玩。”

不过,香港到底发生了什么,导致这场大游行?这位大陆游客说:“发生了什么事请,到底怎么回事,不太完全了解,这里面牵涉到很全面的东西,不能够确定到底是什么事情。作为一个市民和游客来说,也不怎么好说,数不到一个正点上面去。”

香港居民艾美莉对美国之音说,出来游行是为了香港的未来说:“说实在的,我们是香港人,我们这一代感受到湘钢的繁华,回归以后真的感

觉没有以前好。我们的孩子都不在香港,全部都出去了只剩下我们两个老的。我们两个老的其实出来不出来游行,对我们都没有什么影响。但是为了我们香港的未来,我们要出来,要来支持。”

香港反送中抗议活动,从港岛移师尖沙咀,并且很有可能向其他地方蔓延扩散。今后这种抗争的趋势是什么?香港社民连的梁国雄对美国之音说,尖沙咀的这次游行标志运动开始新转折点:“我相信,现在我们是化整为零,这样下去,总有一次会化零为整。现在发动罢工可能有一点希望,因为现在香港已经习惯做一件能够让政府感到压力的事情。我们把两百万人的游行化作很多小的游行,这个是对的,也是一个自然的发展。我们现在想的是为一次更有力的行动去做准备。”

2019年7月7日警察在西九龙高铁车站外对一名行人进行盘查 (美国之音记者申华拍摄)
2019年7月7日警察在西九龙高铁车站外对一名行人进行盘查 (美国之音记者申华拍摄)

梁国雄接着谈到,目前香港社会众多团体,如何在重大社会议题上实现整合,以便发挥更大作用。另外,长期群龙无首,没有“大台”似乎也不利于运动的发展。

在另外一方面,南华早报星期天刊登评论,分析香港目前抗议运动的“缺失”,认为在现代历史中,暴力攻击政府权威地标,例如,立法会,只发生在革命运动期间,特别是在经济极度萧条,大多数人陷入饥饿的时期。另外,这次抗议活动不应动员未成年者旷课参加抗争活动,这些孩子哪个方面都还很脆弱。

转自:VOA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