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始乱终弃 港人珍重自救

Hongkong Proteste (Reuters/T. Siu)

《纽约时报》发表文章《为什么说中国已不再需要香港》,作者ESWAR S. PRASAD说,自1997年从英国手中收回香港控制权以来,中国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基本上尊重香港的制度。但现在情况已经不同了,北京在最近的抗议活动中采取的强硬手段已经非常明显。原因在于,1997年,中国需要香港,现在已经不那么需要了。

文章说,当中国于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时,经由香港进行的转口贸易已失去其重要性。据估计,1997年,中国近一半的贸易是通过香港进行的,如今这一数字还不到12%。1997年,中国股市的规模还不到香港股市的一半。如今中国股市价值接近8万亿美元,是世界上最大的股市之一,大约是香港股市的两倍。这并不是因为香港市场萎缩了,而是中国的金融市场扩张得太快。

作者认为,北京的叙事是,只要政府能够带来稳定的经济增长并维持法律与秩序,香港市民就愿意放弃个人和政治自由,然而香港发生的问题与这种叙事是直接抵触的。中国可能会暂时放松对香港的控制。但毫无疑问,北京对香港的计划并不包括保护香港人民和国际投资者曾经珍视的东西–自由企业制度、民主、言论自由和法治的价值。抗议者对未来的担忧是正确的。

一起抗争不割席

Hongkong Massenproteste gegen Regierung (AFP/H. Retamal)

6.16反送中大游行的参加者人数据称达到200万

香港《苹果日报》发表文章《假收风真造谣,假对话真分化》,作者李平说,林郑月娥选择邀部份大学学生代表闭门对话,而五年前她以政务司司长身份与学联代表则是公开对话,如此倒退的安排是谦卑、有诚意,还是对大学生的不信任?

文章说,的确,对200万人同时上街怒吼,中共港共都置若罔闻,何以相信他们有对话诚意?不过,无论政治立场如何对立,对话始终是和平解决问题的办法,关键在于如何化解中共港共以对话分化抗争群体的诡计。一方面,与中共港共对话的群体、人士,必须坚持要求特府回应五大诉求,同时应坚守公开对话或公布全部对话内容的原则。另一方面,”在抗争过程中的不割席、不笃灰,如何适用在对话过程中,各抗争群体应认真思考、对待,务求继续发挥兄弟登山、各自努力及Be Water抗争的合力,莫让中共港共阴谋得逞”。

议会的崇高来自人民的尊严

香港《明报》发表文章《生死、仁义与尊严》,作者马岳说,议会崇高的地位,来自人民的授权。香港的议会,长期由少数人的选票否决大多数人的选票,由0票的主席驱逐几万票甚至几十万票选出的议员出场,以至不让他们发言。0票的财委会主席可以不容许议员问问题,以尽快通过政府拨款为荣,把数以百亿的公帑尽快批给大白象及各财团分润,并把这说成是自己的”收成期”。政府用不民主的方法把民选议员的议席打掉并且告到他们坐牢,置选民于不顾。

作者说,”作为一个公民和纳税人,我在看立法会的会议时,都经常感到受伤害,并且有被抢劫的感觉。于是我只能减少看议会新闻。我不觉得这议会是有尊严的,并不是因为有人拉布、喊口号或是捣乱,而是议会不代表人民的意愿,从来都没有重视我作为纳税人的尊严”。

历史进入革命的轨道?

Proteste in Hongkong (picture-alliance/dpa/kyodo)

7月1日,示威者冲进香港立法会

台湾《上报》发表文章《”反送中”下一步-脱中抗殖,港人自救》,作者无妄斋说,6月15日始,香港接连有市民付出性命,以一己之死唤醒他人之生,警醒无血无泪的政权与前路茫茫的抗争者。眼看宝贵的生命、高洁的灵魂,一一于面前消逝,却没有争取到任何改变,壮怀激烈的市民,终按捺不住愤懑与无助,选择在主权移交中国22年的纪念日,燃起战争烽火,历史正式进入失速列车的轨道。

文章说,观察示威者冲进立法会后的举动,虽然为时短暂,却在不知不觉间踏入革命的节奏。他们涂污特区徽章、除下历任立法会主席的照片、主动悬挂英治港府旗,象征着对中共在港主权的挑战。占领其间在议事堂内宣读的《香港人抗争宣言》,内容简洁有力,加上”没有暴徒只有暴政”的黑色布条,以香港为本位寻求出路。

转自:DW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