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阳逻抗议垃圾焚烧厂遭镇压,折射中国民众运动独特性

阳逻抗议群众打出的标语

过去一周,中国湖北省武汉市新洲区阳逻街道的居民走上街头,抗议在当地修建一个大型垃圾焚烧发电厂的计划。

当地居民认为垃圾焚烧厂建在阳逻开发区,距其数公里内包括两个高校、数十个居民小区。对空气质量、身体健康,以及阳逻的经济吸引力都会造成负面影响。

大规模抗议从6月底酝酿,7月2日和3日人数进一步上升,达到数千人。根据现场视频显示,抗议者打出“我们不想被毒害,只想要一口清新空气而已”等标语。当地政府派出大量防爆警察进行镇压。综合网络流传、未经证实的照片可以看到有居民受伤。

在网传的《武汉市新洲区人民政府致阳逻地区群众的一封信》中称,目前,我区垃圾焚烧发电项目尚未启动环评程序,更未立项和开工建设。下一步,将按照“群众不同意,项目不开工”的原则严格依照法定程序,全过程公开。

屡次发生的环保抗议

类似事件近年来频发。

2015年4月,广东省罗定市政府在没有公示及没有通过环境评估的情况下,与当地华润水泥厂签订了合同,计划建造一个日烧300吨垃圾的垃圾焚烧厂。引发数千民众高举标语集结在镇政府及华润水泥厂示威抗议,但遭到特警镇压,造成数十名村民被打伤,另外有20多人被捕。

其后,罗定政府宣布,取消当地华润水泥厂建设垃圾焚烧厂项目。

最早的此类民众抗议运动被认为是2007年的厦门市民反对二甲苯(PX)项目事件。由于担心厦门的环境遭到破坏,当年6月1日、2日,数千名至上万市民手绑黄丝带,举着“反对PX,保卫厦门”,在主要街道和平“散步”。此后,“散步”一度成为中国市民上街抗争的代称。

最后,该事件也以政府迁建PX项目告终。

厦门事件后,中国接连发生多起民众反对PX项目事件。2011年的大连、2012年的宁波、2013年昆明、2014年的茂名,以及成都市民在2008年和2013年都发生了抗议当地建设PX项目的抗议活动。

昆明抗议PX
Image caption2013年昆明市民抗议在当地建PX项目

中国公民运动的特征

“中国最近10年的这些抗议行动,与当年六四等学生运动有很大不同。”一位见证过厦门PX抗议事件的学者对BBC中文表示,这些运动实际上是由”邻避效应“引发的群体行为。

”邻避效应“在英文中称为“不要放在我后院”(Not in my back yard),往往在建造一些可能污染环境的公共设施,利好由较大范围人群享受,污染则由较小人群负担。

上述学者称,这种抗议并不是中国独有,1970年代就开始出现于欧美国家,多集中在垃圾焚化、毒物处理等公共设施,同样引发附近居民的大规模抗议。

“但中国特别之处在于,一,政府公信力陷入‘塔西佗陷阱’;二,公民没有畅通的政治表达渠道,司法、舆论和人大代表都不能有效运作;三,民间NGO组织的缺位。这些使邻避运动在中国更易爆发。”

在厦门反对PX项目后,中国自由派媒体人曾乐观的表示,最终项目迁建开创了通过正常渠道解决问题的先例,一改传统专政思维中的强力打压。“向民意靠拢而不是与民意对抗”,并“向我们展示了中国走向宪政的可能的路径”。

然而,当近年来更多的此类抗议发生时,强力打压却接踵而至,厦门事件时相对自由的讨论空间也未能再现。

转自:BBC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