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禁言到禁目——中国加紧织密“翻墙罪”

2019年6月13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就《个人信息出境安全评估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办法》)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但意见下面的评论却被锁定在几条,不予显示众多意见,由此可见当局走过场以掩人耳目的实质。而网络上对中共当局正对公民由禁口到禁目,由禁言词到禁视听的图谋的严酷现实亦缺少足够重视,对真正“翻墙罪”(即利用软件突破中共网络防火墙)被加紧织密没有足够警惕。

根据《办法》,个人信息出境应进行安全评估。经安全评估认定个人信息出境可能影响国家安全、损害公共利益,或者难以有效保障个人信息安全的,不得出境。而个人信息是指以电子或者其他方式记录的能够单独或者与其他信息结合识别自然人个人身份的各种信息,包括但不限于自然人的姓名、出生日期、身份证件号码、个人生物识别信息、住址、电话号码等。

《办法》指出,个人信息出境前,网络运营者应当向所在地省级网信部门申报个人信息出境安全评估。重点评估是否符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和政策规定;合同条款是否能够充分保障个人信息主体合法权益;网络运营者或接收者是否有损害个人信息主体合法权益的历史、是否发生过重大网络安全事件等内容。

同时,《办法》还要求网络运营者应当建立个人信息出境记录并且至少保存5年。此外,对违反规定向境外提供个人信息的行为,任何个人和组织有权向省级以上网信部门或者相关部门举报。

由此《办法》可见:翻墙者出境信息将面临严格审查,而有关限制境外网站采集数据则将翻墙者生生卡死。因为只要打开YouTube、推特、脸书等等这些APP,都会采集用户一些基本信息,例如手机号、邮箱、设备信息,地理位置等等。而这些信息都在报告列表中属于禁止被采集的对象。这就意味着,如果用户登录推特、脸书等等,电脑与手机马上面临断网,并且自己数据还被运营商保留5年,以为随时可能降临的处罚作证。如此一来,翻墙面临的风险与困难可想而知。
中共网信办出台《办法》就是要严控人们翻墙获取信息。当然,中共当局并非今日才想到要设定“翻墙罪”,事实上,从互联网传入中国之初,中共当局就一刻也没有停止对网络控制,与对网络使用者的严密管治,而对“翻墙”就出台了一系列从中央到地方的法规。

1996年,中共国务院就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计算机信息网络国际联网管理暂行规定》,其中第六条“计算机信息网络直接进行国际联网,必须使用邮电部国家公用电信网提供的国际出入口信道。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自行建立或者使用其他信道进行国际联网”。公安机关可对违反此规定的人给予警告,并处以最高15000元罚款。因此,20余年来,不少翻墙者遭受处罚,甚至劳教、罚款等等。

2016年7月27日,重庆市发布所谓的《重庆市公安机关网络监管行政处罚裁量基准》,规定在重庆司法管辖区的人使用网络翻墙工具翻越中国当局设置的信息封锁墙访问墙外网站的人可以被处以罚款,“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重庆行政处罚量裁基准所针对的可处罚行为包括:“擅自建立、使用非法定信道进行国际联网;接入网络未通过互联网络接入国际联网;未经许可从事国际联网经营业务;未经批准擅自进行国际联网;未通过接入网络进行国际联网;未经接入单位同意接入网络;未办理登记手续接入网络。”

2017年1月22日,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布了《关于清理规范互联网网络接入服务市场的通知》,决定从当日起至2018年3月31日,在全国范围内清查网络基础设施和IP地址、宽带等网络接入资源。2017年7月1日,拥有大量用户的老牌VPN服务商GreenVPN停止服务。之后,更多VPN服务商在监管部门的要求下终止运营,包括天行VPN、云墙VPN等。在2017年一年,苹果公司以触犯中国法律为由,在中国区应用商店中下架了674款VPN应用程序。目前,在中国大陆只有通过三大电信运营商(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来申请的海外服务器对接服务才是合法行为,其他形式的“翻墙”行为都属于“非法定信道”。

如上一系列法规,都对“翻墙罪”予以严控与打击。而今年以来,广东与重庆两起因翻墙网民遭遇的处罚,则更显示这种控制的强化。

2019年1月4日,广东韶关市公安局发布处罚信息,称当地市民朱某被指控“擅自建立、使用非法定信道进行国际联网”,被处以警告,并罚款1000元。该处罚文件显示,朱某于2018年8月至12月期间,用自己的手机安装翻墙软件蓝灯(Lantern Pro),连接到家中的宽带网络“翻墙”上网,于被查处前一周内登录487次。

另一份印有重庆市荣昌区公安局公章的《被传唤人家属通知书》显示,重庆网民黄某2019年1月4日也受到公安同样指控。

从世界研究互联网 196 个国家的审查法律及其对 VPN 的管制和限制状态来看,10 个禁止或限制 VPN 使用的国家/地区分别是:中国、俄罗斯、伊朗、阿联酋、阿曼、土耳其、伊拉克、土库曼斯坦、白俄罗斯、朝鲜。可见中国控制公民获取信息的严酷状况。

由中共当局针对互联网使用出台一系列规定、办法及今年来对翻墙者采取的处罚可见,中共当局在不断织密网络控制,对突破网络防火墙打压日益强化。中共正在一步步由禁止口舌,到禁止耳目,由管控言论,到管控视听,由对表达思想的治罪,到对浏览信息的治罪。可以想见,随着《办法》通过实施,中国互联网的严冬将更加凛冽,网民因翻墙而获罪将更为普遍,公民获取信息的权利将被进一步剥夺。

值得特别注意的是,中共从去年与美国发生贸易战以来,对外一再宣称要加大开放,对世界作出多种意图缓解贸易战的承诺,而今天却看到中共当局加紧出台进一步强化管控互联网的《办法》,这事实上与改革开放格格不入,与文明发展方向背道而驰,是赤裸裸的反自由、反法治、反人权的行径。所以,今天世界对贸易战下中共当局接受现代文明规则,开放市场,尊重人权,实行法治的任何指望,在《办法》出台的现实前,证明是彻头彻尾的幻想。

转自:对华援助协会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