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公鸣:香港未来堪忧

针对香港7.1大规模游行、少数抗议者冲击立法会,中共官方的几个反应表明香港的局势可能会快速恶化。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在7月2日凌晨4点举行了一场不寻常的记者会,再一次严词谴责抗议者攻入立法会的“极端暴力”行为,表示将追究到底。

环球时报发表社评,原标题是《对暴徒冲击香港立法会的行径大声说不》,新浪网转载时题目变成《暴徒攻击香港立法会,行径令人发指》,隐隐透出杀机。

2019年07月02日下午报道了6月26日驻香港部队组织联合海空巡逻演练,以军队作为威胁手段的意味非常露骨。

7月2日晚新闻联播刊播央视快评,标题为《香港的法治不容挑战》,新浪网转载时改成了《这次,绝不能容忍!》。看来,秋后算账绝不会等到秋后,就在炎热的夏天提前到来。

香港特区政府不打算让步,因为北京不打算让步,在G20川习会结束后,习近平不再有任何顾忌马上就要“收拾”香港的抗议者。

抗议者的诉求之一就是要求林郑月娥下台,但这一要求肯定无法实现。林郑月娥是习近平选定的特首,她一直忠实地执行北京的指令,习近平需要林郑这样的铁杆“忠臣”以控制香港,就象他对待驱逐“低端人口”的蔡奇和“砸棺抢尸”的刘奇——他们至今毫发无损,林郑也不会“主动”引咎辞职或被解职。

抗议者的其他诉求(彻底撤回修例;收回“暴动”定性;撤销对所有“反送中”抗争者的控罪;彻底追究警队滥权责任)也不会得到任何形式的满足。想想三十年来香港对“六四”事件的抗争就能猜到答案,中共何曾有过任何让步?!前不久(6月2日),中国国防部长魏凤和还嚣张地对全世界宣布,六四天安门镇压是正确的。

经过长期的渗透和收买,中共已经基本控制香港特区政府及立法会,在这一层面上实现了“一国一制”的目标。但中共还没法控制香港全社会,2002年企图修改基本法23条以及今年企图修改《逃犯条例》,都表现出控制全香港的图谋。这一图谋遭到了香港人在2003年7月1日和今年6月9日、6月16日、7月1日的大规模游行的狙击,但习近平不会善罢干休,以“一国一制”实现对香港的全面控制,正是习近平“一统江湖(以一种制度统一港澳台)的妄想。

香港抗议者在这次“反送中”运动中表现出了非凡的勇气、优异的素质和强大的自组织能力,非常令人敬佩,他们正是习近平妄想难以逾越的天堑。中共官媒大肆抹黑7.1部分抗议者冲击立法会,认为他们的行为是“极端暴力”,但仔细观察整个过程,他们没有威胁到任何个人(包括警察)的人身自由和安全,没有暴力抗拒警察的执法,也没有针对任何非政府机关的破坏行为。他们冲击立法会,是基于毋庸置疑的相关性,立法会是这次修改《逃犯条例》的“肇事者”之一。他们以违法的形式来引起更多的关注,将来他们受到审判甚至被定罪,正是典型的非暴力不合作的体现。

香港的处境引起了英国的关注,但除此之外香港受到的关注度还远远不够。与中共想彻底控制香港的图谋相比,国际社会的反应更像是敷衍,这正是香港危险之所在。如果任凭中共一天天蚕食和打压,香港“内地化”很可能很快变成现实。

在目前严酷的形势下,中国内地民间很难形成有规模的声援,澳门被中共严密控制形同内地没有看到任何对香港“反送中”运动的支持,台湾的关注也非常有限。因此,国际社会坚定有力的支持才能让中共有所妥协或退让,维持香港的人权、自由和法治。

现在就是香港的“慕尼黑协定”时刻。如果国际社会为了经济利益,放弃原则与中共“合作”,就会助长中共的气焰,最终牺牲掉香港。只有国际社会坚守原则,对中共打压香港给予强有力的反对直至制裁,才能扭转香港的态势,让香港成为中国走向民主的演练场。

香港的“反送中”运动,已经从一个反对修改《逃犯条例》的法律问题,演变成了一个政治问题,涉及香港的未来走向。中共已经露出不惜武力镇压的迹象,香港正处在一个关键时刻。香港到底是内地化,还是香港率先突破走向民主,取决于香港七百万市民的决心和行动,取决于所有中国人的声援与支持,也取决于国际社会对香港形势的判断和立场。

辛公鸣

2019年7月3日

中国公民运动网特稿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