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柱銘:讓我們把最壞的時代變成最好的時代!

基於特區政府處理反送中風波失當,接連有年輕人自發進行一連串不合作行動,而且更是一呼百應,令部份政府部門的工作受影響,但特區的領導層卻仍拒絕面對群眾,並表現得大失方寸。

然而,這些自發行動之所以能遍地開花,反映出香港社會的民怨委實積壓已久。只因自國務院在14年發表《白皮書》後,中共近年不斷強調對特區擁有全面管治權,而林鄭上任雖然尚未足兩年,卻已成功落實了不少中共下達傷害特區高度自治的硬任務──利用港獨偽命題,透過釋法及其追溯力,先後褫奪六位民選立法會議員的席位,和取消多名民主派人士的參選資格、取締民族黨、拒發工作簽證予外國記者,變相驅逐他出境;以方便高鐵通關為由,強行在港實施一地兩檢,引入一國一制;積極響應大灣區國策,促使特區「被融入」國家發展大局,令特區無法維持原有的另一制。

回歸22年,特區的管治變得越來越困難,歸根究柢,就是由於中共背離了一國兩制的藍圖,拒絕落實《聯合聲明》及《基本法》已賦予特區的高度自治權,反而落實其全面管治權。   早在80年代,當鄧小平提出一國兩制時,筆者已明言一國兩制能否成功取決於兩個因素。首先,將來治港的港人是如何產生。假如他是由特區市民一人一票選出來的話,港人治港就可落實;若然治港的港人是北京欽點的,那麼,任憑他怎樣德高望重,甚至是位爵士,港人治港亦只會形同虛設。而事實確是如此,四位中央欽點的特首,無論是愛國商人、公務員爵士、地下黨員,以至素來「好打得」的「公務員典範」,均無法把特區治理好。可見,唯有推行民主政制,讓港人透過全面普選選出特首及全體立法會議員,才可以確保特區政府會以民為本,而非如目前般,甘願做中共的絕對奴才,每每為執行京旨,而不惜與港人為敵。   高壓手段在港行不通   另同樣重要的是,必須確保特區不受內地干預,能徹底行使其高度自治權。因為在一國之下,內地的一制比香港的一制強大得多。當年我便以「搖搖板」作比喻,指一國兩制就如大人(中央)跟小朋友(特區)玩搖搖板,大人一定要遷就小朋友,鼓勵小朋友盡量向後移,以及要協助他抵抗所有干預,堅持寸步不移,而自己則主動向前移。在兩者(兩制)取得平衡後,大人與小朋友才可共享搖搖板的樂趣。其時,中央政府也認同這一點,故而訂定了《基本法》第22條。可惜,時移勢易,中聯辦近年經常凌駕於特區政府之上,並在特區政府的配合下,扼殺香港的核心價值,拖延民主進程,以體現中央的全面管治權。

民主遙遙無期,再加上中共的步步進逼,難怪港人忍無可忍,尤其是數以萬計的年輕人,均主動走出來捍衞我們的核心價值、我們的家。因為我們都不願做奴隸,不願香港淪為一個普通的中國城市。

特區目前正處於十字路口上,領導人如今應已意識到高壓手段在特區根本行不通,一味加強打壓特區的力度,也不可能令港人屈服。而唯一可行的辦法,就是要盡快推行民主政制,並立刻停止干預特區事務,真正落實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否則,強硬實行一國一制,香港肯定完蛋!
转自:蘋果日報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