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反送中 三位战友的控诉

梁凌杰 35岁。卢晓欣 21岁。邬幸恩 29岁。三位年轻香港人,选择以死亡,去控诉香港政府的麻木不仁。在法律上,他们的死因表面看,是自杀;在法律以外,大家都非常清楚,是他杀;杀人凶手,就是中国共产党与港共政权。

有人说,不要再称呼死者为烈士,甚至不应称为义士,理由是这种「自杀」已成为了风气,怕引起再有人仿效;当然关心香港民主路上的朋友,在这段期间应当尽力互相看护身边的战友,提防再有年轻人想不开;但大家想问的,一条「送中条例」的《逃犯条例》,为何会令这些年轻人想不开?为何这么多年轻的生命,甚至当中有很多人,在子弹面前,在催泪弹面前,都不曾害怕,却选择自我结束的方式,留下遗书对政府作出控诉?

卢晓欣在墙上留下血红字体的遗言,她说想以自己的小命,成功换取200万人的心愿,请大家坚持下去。邬幸恩在Facebook留言说:「七一我去不了,其实真的绝望透了,所有的事情也让我觉得没有明天。我是会被社会淘汰的花枝,漂流在河上,而不是在树上盛开的繁花。」有传媒藉此转移视线,归咎于其他问题,然而他们的遗书却清楚表明,除了政治问题,就只有一个根本问题:香港的年轻人,既看不到希望,也看不到未来,因此自寻短见;归根究底,这就是香港的社会制度造成,就是香港政府以至权贵的一连串厚颜无耻的谎言所造成,就是香港的主权,在22年前由一个民主国家,交到专制独裁的中共所造成。这个政权当年宣称「50年不变」,说是「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结果大家有目共睹,就是年轻人竟选择以死控诉。

现实就是今日的香港,年轻人再努力,其绝大部份都不会得到回报——政制改革被封杀,缺乏资本就没有出路,即使努力以至有能力,大部份人都一世成为楼奴。那些靠投机炒卖起家的,那些几十年前有幸「上车」的,甚至依靠年轻人供养的,不断攻击这些年轻人,说教指他们「不努力」,甚至以中共党媒的井底之蛙之见,班门弄斧说要教年轻人学识「国际视野」。然而真相是甚么?年轻人以手机软件组织无大台示威,不怕枪弹对抗暴政,9小时内众筹670万,两日内设计、联络刊登了几十份全球报纸的广告,这一切对那些「亲共废老」而然,自己弱智无能,对这一切无法理解,就阴谋论指控这是「勾结外国势力」,不但抹黑年轻人收钱示威,甚至含血喷人说人「收钱自杀」,正是这些人令人作呕的言行,才令很多年轻人,觉得一切都没有意义,觉得做甚么,也无法改变这个社会,才令他们想不开,而走向绝路。

我们的社会很荒谬,有很多专家叫大家「不要理会」那些继续留下冷血言论的人,然后戒用一两只字眼,就可以制止年轻人寻死的念头,这当然是绝不可能;特首以至一众高官的冷血言行,一堆老年红卫兵当代义和团,口说「支持警察执法」,却在金钟会场见人就打,由打议员到打路人,见到记者也疯狂指骂追打,最后连中共党媒大公报的记者都打伤,要送院治理,而所谓「警察」就任由这些「撑警察」的暴徒任意打人,不作执法,再故意作大其示威人数。

当这个社会由上至下,都是由这些满嘴谎言的人士所领导;年轻人之所以想不开,正是教育导人向善,他们相信的是善,真相却是颠倒是非黑白。他们相信真诚,每日却要对著那些无耻的嘴脸,天天卖弄对其主子的献媚,正是那些人,在谋杀香港这个社会;正是那些人,在谋杀我们香港的年轻人。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匈牙利诗人裴多菲这首诗是骗人的!1849年裴多菲的死,并没有争取到匈牙利的革命;大家的死亡,绝不会令那些泯灭人性的人,有半丝的反省;而对争取公义的大家来说,每一个战友的白白牺牲,都是在打击与伤害同路的朋友。我们要活著,因为相信时间在我们的一边;我们要活著,是因为相信我们的存在,才足以保护身边的至爱;死亡,只会便宜了我们讨厌的畜牲,只会伤害我们热爱的人与事。最近一个月的事,虽然动摇不到政权,却改变了社会的很多人,而要实现这些改变,要靠大家的每一双手,去一起改变我们的未来。

我们需要你,一个也不能少。

求助热线:

香港撒玛利亚防止自杀会 24小时热线:2389 2222
撒玛利亚会 24小时热线:2896 0000 (提供中文及多种语言服务)
生命热线 24小时热线:2382 0000
东华三院 芷若园 24小时热线:18281
明爱向晴热线 24小时热线:18288
协青社 24小时热线:9088 1023
利民「即时通」24小时热线:3512 2626 
香港红十字会 心理支援热线:3628 1180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