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人权纪事(2019年6月24日-6月30日)

编者:本周出狱不久的人权活动人士陈云飞以自己的亲身经历记述了被关押期间遭受的种种酷刑,“雅安监狱,人间地狱”真实再现了良心犯被严管及监狱种种侵害囚犯基本人权的违法行为;被关押四年的人权律师王全璋终获亲属会见,不管是良心犯还是普通的刑事犯,都享有亲属会见的权利,而李文足为了见到丈夫,却经过了四年漫长而艰难的抗争,会见后发现王全璋却“像编好程序的呆滞的木头人”,事实证明“王全璋案,比你想像的更残忍”。陈云飞和王全璋的遭遇只是众多良心犯中遭受迫害的一个侧面,不知还有多少人,因为坚守良知,因为争取基本人权而身陷囹圄却不为外界所知,或者在暗无天日牢房里慢慢地被外界所遗忘!

本周“南方街头运动”行动者陈剑雄和袁兵出庭受审,沈良庆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逮捕,表明中共当局丝毫没有放松对异见人士的打压迫害。

香港市民争取自由、“反送中”的街头抗议仍未停止,而港府及中共当局显然并未重视市民的呼声,仍在一意孤行;6月28日,湖北省武汉市数万市民走上街头,抗议当地政府罔顾民意在新洲区阳逻开发区建设大型垃圾焚烧厂,较之香港,大陆千名警察驱打游行的市民,抗议活动最终被暴力清场。

不管是“一国两制”下的香港为了守护自由,还是中共治下的大陆为了争取自由,公民争取权利的抗争之路是如此艰难,掌权者面对抗争者,或强力镇压或继续罔顾民意,总之绝不会主动地、心甘情愿地将自由还给我们!为了每一个人都可以自由地、有尊严地生活,我们必须并肩前行!

一、陈云飞:雅安监狱,人间地狱。文革遗风、践踏人权的非法组织:严管组;陈云飞在雅安监狱的186天所见到的、经狱政科审批的15名严管囚犯;牲口似的囚徒伙食及陈云飞186天牲口式地狱般的服刑生活,被带约束衣、遭受电刑、不准睡觉、不准上厕所、投诉被殴打、生病不能就医、被秘密转监不通知家属及律师等于变相剥夺亲属及律师的会见权,等等,陈云飞遭受的一切若非亲身经历,平常人无论如何都无法想像。

正如陈云飞所言:我在服刑这186天里,整个监狱我知道的狱警打囚犯事件,就有近30起。七监区长期带约束带脚链的有近25人(其中多有被逼成精神障碍者)。加之以往被跳楼、被上吊死亡。这些只是雅安监狱践踏人权的冰山一角。

二、经过四年抗争 李文足首次在监狱会见丈夫王全璋。2019年6月28日下午2点,在经过四年的漫长等待后,李文足终于见到了被关押在临沂监狱的丈夫王全璋,这是自2015年7月王全璋被羁押以来首次获准会见。短短的30分钟会见结束后,李文足表示见面后对王全璋的精神状况更为担忧,她形容丈夫性情和外貌大变,情绪焦躁,面色发黑,非常苍老。

是什么可以让一个思维敏捷、乐观慈爱的父亲面对四年未见的儿子却一脸木然?又是什么可以让一个丈夫面对日思夜念的妻子表现出漠然和焦躁?四年与世隔绝的囚禁,王全璋究竟遭受了什么?

三、律师欲会见追魂 被以“有危害国家安全行为”拒绝。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的北京宋庄艺术家追魂(刘进兴),在刑拘将满一个月时,委托律师梁小军前往南京市第三看守所申请会见时,被告知追魂“有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因此不允许会见。被羁押在南京的另外5名艺术家目前也没有获律师会见的消息。

良心犯被剥夺律师会见权已经成为中共打压迫害异见人士的另一种手段,在被羁押期间禁见律师,对于失去自由的人将无法获知外界的任何信息,所有的资讯都来自于迫害者,这将会给当事人造成巨大的身心伤害,同时外界亦无法获知狱中人士的状况,给声援和关注造成了重重障碍。

四、“南方街头运动”行动者陈剑雄、袁兵庭审结束 两人坚称无罪。2019年6月25日上午9点,南方街头运动行动者陈剑雄(陈进新)和袁兵(袁奉初)被控涉嫌“寻衅滋事罪”一案在湖北省赤壁市法院第二审判庭开庭审理,庭审持续到中午12点后结束,法庭没有当庭宣判。

陈剑雄、袁兵两人被羁押近一年零九个月,站到了中共的被告席上,两人都不承认法庭的指控,被抓捕以来两人一直坚称自己无罪。近年来,当局对街头抗争人士进行了毫不留情的打压,一大批公民运动的践行者被抓捕入狱。但是,监狱只能囚禁自由战士的躯体,却无法削弱他们的信念。

五、安徽异议人士沈良庆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逮捕;80后网友凌浩波疑因关注邓传彬案被刑事拘留。被警方从家中带走的安徽省前检察官、著名的异见人士沈良庆,于次日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羁押在合肥市看守所。就在亲友们盼望着刑拘最长期限沈良庆能够获释时,却等来了他被以同样罪名逮捕的消息。逮捕通知书上显示沈良庆于6月20日被合肥市教育局包河分局执行逮捕;1986年出生的网络活跃人士凌浩波自6月19日被广东警方带走后与外界失联多日,目前已确认于6月20日被刑事拘留,关押在河源市看守所。

沈良庆与凌浩波都是因为网络言论、因为声援被抓捕的良心犯而失去了自由。虽然宪法载明公民有言论自由及监督、批评政府的权利,然而,中共为了统一意识形态,容不得半点批评的声音,因言获罪的个案越来越多,轻则传唤、扣押手机及电脑,重则行政拘留、刑事拘留甚至获刑。

六、万余名武汉市民走上街头抗议建焚烧厂。6月28日,湖北省武汉市数万市民走上街头,抗议当地政府罔顾民意在新洲区阳逻开发区建设大型垃圾焚烧厂,当局动用千名警察驱打游行的市民,抗议活动最终被暴力清场。

独立作家黎学文指出,武汉反垃圾焚烧抗争事件至少说明两点:一,民众在关乎自身健康与安全的议题上能够形成自发动员的集体行动,有时候能成功迫使地方政府放弃某些政策;二,在对待民众的合理抗争行动时,政府依然是强力高压,哪怕是底层的环保抗争,看到的依然是各种殴打抓人场面,对此,民间不能有任何虚假希望。

中国公民运动网撰写

本文发布在 一周人权纪事,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