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念群:表演结束,问题照旧——大阪川习会观感

被大肆渲染的重头戏——大阪G20期间的川习会——结束了,其结果不出多数人的意料之外而且留下了太多的变数。

结果之一是双方恢复贸易谈判。《华尔街日报》曾报道说,中方提出了习近平同意举行川习会的条件有三个:取消关税,华为问题纳入贸易谈判,不再增加新的购买美国商品(只限于去年12月1日川习会做出的承诺)。无论这一报道的真实性如何,事实是双方直接表示恢复谈判,并没有设定恢复谈判的前置条件。这对双方的经济尤其是股市而言,无疑是一个利好的信号。

川普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双方在中断的地方恢复谈判,但在中方报道中并没有这样的意思。为达成协议要谈多久,双方也没有设定时限。如果达不成协议,双方该怎么处理?双方都没给出答案。现在可以合理推断,双方已经清晰地判断出达成协议的可能性是零,双方都已经作出了预案,只是双方都不会说出来:要维持谈判的状态——一个和缓的假象。

结果之二是美方不加新的关税。G20之前《南华早报》也爆料说,中方恢复谈判的条件是美方取消全部关税,川普发推称如果习近平不来G20或者达不成协议就对剩余的3250亿中国商品加征关税。结果是没有如中方要求的那样取消全部关税,也没有如川普所说加征新的关税。

和5月5日(川普决定对2000亿中国商品加征关税到25%)之前相比,中方的处境明显恶化但中共不得不接受,并且只能把美国不加征新的关税作为胜利来宣传。但川普不加征新的关税并不意味着一直不加。如果在一定时间内双方无法达成贸易协议,川普还会加关税。至于这个时间是多久则很难预料,有可能象前阶段一样大约半年(从去年12月1日到今年5月5日),也可能是总统大选结束(明年12月16日)之后,如果川普成功连任就有极大可能加税。加征关税到10%还是25%或者更高,或者对已经加征关税的2500亿中国商品是否会进一步提高关税,都在未定之数。

恢复谈判和不加新的关税这两个成果都容易理解。在对3250亿中国商品加征关税的听证会上,多数企业表示反对,川普不能无动于衷,因为这直接关系到他的选票。另外,美国资本撤出中国、供应链的转移也需要时间。恢复谈判和不加新的关税就是明智的选择。

结果之三是中方购买美国农产品。这是川普念兹在兹的心结,他2016年总统大选胜出的关键在此,他2020年连任的希望也在此,他绝对不愿意失去农业州的选票。川普口中的“巨量”农产品,数额不超过二百亿美元,是中方极易实现的“任务”,而且中方也急需这些农产品。

但这一成果充满变数。首先看中方的表述:“希望中方能从美国增加进口”,和川普的表述的差距非常明显,而且进口的品种、数量等都要进一步协商。从过去的经验看,能落实的可能性不大。

结果之四是放松对华为的制裁。川普在华为问题上有所松动,令美国国内的舆论、两党两院重要人物大为惊讶或不满甚至愤怒。如果华为问题以中兴模式(即以罚款加监控代替制裁)解决,那对川普争取选票是不利的。

在川习会之前就有报道,美国美光公司、高通公司、英特尔公司等绕开了美国出口管制禁令向华为出口设备或元器件,川普所说的“允许美国公司出售一些设备给华为”,更像是一个顺水人情。川普的意思,对华为出口的是不会造成重大国家紧急问题的设备,并且把华为问题放在谈判的最后解决。这与有些媒体所报道的“放生华为”有根本的不同。

普遍的看法是川普为了连任作出了更多的妥协,主张对中共强硬的人士对川普的让步极其失望,中共内部的强硬派认为“以斗促和”的策略凑效了。但习近平并没有成功,除了默认对2000亿中国商品加征关税到25%,就是回到谈判桌,继续处于被动挨打中。

无论是否恢复谈判,双方存在的基本矛盾是无法解决的。川普想要的是中国完全开放市场,基本要求是中国应进行结构性改革,具体表现在“三零(零关税、零飞关税壁垒、零补贴)、两停(停止盗窃知识产权、停止强迫技术转让)、一允许(允许美国企业独立开设公司)”,并需要设立监督履行的核查机制。但中共把美方的正当主张视为侵犯经济主权的霸权主义,双方不可能达成协议。但双方可以有共识,那就是用谈判作伪装,安抚市场焦虑的情绪。

在习近平声称要为中美关系“定向把舵”的时候,在川普夸赞“习近平的领导力二百年来首见”的时候,在川普定调中美关系是”战略伙伴“的时候,在中共官煤宣称“以协调、合作、稳定为基调的中美关系”的时候,让大部分观察者产生了似是而非的幻觉,如同看到一场化妆舞会。

今天——川习会刚刚结束,中共官媒上关于川习会的消息已经无影无踪。

双方表演结束,尘埃落地,问题照旧。

公民:李念群

2019年6月30日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