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士辉、唐荆陵、孙德胜、王清营等公民仍遭非法强制和骚扰

@刘士辉:各位朋友:我是刘士辉。我于今天5月26日上午被从上海浦东张江看守所释放,老家喀喇沁旗两个国保进入看守所接我。我表明:我不回老家,已经释放,行动自由,没有理由继续限制我自由。出看守所后与上海国保发生冲突,我坚持在上海就地治疗两根麻木难忍的左手拇指和食指,这是在我遭非法绑架送入张江看守所一次突然昏迷造成的,上海国保使用暴力手段把我绑架到浦东机场。现在经停天津滨海国际机场后已经登机,被两个家乡国保带回老家内蒙。马上起飞,关机。

@李悔之: <为“赎回选票”而百折不挠的律师——唐荆陵>文章精选:当我向阚女士打听唐律师的下落,并详问唐律师家庭状况时,阚女士谈及的一个细节令我深感震惊:已过不惑之年的唐律师至今没有小孩。原因是唐律师与夫人商定:自己的信仰和所献身的事业,注定这辈子充满艰难险阻。为消除后顾之忧,决定不生小孩……

转:大家别忘记了南方青年孙德胜。与郭飞雄同案、被羁押九个多月的南方青年孙德胜的62岁的母亲电话跟广州国宝说:我儿子孙德胜无罪!如果有罪你们早就判决他了!我要去广州见孙德胜,愿意与儿子同坐广州天河区看守所的牢房!

@汪艳芳:今天5月25日,是我与唐荊陵结婚周年纪念!08年今天我工作单位因国宝警察压力,与我解除劳动合同,两个人都失业。11年5月25日我们分别关押在不同地点坐牢,长达5个多月。13年的今天,我们两人被带到派出所传唤。14年的今天,唐荊陵被关在看守所。他们给我们送的厚礼,一生难忘!我们也在此纪念,求上帝给我们更多信心!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神啊,你必使恶人下入灭亡的坑,流人血行诡诈的人,必活不到半世,但我要依靠你!阿门!

@隋牧青律师: 【国保,请停止非法骚扰】下午王清营太太@曾洁珊 电话告诉我,因其为王清营聘请律师,最近一周国保经常来骚扰他,言语粗俗下流,并威胁要搞掉她的工作。她最近鲜与我联系,就是因为国保的不断威胁、骚扰。而今国保越发猖狂,不但威胁、骚扰自己、家人,还骚扰单位、所在村,令其不胜其烦、不堪忍。

本文发布在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