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华秋实:那一年,那件事

那一年出生的人,今年25岁了,正值青壮年。那一年我6岁,今年31岁了,刚过而立之年。那一年的那件事,至今没有“正版”,但谁都知道一个强有力的手在忙着隐埋真相,贩卖着恶毒的盗版。然而无论如何,我们应该知道真相且不能遗忘。

第一次知道那件事,是2003年高考完了后,班主任Z老师来到我们宿舍,语重心长地教导我们,大学时候要多出去旅游,才能增长见识。我们反问Z老师,您大学时候经常去旅游吗?“我大学的时候,大学生坐火车不用钱,全国各地基本玩遍了。”本来挺兴奋的Z老师刚说到这里,语速突然慢了下来,然后叹了口气说:“可是我们这一代的人才都被废了。”
Z老师这才说,他是湖南大学物理专业的,那一年他大四,看到北京的大学生以绝食抗议,远在湖南的学生纷纷北上支援,而他就是最前面撑旗的那位,他也去了天安门好多天,但最后时刻因为家里有事紧急赶回老家,否则就当不了我们的班主任了。

虽然性命无忧,但这一届的天之骄子全部被贬为庶民,作为物理专业毕业生,当时正是国家工业急需人才,因为有了“污点”,最后被贬回老家当数学老师,虽然不到10年他就成为县里最年轻的高级教师,但“官职”最高只能到班主任这个级别,而他的同学,也命运迥异。

上大一的时候,接触了一个叫电驴的下载工具,原本这只是男生娱乐的下载工具,有一天晚上,室友很神秘地对我说,把门锁上,给大家看个好东西。于是,我们把大门加了把锁,把窗帘全部拉上,甚至把灯也关了,几个人站在室友的电脑前,他点开了一个视频文件,这是一个没有解说的录影,开始是三名大学生跪在中南海门口递交请愿书,随后看到偌大的天安门广场聚集了许多人,有些人拉着绝食抗议的条幅。第二个视频,几辆军车拉着几卡车士兵到天安门广场,在边上被北京老百姓拦了下来,老百姓大喊:“你们是人民的子弟兵,要保护人民啊!”士兵抱着枪低头不语,最后军车开走,老百姓都拿着鸡蛋相送。第三个视频是晚上,随着人群一阵骚动,紧接着是子弹射出的“噼里啪啦”的声音,有满身是血的人被抬着从镜头前飞奔而过,镜头再转过来,是装甲车。没错,装甲车朝摄影机的方向(也就是人群的方向)开过来,几名士兵在装甲车的掩护下,站在装甲车旁边,端起81-突击步枪,朝人群打出连射,人群中有人大喊:“他们开枪了,他们真的开枪了!”然后镜头一阵眩晃,这是摄影人员快速走路的晃动,另外还有医生颤抖的声音,“你们该开枪的都开枪了,我们的职责是救死扶伤,请不要在医院里杀人。”第四个视频,是大名鼎鼎中央电视台的解说声音,“假如人民的铁骑向前一步,这个螳臂当车的歹徒将粉身碎骨。”画面是大家熟悉的,王维林独自一人挡在数量坦克前面,阻止坦克向天安门广场前进,而至于这个王维林的人生,有说被秘密杀害,有说去国外避难了,至今无人知晓他的真身。

张健9

数段视频加起来约半个小时左后,看完了谁也不敢吭一声,各自默默地回到自己床上,室友迅速把这几段视频删除,并且清空了回收站。过了许久,终于有人问:“你们了解这段历史吗?”我回答说:“我高中班主任是这个事件亲历者,但我没具体了解过。”然后大家就聊到私自看这段录影是否违法违规之类的,最后达成协议谁也不准泄漏当晚看的内容。到了大二第二学期,学校向我们通报,临近的商学院一名学生将这些视频传到学校服务器上,结果学生被开除了。我们听了面面相视,一方面庆幸自己保密工作做得好,另一方面为临校学生感到惋惜。现在想想,学校为此开除一名学生,合法合规吗?学生的合法权益谁来保障?

转眼到了09年,20周年了,我也不是学校里那个黄毛小子了。大量接触社会后,我慢慢知道了那一年那件事的整个过程,也逐渐了解了“建国”30年里全国各地发生的一些惨绝人寰的事情,可以得出一个规律就是:邪恶的政权永远是邪恶的本质,它不会因为时间的推移或者经济的增长而改变,只要条件合适,它就会演变为人类的大恶魔。斯大林是如此、希特勒是如此、金家三代胖都是如此。

我把这些写入了20周年纪念文章中,可惜电脑经过几次更新后找不到了。又过了5年,领导人全部更新了,那件事不但没有松动的迹象,反而越来越紧张。前天,一个逃兵的故事被删了又删。今天,我要把这些事情记录下来。明天,我要把这段历史讲给子孙后代听。

25年,一代人,一个世纪的quarter,虽然时间在流逝,但真相不变色!虽然有人想尽力掩埋,但按下葫芦起来瓢。历史的长河滔滔向前,而我们这一代人应该知道并铭记这段历史,如此,或能帮助我们认清邪恶的本质,战胜恐惧,这是那一年那件事的全部意义。

 

本文发布在 公民纪事. 收藏 永久链接.

1 则回复 春华秋实:那一年,那件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