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三十周年异议维权人士陈云飞再遭成都法盲国保警察抢劫

由邓小平等刽子手发动的6.4天安门大屠杀三十周年之际,四川异议维权人士陈云飞,因转发6.4“天安门母亲”丁之霖教授专访视频,5月24日、5月31日二次遭到成都温江区警察的野蛮传唤,每次传唤都长达五六小时,他们对陈先生提出“这视频已十年了,你们国保去调查没有,这视频是否违法;视频中丁之霖教授是不是她本人;视频中‘天安门母亲’三十周年的苦难是不是真的”的问题置之不理。陈先生讲,这不怪温江警察,全是成都个别法盲国保警察逼良为娼所致。

6月2日下午一点后,警察们更是不顾陈先生病弱的身体,强行进入家门要找他喝茶聊天沟通,对陈先生提出等他午休一会2点后再陪他们,警察们不依不饶,在陈先生寝室外敲门折腾近40多分钟,陈先生85岁高龄的母亲看不下去,生气指责他们后,才离去。下午近四点,警察再来骚扰,陈先生拒绝开门后,警察离去。到下午五六点,陈先生母亲散步回家,说家门外已坐上人看守监视。

6月3日早6:30左右,陈先生像往常一样,饭前陪母亲在小区花园散步半小时,刚出门两名警察就盘问他们要去哪里。在告诉他们后,他们坚持跟踪监视到散步结束回家。陈先生见他们通夜守在家门口,坐在黑区区潮湿的楼梯口,不能睡觉,还遭蚊子的不停袭击,表达了同情。早7:00点过,两警察在散步时找到陈先生,说明他们昨天下午那么折腾的原因。陈先生看他们的态度,表达了对他们被逼良为娼的理解。同时,陈先生也提出,上午九点要出门去交物管费及电费之类,他们说九点他们准时来陪他去。

九点在他交完物管费之后,警察提出,我们是不是出去走走,喝喝茶,要不陈先生在家不出门也累。他考虑晚上他们五个看守的人两人一班寸步不离,更别说打瞌睡,还遭蚊子折腾,再说老母亲看到这群人凶神恶煞的也害怕、生气,就说,陪你们可以,你们到哪里我就去哪里,但晚上必回家陪母亲,且三餐得帮母亲做饭。在他们同意并做安排后,陈先生陪他们四个警察进行被旅游……旅游过程中不让陈先生通过手机发信息,专门一贴身警察跟踪监视他的一举一动。晚11点他被准许回家。

6.4上午九点,陈先生又准时出发被旅游。因为陈先生从6月3日晚6时起,禁食静默祷告24小时。所以为保持体力,整天他就尽量少活动少说话。到晚6点陈先生同他们用晚餐。吃完餐,陈先生提出,太累需早点回家休息,他们却说,接成都领导电话,说今晚上有个什么聚会可能要邀请陈先生参加,也有可能会接受电话采访,所以陈先生还不能回家,必需等通知可以回家了才能回家。陈先生觉得这太荒唐了,加之这几天的遭遇,更是让他气愤不已,于是无论温江警察怎么解释,陈先生都拒绝接受。这样温江警察将陈先生带回到温江区公安局。

晚8:30左右陈先生被带到温江公安局办公大楼后门楼下,警察要求他下车,陈先生以要求回家休息拒绝了他们。这时,成都国保甘姓处长带着四五个彪型大汉,也将开着的车门围堵上。听有人说,甘处长陈云飞交给你们了。甘姓处长让陈先生下车,陈先生再次申明累要求回家,要交流也等精力恢复后。甘姓处长见陈先生不下车,就上车来要与陈先生闲聊,陈先生发现,以前温江警察折磨他,是成都国保逼他们,现在是成都市国保亲自面对面折磨他,于是陈先生坚持不理他。这让他很恼火,他马上跳起来,吼道“谈个锤子,给我带下去!”,说着他粗鲁地将挡在陈先生身前,从陈先生前妻家拿的治病的药酒玻璃缸胡乱地提在手里,在座垫上拌烂后扔在一边,命令彪型大汉们将陈先生拖下车,同时命令对其非法搜身,抢走手机背包等身上物品。然后又押着陈先生上公安局国保大队的会议室。

在会议室,他指挥像黑社会一样的彪型大汉强制不让陈先生坐,要求站着接受他的审问。他说是因视频口头传唤陈先生,陈先生要求他出示书面传唤。他说一会给,但到陈先生被押着回家也没给。在陈先生问他视频的三个问题,他不回答,那陈先生也就拒绝回答他任何问题。他们不给凳子,陈先生就坐地上,他们把陈先生粗鲁地像提小鸡似的拽起来,将他按在桌子上,将头死死压在桌子上。同时,还耀武扬威地口出秽语“东一句‘锤子’西一句‘锤子’”地谩骂。他透露,陈先生转发的视频是公安部监测到,要求成都公安局查办的案子。

警察见陈先生不回答任何问题,就一会出会议室,一会又回来问陈先生同样问题。这样折磨陈先生到晚11点,才让温江国保押陈先生回家。

成都这位甘姓法盲国保处长,整个耍流氓折磨陈先生的过程,多次违规违纪:1.没出过任何证件,强制传唤;2.不亮证非法收身;3.没出任何凭据抢劫陈先生财物,手机是近20小时后归还,且手机功能出现障碍;4.多次辱骂公民陈先生;5.泄密,说折磨陈先生,是公安部监测的结果;6.在对其下属,大摆领导架子,指手画脚地让其下属端茶递水,大呼小叫地安排温江民警这样那样。7.置公共场所禁止吸烟规定不顾,在会议室大抽特抽……提到这些,陈先生表示,这都是些什么破警察啊!

陈先生表示,他接下来将对公安部提出信息公开申请,然后按相关法律法规提起行政诉讼。

据了解,因“天安门母亲”丁之霖教授的专访视频,四川罗世模、曾永康等多位异义维权人士遭到传唤。因6.4,谭作人从5.12被旅游,至今未获自由。杨文婷做手术后,多次遭到警方骚扰,她带着病痛也不得不逃难辟邪。

以上是中国公民运动网记者魏仁泉的采访报道

本文发布在 公民报道, 陈云飞.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