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无名英雄被遗忘 经长期囚禁出狱生活坎坷

2019年5月,孙立勇主编的「『六四』抗暴者法庭档案」出版,收集了108名「六四平民抗暴者」的法庭资料。(孙立勇提供)

2019年5月,孙立勇主编的「『六四』抗暴者法庭档案」出版,收集了108名「六四平民抗暴者」的法庭资料。(孙立勇提供)

2019年5月11日,旅居澳大利亚的六四抗暴者孙立勇。(吴亦桐提供)

2019年5月11日,旅居澳大利亚的六四抗暴者孙立勇。(吴亦桐提供)

「六四事件」30周年纪念日临近,各界举行的纪念活动接踵而来,当年的民主运动,孕育了一批当今知名的民主斗士,不过,在这场民主浩劫中,有不少默默耕耘的无名英雄,在不同的原因下被遗忘。本台追踪采访了多位当年曾以血肉身躯阻挡军车、保护学生的抗暴平民。他们大多因长期系狱而身陷困境,需要国际社会提供帮助。

2019年4月10日,多位六四人士探望张燕生。(孙立勇提供)

2019年4月10日,多位六四人士探望张燕生。(孙立勇提供)

「六四事件」30周年纪念临近,海外如潮的的纪念活动已相继展开,一如当年「八九学运」期间的天安门广场,在舞台中央发出巨大声音的依然是流亡海外的「前学运领袖」和知名民主人士等,而国内「六四平民抗暴者」,无论仍在生或已离世,他们的名字和事迹都鲜有出现在这些活动的叙事中。

「六四平民抗暴者」访谈录《子弹鸦片》一书的作者、旅居德国柏林的作家廖亦武近日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这些沉默的大多数,如果能给他们一个发声的机会,也许他们的声音比天天发言的精英们更大更有力。

不久前,另一本记录「六四平民抗暴者」群体的新书《「六四」抗暴者法庭档案》由明镜出版社发行,收集了108名「无名英雄」的法庭档案。

该书的编者为澳大利亚中国政治及宗教受难者后援会召集人孙立勇,这位「六四事件」的亲历者在序言中写道: 他们是草根,也是1989年付出最多牺牲最大的群体。这些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个人,用生命和青春做代价,保护学生,阻挡戒严部队的士兵和坦克,他们并不是暴徒,相反是名副其实的抗暴者。

孙立勇向本台介绍了包括张燕生、张茂盛、赵锁然等多位「六四抗暴者」惊心动魄的故事和他们相近的处境。孙立勇本人作为抗暴群体的一员,在2004年流亡澳大利亚,利用自己打工赚到的钱及一些捐款,持续资助「六四平民抗暴者」群体及家属。

他告诉本台,1989年6月3号晚间,很多普通市民在各重要路口阻截戒严部队,这些草根英雄为此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事件后很多人被判死刑、死缓和无期徒刑,这在同样被捕的六四学生领袖中是鲜见的。但这些人却鲜有被提及,成为一个被冷落、甚至被遗忘的社会群体。

孙立勇说:6月3号晚上,这些市民们基本上都是冲在第一线,六四完了以后,共产党就开始清算,大批北京市民被捕、被判处重刑。服刑的过程受尽了无穷苦难,但是这些人并没有得到有效的关注,历史永远会聚焦头面人物的,这些真正的奋斗者永远是被埋没的。

孙立勇指出,「六四平民抗暴者」人生中最丰盛的年华,都在监狱渡过,他们遭受严重的酷刑和超负荷的劳动,几乎每个人都身体受损,出狱后亦无法找到稳定的工作,他们在生存线上挣扎。孙立勇认为,罪责无疑在于中共当局,但他也毫不讳言,对拥有丰富国际资源的一些海外民运人士和国际机构,却鲜有帮助「六四平民抗暴者」感到失望。

孙立勇说;当这些人最需要人道救助的时候,这些精英们你们在甚么地方?连这些六四当年的英雄们的生死你们都不在乎的人,我不知道你的根基在甚么地方?我们作为草根的一员要把这些普通的抗暴者推进人们的视野。

身患严重疾病,每周需要做三次血液透析的「六四抗暴者」张燕生向本台回顾,当他发现便衣公安在现场摄录抗议者的罪证,他上前抢过录像带和摄像机扔入火中。最后被判无期徒刑,14年后出狱。但他无悔当初的选择。

张燕生:最后判无期,14年,很苦的活都有,导致身体慢慢就不行,受了好多罪,我们出来以后就是生活没人管,看病没人管,找工作也没人敢用,只能靠打打零工维持著。我觉得我不后悔,我干的不是坏事,我这属于正义,到甚么时候我也能理直气壮。

本台也采访了张茂盛,他原为北京一家机械公司的工人,在6月3日晚间目睹军队对平民开枪,甚至枪杀一名8岁的儿童后,愤怒的他于6月4日下午燃烧一辆军车,后被判死缓。服刑17年后出狱。他在困境中依然在等待中共当局的说法,和中国未来的改变。

张茂盛说:出来后就没有大的改观,我们这些人都属于有颜色的这种身份,找工作很费劲的,现在像我们这些人很少有人关心这个事了,我现在看得很淡很淡,坦然接受。谁都希望国家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我希望后代不要走我们的老路。

六四画家武文建1989年时仅有17岁,因为公交车上高呼抗议口号,被中国当局以「反革命罪」判刑有期徒刑7年,于1995年获释。他呼吁国际社会多关注六四明星背后的普通人。

武文建说:希望国际人道社会多关注一下六四入狱者。我看国外的文章怎么全是精英、学生领袖这一块,我说怎么没有底层民间这一块呢?这一块就不能被忽略,还原历史本源。

据早年间港媒援引资料报道,六四镇压后中国大陆约有两万人被捕,其中1.5万人被以「反革命罪」判刑,70多人被判死刑或者死缓。

2016年10月是最后一名「六四抗暴者」苗德顺出狱的时间。1989年「六四事件」时,苗德顺向著火的坦克扔了一个箩筐,中共当局以「反革命助燃纵火罪」判处其死缓。目前没有人知道苗德顺获释后的下落。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